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DT超越IT商業化拐點已到來

  大公財經綜合報道,2016年1月16日,由阿里研究院主辦的2016新經濟智庫大會在北京舉行,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出席並發表了題為《從IT到DT:重新定義資訊經濟》的演講。

  高紅冰闡釋了三個核心觀點:第一,互聯網創新是“科技+商業+規則”三位一體的,不可分割;第二,TCP/IP協議,自下而上重構經濟社會的“資訊基礎結構”;第三,我們需要研究的真問題是商業模式和社會發展的數字化轉型。

  他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鉅變的時代,最關鍵的是如何建立觀察變革、擁抱挑戰的思考框架。而互聯網為我們帶來的全新邏輯和框架,這就是科技創新、商業創新,同時及其伴隨的規則改變,而真正改變的是建立了全新的、經濟社會的資訊基礎結構。

  1994年互聯網進入中國。其後,互聯網在中國商業化的主線路,由最早期基於網絡遊戲的盈利模式,基於資訊內容的互聯網廣告盈利模式,最終走到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電子商務。網絡將商務結合起來,已經成為今天中國商業經濟互聯網化的一個主流模型

  互聯網不僅在改變城市,也在改變農村;互聯網不僅改造消費、流通業,也在改造生產製造,改造金融業,改造並創造新的服務業。互聯網在帶來一些更大的價值創造層面上,越來越突破我們原有的工業經濟的侷限。

  互聯網在改造我們的現在,在改造我們的未來。互聯網形成一個又一個平台經濟,以高效、高速的、零邊際成本的方式運行,過去的工業經濟結構造就的垂直、線性的鏈條,高成本、高庫存的障礙,讓互聯網有機會去改變它們,並創造新的奇蹟。

  DT經濟,一個被第二次定義的“資訊經濟”的時代已經來臨。

\

圖為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

  高紅冰演講實錄:

  各位嘉賓、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我想最最重要的事情是應當採用什麼方式、使用什麼樣的邏輯框架,去思考、觀察和創造世界。

  在一個巨大的變革時代,無論是作為一個研究者,一個智庫機構,還是作為一個企業家,都需要一個正確的觀察角度,也都建立一個全新的思考框架。如果我們所處的環境,或者位置已經侷限於過去、侷限於傳統的視角,我們無法將創造未來。Ian Morris(伊恩-莫里斯)剛才談到亞當?斯密,他最大的貢獻在於,他發現人類財富創造的方式,是要去發現一個新的市場。那麼,我們今天,互聯網正在引導我們去發現一個更大的新市場,去尋找一個經濟的新大陸,去創造一個新的實體經濟。

  10天前,我去杭州參加了浙江省資訊經濟發展高峰論壇。早在2013年,浙江省政府率先發布了“大力促進資訊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10天以來,我一直在思考,今天對於我們來講最重要的是什麼?2015年,對中國或全球來講,最重要的事情,是中國倡導“互聯網+”、德國提出“工業4.0”,美國讓高端製造業重要回歸到本土。在中國,2015年的“互聯網+”,互聯網幾乎加了所有可以加的東西,人們在使用互聯網去定義了幾乎所有的科技、產業和部門。但是,回過頭來看,今天最需要重新定義的可能是“互聯網+”本身,是“資訊經濟”本身。事實上,一個IT時代所創造的“傳統的資訊經濟”,正在被一個新的DT時代打破。

  DT重新定義資訊經濟

  我們要從“科技+商業+規則”三位一體的角度思考,不能只講科技。科技非常重要,科技不斷改變商業的邊界,不斷改變經濟,不斷改變世界。但是,科技改變商業模式的時候,更重要的是互聯網科技以它與生俱來的新思想、新方法,全面地改變了商業的規則。互聯網改變商業模式,我們的經濟和社會所面臨的數字化轉型,最重要的關鍵節點是在1973年人類發明了TCP協議和IP協議,這個協議自下而上地重構了經濟社會的“資訊基礎結構”。

  回望過去,18世紀蒸汽機的發明,最先應用於提水、採礦,後來進一步應用於電站、工廠、機車和船舶等各個領域中。瓦特改良蒸汽機導致的一系列技術革命,引起了從手工勞動向動力機器生產轉變,由此,人類發生了第一次工業革命。

  19世紀後期,電力的發明,尤其電力設施由發電、輸電、變電、配電和用電等環節組成電力生產與消費系統之後,給人類帶來了第二次工業化浪潮。20世紀,電力進一步發展,出現了大規模電力系統,它將自然界的一次能源通過機械能裝置轉化成電力,再經輸電、變電和配電網絡將電力供應到各用户。

  上世紀50年代後,始於1947年發明的晶體管,引發了電腦革命,這給人類帶來了一次很大的飛躍,這是第一次資訊革命,或者也可以稱為第三次工業革命,它是一個經濟和社會IT化的過程,人們利用信息技術武裝經濟社會。

  今天,我們正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進入21世紀,由互聯網連接起來的科技,將計算普及到經濟社會的方方面面,自下而上地開始重新構造一個數字化的經濟和社會,人類發生了第二次資訊革命。

  互聯網從工具逐步變成經濟體

  讓我們進一步看一下資訊革命的幾個重要節點:1969年的ARPANetwork,最核心的要素是“分佈計算”和“包交換”。簡單理解,分佈計算是TCP協議,包交換便是IP協議。從科技層面上講,你的手機跟我的手機為什麼能相互連接起來?一個終端跟另外一個終端為什麼能相互連接起來?這是由於我們每個手機裏面都有一個ID號,都有一個MAC地址,兩個地址可以通過科技協議在一個子網上相互識別。當我們通過這個子網走到更大的範圍時,當有30多億人口都用這個智能終端加入網絡時,如何實現有效的連接呢?這時,我們的連接需要路由交換,需要IP地址,需要域名,需要由軟體、算法和協議組成的邏輯基礎設施支持,這就是互聯網。可以認為,互聯網並沒有構造一個硬件的東西,而是將硬件通過軟體和協議實現連接,接着對上面的應用,也就是經濟和社會,進行一個巨大的顛覆或者改造,從而形成“資訊經濟”和“資訊社會”。

  實際上,當人類定義世界的時候,互聯網也在定義着人類。1994年互聯網進入中國,讓中國開始以互聯網的視角看待世界的發展,當然也讓中國的新一代創業者利用互聯網創造新的商業模式。1994年是這個巨大變革的起點。這一年,中國有3條64K的國際專線,連接到美國,互聯網上網的人口只有不足6萬人。而21年後的今天,每一個中國人拿着一隻3G或者4G的手機,我們可以登錄上網的帶寬是10兆、20兆。21年的形成巨大的無線、寬帶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幫助中國快速邁入的互聯網社會。這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互聯網正在從早期的工具或者科技,演變成一個互聯網的經濟體系。這是一個跨越時間和空間,跨越物理邊界的國界,也跨越了8小時/24小時上班時間的、巨大的網絡經濟體系。

  互聯網將科技商業化。早期人們將這些普適性的科技當成工具來使用,我們用互聯網發郵件、瀏覽資訊、玩遊戲、上BBS,這是作為工具使用的互聯網。

  隨着科技不斷演進,不斷迭代更新,互聯網成為作為推動新媒體傳播和商業發展的動力。上世紀90年代末期,互聯網升級成為WWW或者Web,伯納斯?李的貢獻在於,他在瀏覽器上用超鏈接把內容網站鏈接起來。2000年後,大部分人把互聯網理解為WWW,理解成資訊網絡,甚至今天仍有許多人把Web理解成互聯網的本質。我想,Web不是互聯網的本質,它只是TCP/ICP協議在資訊內容層面上的一個應用。但是,這個階段帶來很重要的變革,就是數字資訊被放置到互聯網的科技中,融合為一體。互聯網,準確地講是Web,充當了內容傳播的渠道,互聯網當作內容傳播的渠道,同時也當作商業企業傳播自己產品的營銷渠道。2007年,我們看到寬帶、3G、4G的發展,特別是蘋果手機的出現(喬布斯説,我要一個“phone”,而不是一個“電腦”),看到雲計算的大力發展,互聯網成為了經濟社會的基礎設施。我們一步一步看到,當這些終端和設施進一步普及,並安裝形成一個巨大的存在時,再跟經濟進一步融合創新,就開始呈現一個巨大的覆蓋全球的新經濟體。互聯網正在構造一個比工業經濟更加巨大的經濟體系。

  從“工業基礎結構”到“資訊基礎結構”

  如何理解這樣一個變化?

  我們可以通過兩個核心的結構圖來思考。

  之前,兩次工業革命給人類創造了一個巨大的工業社會,形成了“工業基礎結構”,有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有農林牧副漁,有電子、汽車、化工、貿易行業;微觀上看到企業,有設計、製造生產、品牌、批發零售。一般而言,大部分人的思考邏輯是基於這樣一個工業經濟的視角,從工業經濟的角度來看互聯網,來看IT,看資訊化,所以把它叫做工業資訊化,叫做商業的資訊化,叫做企業的互聯網化。人們是在原有的工業基礎結構上加入資訊化、加入互聯網的。如果你願意把它理解為“+互聯網”也可以。但是,事實上如果以這個思想框架進行思考的話,我們將看不到亞當?斯密所講的新市場。因為,新經濟,互聯網經濟並不是以這樣一種結構呈現的。

  在底層有物理基礎設施,光纖、設備、硬件終端構成了基礎設施,硬件基礎設施上面呈現了一個軟的邏輯基礎設施,就是剛才講的TCP/IP基礎協議、各種科技應用的協議、淘寶的交易系統和平台規則等等,這些構成了在“物理基礎設施”上迭代出來的“邏輯基礎設施”。在這兩層基礎設施上,工業、商業、產業、交通、旅遊、政治、文化、媒體等等,被重新構造和重新定義。

  一個以互聯網為基礎的經濟和社會重新構造出來。當我們以這個邏輯進行思考的時候,就不是“工業基礎結構”的概念,而是一個新的“資訊基礎結構”的概念。

  因此,互聯網帶來一個全新的邏輯和框架思考的視角。互聯網經濟,正在以各種不同的平台經濟發展模式呈現,這些平台,不斷地吸納碎片化後的工業經濟要素,加入到互聯網世界中來,通過大規模協作,通過新的組合、融合、創新,形成新的市場、新的需求、新的產業,最後形成的是新的“資訊基礎結構”。

  電商經濟成為主流,C2B重構產業生態

  1994年進入中國後,互聯網在中國的商業化,走的主線路,最早期的遊戲是盈利模式,互聯網廣告盈利模式,但是最終走到了今天看到的電子商務。電子商務已經成為今天中國經濟互聯網的一個主流應用模型。2014年,網絡批發加零售已經達到16.3萬億元的規模,中國GDP大約60多萬億。網絡零售佔全社會商品零售的比例達到10.6%,如果扣除對公的部分,只以私人消費作為分母的話,佔比超過了20%。結論是:一個基於互聯網的、新商業生態系統已經被構造出來。

  從“雙11”展現的數字和場景來看,已經呈現了一個以互聯網為基礎平台的、全球化的商業生態系統。這是一個典型的、互聯網驅動的商業零售業生態系統。不以過去“工業經濟結構”去呈現,而以一種相互連接、對等、開放、透明規則的“資訊基礎結構”體系呈現。在這個經濟體中,賣家、買家、服務商、平台、政府,各方參與進來共同發展新商業和新制造業。“雙11”當天,達到很多高點,其中,當天移動用户下單購買商品的佔有68.7%,科技在不斷拓展商業邊界。消費者驅動的一個逆向的對銷售、對零售的倒逼正在發生。

  “雙11”當天,有三千萬的中國人購買了來自全球的進口商品,呈現了一個“買全球、賣全球”的宏大景觀,農村市場上也看到大量的購買現象。農村整個消費群體正在快速參與到這場互聯網的零售體系、商業體系的建設中來,中西部廣大消費者也在這個過程當中快速的加入。互聯網不光在改造城市,也在改造農村;互聯網不光改造工業,也在改造我們的消費。互聯網在帶來一些更大的價值創造層面上越來越突破我們原有的侷限。

  我們看到美國和中國兩個市場的比較。“雙11”一天的交易規模,超過美國感恩節5天的交易規模。

  雲計算的商業化拐點:2015年10月,DT超越IT

  2015年10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不管是亞馬遜雲計算、還是微軟雲計算、還是阿里雲計算都呈現了翻倍增長,公司股票突然在10月份大漲翻番,另外的IT公司的股票在10月份卻是大跌,一漲一跌,表明一個新的產業結構的調整在出現。

  當然我們看到數據沉澱出來,物聯網各種各樣的IOT在不斷的出現,中國也在這個當中佔有很大的比例。未來5年,IOT的市場也好,大數據市場也好,中國會達到一個佔比18%到20%的比例。我們有理由相信一個DT超越IT的拐點已經到來。

  互聯網在改造我們的現在,在改造我們的未來,那些非常接近比特化的行業,媒體、通訊、出版行業,今天已經被互聯網進一步的改造,零售批發和服務正在被互聯網改造。遠端一點,房地產、金融、能源這些重資產的行業也逃離不了互聯網改造。這是一個黑洞效應,互聯網形成一個個平台經濟,以高效、高速的零邊際成本的方式運行,過去工業結構的線性鏈條和高成本帶來的障礙,使得互聯網有機會創造新的奇蹟。

  一個被DT重新定義的“新資訊經濟”時代,已經來臨。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江山 DN003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