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存儲 存儲器產業狂想曲

博弈存儲 存儲器產業狂想曲

  本報記者 陳寶亮 北京報道

  涉及數百億美元鉅額投資、一度無人問津的存儲器,正在成為中國地方政府競相追逐的產業。

  自國務院印發《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併成立千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以來,關於“地方政府建設存儲器基地”的新聞就不斷見諸報端,不過當事企業、政府、資本從未對新聞有所迴應。

  但最近,所有的玩家卻一同現身。2015年10月,風頭正勁的紫光集團、傳言最多的武漢新芯,以及合肥、深圳等地方政府,相繼傳出進軍存儲產業的新聞。

  在《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的規劃中,中國要在15年內實現跨越式發展,進入國際第一梯隊,存儲器必然是國家扶持重點。存儲器產業無論落地何處,都會在當地政府的電子基礎產業中產生質變,由此帶來税收、就業、整個產業經濟的大幅提升。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距離國家決策的日期越來越近,好幾個地方政府、企業都盯着這個大蛋糕。”

  博弈存儲

  2015年9月30日,中美網際網路大會之後,紫光集團宣佈38億美元入股美國西部數據,後者是全球知名的硬盤廠商。之後的10月21日,西部數據宣佈190億美元收購SanDisk,SanDisk與三星、海力士、東芝、美光等巨頭並稱全球五大存儲。顯然,只有180億市值、2億現金流的西部數據背後,是志在存儲的紫光集團。

  10月29日,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在北京微電子國際研討會上表示:“存儲及相關芯片是紫光芯片產業的三個重點之一。”另外兩個重點分別是移動芯片、物聯網。趙偉國介紹,全面收購、境外入股、境內合資是紫光的實現路徑。根據這一路徑規劃,紫光的存儲之路剛剛開啟,未來,紫光或許將與美光、Intel等國際巨頭在中國成立合資公司。

  在所有緊盯存儲器的玩家裏,紫光風頭最勁。但相比於籌備良久的各地方政府而言,紫光只是後來者。

  早在2013年,北京、武漢兩地政府已經就存儲器基地開始規劃。知情人士透露:“最初,武漢打算以武漢新芯為基礎,提出140億美元規劃建設生產線;而北京則以中芯國際為基礎,打算投資110億美元。但兩個方案都沒有通過。”

  武漢新芯主要為存儲芯片設計公司代工芯片,累計出貨量超過10萬片,中芯國際則是國內最大的芯片製造企業,位於上海。

  前述知情人士稱:“方案被否之後,兩家公司重組規劃:基地建設到武漢、募資平台合併,原本負責在北京籌建存儲基地的中芯國際首席運營官趙海軍,將擔任領軍者。”

  2015年10月28日,湖北日報刊文《240億美元打造存儲器基地》,文中,湖北省經信委透露:“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武漢新芯、湖北基金公司、北京亦莊開發區,共同出資240億美元在武漢建設的國家存儲器基地,組建存儲器公司,實現每月30萬片存儲芯片的產能規模。”

  另一個頗具競爭力的是合肥政府。2015年10月20日,合肥政府投資135.3億元與台灣力晶科技合資建設晶圓製造工廠,力晶科技是台灣第一傢俱備高容量快閃存儲器實力的半導體廠商。

  除此之外,深圳政府也被曝出“投資200億引導存儲產業”的新聞。

  市場吸引

  當前的經濟轉型中,存儲器對產業經濟的價值已經愈發重要。

  2012年以來,中國政府陸續出台資訊消費、寬帶中國、網路安全等國家戰略,但這些戰略中最核心的集成電路產業始終薄弱。

  根據國內知名分析機構賽迪顧問提供數據,2014年,中國芯片市場規模達到10393.1億元,佔全球芯片市場50.7%。其中,存儲器市場規模達到2465.5億元,佔國內市場比重23.7%,其比重超過CPU、手機基帶芯片。由於中國存儲器產業基本空白,幾乎100%依賴進口。2013年、2014年,中國芯片進口額分別為2313億美元、2176億美元,存儲芯片進口額超過600億美元。

  受到中國龐大的存儲器市場吸引,2012年,三星在中國西安首期投資70億美元建設存儲生產線,並於去年投產。2015年1-8月,該工廠累積產值115億元,年底可突破150億元。此外,三星的落地還吸引了美光、美國空氣化工、日本住友、韓國東進等88家配套企業落户,總投資約4.38億美元。根據預計,項目三期總投資300億美元,將帶動160多家配套企業相繼入駐,直接或間接增加萬餘就業崗位,並進一步帶動服務業提升。

  對地方政府而言,投資存儲器帶來的就業、税收、GDP已經顯而易見。

  未知風險

  三星、美光、東芝巨頭雲集,存儲器競爭慘烈。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美光科技雖然擁有不錯的收入、利潤,但市盈率只有7.5倍。鉅額投資帶來的風險使得美光不被資本看好。

  當中國企業攜市場、資本入局,必然會攪動國際存儲器格局,帶來更加激烈的競爭。此外,國際巨頭與中國企業、政府的競合博弈,也會給中國玩家帶來更多的市場風險。

  而據台灣投審會消息,力晶科技落户在合肥的科技偏落後:落後台灣“五個世代”,而且力晶在台灣頗受非議,此前還在大陸多個地市“談過項目”,導致業界對其風評不一。

  頻頻亮相的紫光集團或許更受期待。除了西部數據、SanDisk的佈局之外,持有紫光集團20%股份的Intel日前宣佈在大連投資55億美元引入最新技術,該科技由Intel與美光聯合研發。同時,紫光計劃230億美元收購美光的“緋聞”仍在流傳。

  目前,紫光正在籌集資金來支撐這些資本、產業佈局。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介紹:“紫光將大規模儲備現金,包括髮行債券和設立系列類PE基金。”趙偉國介紹:“其中,類PE基金要在三年內做到3000億元規模。”此外,趙偉國介紹,紫光還將加速與A股資本市場的對接,並延攬世界國際化人才。

  不過,“全面收購、境外入股、境內合資”的路徑幾乎完全依賴趙偉國與國際巨頭的資本博弈,相比於武漢新芯、合肥,紫光的風險具有更多的未知性。

  事實上,這個資本投資巨大、回報週期特長的高難度產業,需要的不只是鉅額資本,還包括堅定的成功信念、集中力量發展的決心。

責任編輯:李巖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