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信業壟斷”的冤與不冤

  中國的電信運營商壟斷坑人,這是公眾的普遍印象,最近又被名人高曉鬆在微博上指責,引發了眾人的跟帖批評。但中國電信業真的如此不堪嗎?

  張弛專欄

  中國的電信運營商壟斷坑人,這是公眾的普遍印象,最近又被名人高曉鬆在微博上指責,引發了眾人的跟帖批評。但中國電信業真的如此不堪嗎?

  一個首要的問題是,電信業不是普通的商業,而是與自來水、天然氣等性質相同的“行政壟斷”行業。它們都涉及到公民安全,單靠市場經濟規則來調整是遠遠不夠的,這種行業不能完全自由競爭,各個國家的電信運營商都是受政府管控的,全國性的運營商通常會設立2-4家,中國的全國性運營商有移動、聯通、電信三家,這是國際社會的主流模式。

  那三大運營商的老總會不會私下碰頭密謀,制定價格同盟,攫取壟斷利潤呢?這種擔心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中國電信業的格局是工信部制定的,規定了三大運營商幾乎完全重合的服務內容和服務對象,一塊蛋糕三人分,你多搶一塊我就少一塊,不可能形成價格同盟。相對於國外的運營商,中國的移動、聯通、電信三家運營商的競爭是很慘烈的。

  那電信設備為什麼很少有外國品牌呢?這是因為中國的電信設備商太強大了,現在全球有四大電信設備商,華為是第一,中興是第四。其中華為一家就獨佔了全球近1/3的市場份額,與中興合起來就佔了全球近一半的份額。歐美國家的電信設備商在本國都被華為中興擠兑得夠嗆,怎麼敢到主場來找虐呢?不是不開放,是開放了國外的不敢來。

  現在國內的手機國產率高達80%,有些人誤認為是政府做的手腳,其實根本不是,而是因為國產手機質優價廉,這是老百姓自主選擇的結果。中國的手機業火爆得一塌糊塗,現有400多家,當然絕大多數你都不知道,每年會有約100家倒閉,但同時也有很多家開張。蘋果三星雖然還是國際手機市場的排頭兵,但第三位的華為勢頭很猛,大有趕超三星之勢,小米已經進入了印度,錘子正準備進入美國。LG、H TC等老牌手機商已經頹了,而中國手機正搞得熱火朝天。

  必須要説一説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運營商了,國外的電信運營商雖然被政府管控,但總歸是一種商業行為,運營商投資建網,通過拍賣買來頻率,開通服務然後賺錢。而中國完全不一樣,中國光纖骨幹網是國家投資建設的,運營商的頻率也不用花錢買,而是政府指定的,在指定的頻段上運行的技術體制也是政府指定的,然後開通什麼樣的服務還是政府指定的。

  中國的運營商規模巨大,資產萬億排世界前列,但卻幾乎沒有任何決定權而只有經營權,這個格局在國際電信界裏顯得非常另類。這種體制當然不是市場經濟體制,肯定是違背了市場規律,其實最突出的就是“村村通”政策。政府要求95%以上的偏遠山村都必須有信號,而且資費不得高於城鎮地區,三大運營商每年都會接到工信部下達的任務。

  大家都知道,經濟越發達人口越密集的城市,其電信建設成本就越低利潤就越高,隨便在樓頂上就可以建站,覆蓋上萬個月話費過百的用户,一個工人蹬個自行車就可以維護10個站。而山區得花百萬元建鐵塔,有的還必須使用VSAT衞星通信接入,然後只能覆蓋一個村,全體村民一個月的話費總共就幾百元,連給供電局交的電費都遠遠不夠。

  “村村通”的錢從哪裏來?羊毛出在羊身上,運營商從北上廣等大城市收取遠遠高於成本的資費,拿出一部分來貼補農村,為什麼北上廣的電信資費比香港高?這就是重要原因。

  “村村通”政策造就了全球第一的大國電信覆蓋率,不僅偏遠山村有手機信號,鐵路和國道沿線也有信號,這比美俄加澳等大國強得多。有人發了兩張對比照片,國內地鐵乘客玩手機,而國外地鐵乘客看報紙,並感慨外國人愛學習。真相是國外地鐵沒手機信號,他們也只能看看報紙。最近華為和中興承攬了很多國外地鐵的建網工程,老外們也可以像我們一樣在地鐵上愉快地玩手機了。

  偏遠貧困人口的電信權被聯合國認定為人權,國際電信聯盟第CA/42STGkg號文件倡導“向農村和邊遠山區提供電信服務”,而中國電信業的“村村通”就是向農村和邊遠山區提供電信服務的具體政策,中國電信業的普遍服務是人權大亮點。

  (作者系資訊與通信工程學博士)

  本版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李巖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