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O2O企業裁員 行業或現離職潮

  10月22日上午,“摩卡愛車”的技師張海睿剛到公司,就接到人事部門的勸退通知。當天和他一樣接到通知的技師約有50位,“有傳言稱這次要裁掉30%的人”。另一家上門洗車公司“e洗車”也大幅度裁員並停止多項業務,甚至傳出倒閉消息。

  和裁員同時而來的是,多家平台爆出技師申訴和維權。涉及的O2O公司包括:58到家、嘟嘟美甲、功夫熊、白鷺美等。很多用户也發現,不少外賣O2O公司不斷降低補貼或者下架一些優惠活動。

  BAT作為不少創業公司的融資來源和流量入口,也在收緊招聘。阿里巴巴2016年校招從原來計劃的3000多人鋭減到400人,百度宣佈停止社會招聘,騰訊宣佈停止外包招聘。創業公司期待擁抱的“大粗腿”變細,也引發悲觀猜測。

  寒冬似乎已來。網際網路招聘平台“拉勾網”創始人馬德龍稱,根據拉勾網的後台顯示,因為公司結構性裁員和創業公司倒閉,找工作的人在增加。

  燒錢帶來的無效用户

  6個月前,張海睿辭去了在一家4S店的工作,加入“摩卡愛車”。他從在4S店坐着等顧客變成了開着車上門找顧客提供養車服務,工作時間不固定了,收入每月7000元。促使他投身O2O更重要的原因是“這是新型的服務方式”。

  “摩卡愛車”是一家典型的O2O汽車後場創業公司,今年2月完成1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博湃養車、攜車網、卡拉丁、易保養都是兩年內出現的業務相近的創業公司,服務區域各有側重,基本上都拿到了A輪融資。

  曾經投身新行業的一腔熱血變成如今被裁員,張海睿很傷心。公司給出的理由是他的曬單率低、投訴率高,他覺得“冤”是因為自己唯一一單的投訴是顧客對公司平台的不滿,而不是否定他的服務。他再三要求,但公司並不出具詳細數據。

  “錢燒不動了,下一輪融資又困難,所以先裁員,另外內部運營也不符合O2O發展形勢。”“摩卡愛車”一位辭職的高管李斐顏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以上門保養髮動機為例,每一單的用料成本為150元,再加上人工成本,以及每兩位員工配備的一輛車(月成本3500元),算下來每一次服務的成本是200元。

  “公司的推廣方法基本上是免費服務。”李斐顏稱,最好的時候,日客單量達到2500單,但90%均為免費單,10%為收費單。其他上門保養公司也曾推出過一塊錢保養、一毛錢洗車等服務,可換來的用户往往都是“誰家便宜用誰家”。

  即便是這樣不計成本的燒錢,以提成為主要收入的技師團隊也不穩定,公司必須保證高客單量才能給技師帶來高收入,技師收入要“明顯”高於其在4S店、修理廠的收入。此外,摩卡愛車擴張了11個城市,每一個城市的落地費用都不是小數字。

  上門養車服務是新鮮服務,的確需要培養市場和用户。投資方也要求“摩卡愛車”,迅速增加用户量佔領市場。

  “留住顧客的不是免費,投資方要的也不是無效用户。”李斐顏提醒管理團隊,汽車保養不是高頻服務,市場氛圍和羣體都不同,必須通過做好成本控制和每一單服務留住顧客。

  但這個建議並沒有被採納。這也是促使李斐顏離開的重要原因,領導者缺乏網際網路基因,“別人説什麼是什麼,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沒有永遠補貼的O2O行業

  “燒錢換客户”並不只在汽車後場行業,打車、外賣、美甲美粧等行業幾乎都走過瘋狂補貼的道路,為的是培養用户,迅速佔領市場份額。

  在2014年資本充裕的時候,初創企業融資容易,投資人熱情高漲,市場上頻頻爆出高額融資新聞。似乎每一個傳統行業只要冠上“O2O”的帽子,就可以獲得融資。

  如今,在騰訊科技的不完全統計中,餐飲外賣、出行、汽車、美業、旅遊、教育已成為倒閉的重災區。不完全統計顯示,關閉的餐飲外賣項目達20餘個,近10個社區O2O項目宣佈倒閉,汽車、出行領域死掉的創業項目近20個。今年上半年拿到B輪融資的企業也僅只有1/4。

  殘酷的市場競爭之後,O2O倒閉企業越來越多,C輪死的傳言正在驗證,在行業內一些企業開始抱團取暖,例如滴滴快的、58趕集、大眾點評美團合併。還在培育市場或打價格戰行業中的創業公司必須在資本寒冬中尋找出路。

  冷靜者極為罕見。很多美甲平台用一分錢美甲吸引用户,接單量增長非常快,甚至不惜給給保安、快遞員都做了美甲。河狸家創始人雕爺孟醒的選擇是堅持不降價。

  雕爺當時用最簡單的方法計算一名美甲師每天能夠做幾單,多少收入能夠滿足美甲師的要求。他發現,美甲是一對一的服務是個性化對接,低價的上門美甲達不到美甲師的收入需求,所以活下來的美甲平台必須是中高價位的,才有可能最終把成本和預期二者吻合。“你不能永遠補貼下去,補貼結束的時候你怎麼辦?”

  李斐顏認為,每一家公司有不同的資源和能力,投資方的背景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有些公司的投資方可以給予流量導入,有些公司是在傳統服務的基礎上增加線上服務,有的公司可以通過其他行業補貼,這都能讓公司活下來,所以創業公司更需要明白自己的優勢和方向。

  大浪淘金下,解決需求的方式才考驗功力

  除去公司自身的原因,倒閉潮一個特別的例子是廚師上門O2O服務平台“燒飯飯”。創始人張志堅稱“燒飯飯”停業原因是,廚師上門O2O服務是非標準化、完全增量的市場,很難實現規模化的業務擴張,無法做成一個估值10億美元的公司。

  這是否證明一些行業內O2O的邏輯走不通?

  “懶人需求會帶來機會,解決需求的方式才考驗功力。”李斐顏認為並不是如此。但是在汽車後場服務內現在的窘境是,所有平台除了上門服務和輕維修外,都再無故事可講;競爭的企業能提供的服務趨同,使得用户跟着低價跑;前期砸錢太狠,用户期待值增高。

  輿論一致認為的是,資本寒冬帶來的好處是帶來大浪淘沙,好的公司需要品牌沉澱。

  馬德龍稱,創業者很苦、很孤獨,同時也處於野蠻生長的狀態。一方面,失敗率極高,九死一生。另一方面,整體上比較浮躁,把創業簡單理解為自己當老闆,“資本寒冬會擠掉泡沫,讓創業生態更健康”。

  (應被採訪者要求,張海睿、李斐顏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耀威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