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賽娥,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南華集團有限公司創辦人之一,南華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副主席、南華(中國)有限公司副主席及行政總裁。美國伊利諾伊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在證券金融投資及制造業有豐富經驗。

張賽娥表示,互聯網金融本身應該是好的,金融創新,或者科技創新,也可能會促進利率市場化會快一點。她認為,余額寶等各種「寶們」規模經過高速擴張後會回歸,跟普通的銀行一樣,不可能再給高息。

互聯網金融迅猛崛起有助於培養金融業的競爭環境,也會破壞業內生態,但不會取代傳統金融模式。面對余額寶等互聯網金融產品的衝擊,銀行會加大在互聯網金融層面的創新和投入。如果沒有創新,跟不上形勢,就是沒有余額寶的出現,傳統金融業也會被淘汰掉。

中國目前股票市場不好,投資沒有出路,所以大部分人還是希望將錢投在房地產上。在這種觀念和想法沒有改變之前,一線城市的房價還是會漲。

上市公司要尊重投資者,不能以圈錢為主要目的,要知道回報投資者。同時,在信披制度方要提高透明度。另外,IPO不能亂炒、爆炒,每個人都抱着「一夜致富」的心理,那就很難恢複市場信心了。

人民幣走出國門是件好事,這有利於提高內地企業的結算和貿易,促進經濟的一體化。人民幣可能擴大雙向波動的幅度,香港作為人民幣的第一個離岸中心,發展有點兒慢,應當加快發展的步伐。

張賽娥接受大公網財經訪談實錄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收看2014全國兩會特別報道《星耀香江》,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作客我們節目的是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南華集團董事副主席張賽娥女士一同來探討香港和內地金融業的發展。張委員您好。

  張賽娥:你好。

  主持人:首先我們先關注一下張委員今年參加兩會帶來的提案是關注哪方面的?

  張賽娥:主要帶了四個提案過來:第一個就是互聯網金融的問題,或是危機;第二個是關於影子銀行的問題;第三個是房地產統一登記我有一些建議;另外就是關於反貪的一些建議,總共四個題目。

  主持人:互聯網金融現在也是被大家關注和討論聲比較多的一個話題,這份提案主要側重於哪些方面?

  張賽娥:主要我是覺得互聯網金融本身應該是好的,金融創新,或者科技創新,然後也是可能會促進利率市場化會快一點。現在在做的那些余額寶之類的應該稍微看清楚一點,因為它們現在做的就是把你在網上購物剩下的錢聚在一起,它答應給高利息,所以現在發展的地步不止是余額,反而有些人把大筆錢存到它那邊,它就把錢交到貨幣基金,貨幣基金把90%的錢放到銀行的協議利息那邊,然後前一陣子的銀行銀根比較緊,銀行與銀行之間的協議存款利息很高,所以他們就可以給那些余額寶的持有者、消費者6%、7%的高利息。然後它90%是做這些協議的存款,另外10%是給那些貨幣基金去投資在別的股票、債券,或是一些高風險、高回報的金融產品。這些問題就是一個高利息會不會延續呢?最近已經聽到銀行已經決定不給他們做協議存款了,如果不給了,它那些錢要放在銀行,如果要收高利息的,就一定要放長一點的時間,比如一年期的就3%,或者3.1%,3.2%左右,然後如果三年期的4.75%,五年期的五點幾,如果他給人家是6%或者7%,或者以後都要做余額寶之類的金融產品的話,大家競爭競爭就給高利息,再往高走,就變成了一個大問號,它們哪裏來有這麼高的回報給存款的那些人?

  所以我覺得這樣再發展下去,或者它回歸,跟一般的銀行一樣,就不可能給高利息。如果給高利息的話,它就可能會陷到一個什麼情況呢,因為它現在是活期,活期的利息就是什麼時候提款都可以,只是如果它大部分錢都放到定期了,它就不靈活了,萬一有什麼風聲,或者什麼不好的情況,很多人來提款,現金流那邊轉不過來就麻煩了,就不用說什麼了,大家都想象得到那個情況會怎樣。如果它真的要去賭博,萬一賭輸了就更麻煩了。

  現在互聯網有余額寶,因為它號召力真的很厲害,所以一下就好象已經有8000萬。

  主持人:從余額已經變成了大額的概念了。

  張賽娥:對,大額,聚起來的錢已經有6000個億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參加的人數已經超過了8000萬人,它的數額大,參與的人多,然後一般的小的金融的網我想大家不會去參加,可能還是集中在三家大的,那個集中度就很高了,太高如果有事情的話你說好處理還是不好處理,就打問號。

  我覺得這樣的一個做法,應該要好好地去研究一下,然後也要納入監管。因為它現在做的其實就是銀行收存款的那個動作,雖然它說你買東西剩下的錢,只是剩下的錢你幫它拿去投資什麼東西的話,你也在收他的錢,收錢那一下,等於銀行收存款,銀行有很多監管的條例,比如它的資本金要規定多少,然後存款準備金、貸款準備金都要有規定,然後隔一段時間要按時把報表拿去銀監處監管,所有的從業人員也要監管,現在它也不需要受金融的監管,只是它的貨幣基金受那邊的監管,收錢這個動作那一下不受監管。它也不受非金融,保持人家的余額,因為它錢已經給了那個貨幣基金,好象也不受監管。所以兩邊都不監管,所以我覺得互聯網金融我們要鼓勵,也要監管,遊戲規則要定好,避免以後真的有黑天鵝事件發生的時候,那個影響會很大。

  然後我想,就算它順風順水,做得很好,然後收的錢金額越大,那個風險我覺得更大了,為什麼呢?如果我是它,當我收到一萬個億,兩萬個億,我一定跟所有的銀行討價還價,工商銀行給我多少利息,農行給我多少利息,因為那時候大家把多余的錢都給了它,然後銀行那些活期的存款就少了,低成本的資金就少了,這樣的話,變成了它就可以拿那些人的錢作為子彈去討價還價。那這樣的話,好象真的就攪亂了整個金融的係統。

  主持人:您認為要加強監管。

  張賽娥:對,怎樣攪亂我解釋一下,現在我們很多銀行,把一些不會做生意的人的小額的錢聚起來,然後給你一點點利息,因為有費用,它要聚起來,然後也要隨時你來提都要給你,它總是有很多的交易成本,所以銀行一般賺那個差價都是二點幾個百分點,很高也沒有。只是它把它聚起來之後,再貸給那些中小企業做生意的,然後做生意的人用便宜一點的資金去運轉,就可以再擴充、再做大,如果你現在要高利息,比如10%,你做銀行的,不管是中小企業來借的話,你一定要13%、14%、15%,有多少行業可以賺超過15%或者13%的盈利的利潤?很少很少。結果就好象我舉例,就好象美國的汽車城,那些工人他聚起來弄了一個很強大的工會,然後就跟汽車公司討價還價,討價還價之後,他的工資都比較高,對,好象那段時間賺多了,汽車公司競爭不了,其他日本的汽車廠、歐洲的汽車廠最後什麼結果大家都知道,那些汽車廠要政府救,自己要關門要怎樣的,都經營不下去了,最後那些汽車工人也失業。

  所以我的意思不要顛覆現在整個運轉的好好的係統,如果不是的話,我們作為小額的存款者,收多一點利益,那只是就把整個利息的生態搞亂了,然後做生意的人經營不下去,最後他請不了我們做工的話,你說我們就失業了,就麻煩了。當然這個是極端的說法,的確有那些機會。所以我的意思不是不鼓勵,只是如果大家公平的話,如果它是在做銀行的業務的,它也要接受銀監處或者其他金融條例的監管。

  主持人:但是對於互聯網金融的監管,畢竟它是新生事物,可能傳統金融行業的監管條例並不適用於新興的模式,您有什麼建議對於互聯網的監管?

  張賽娥:我覺得不會不適用,可以適用的,比如你做多少生意,你那個資本要多少,那些網絡公司如果它做這個行業,它就應該要注冊一個這樣的公司,然後按那個規矩做。剛剛講了,比如說它的報表要交上去,也可以呀,有什麼不行呢?所以它的網絡在中國注冊,外面的話可能你監管不了,我想暫時中國政府在這方面還是有辦法處理的,它可以跑到外面,還在這邊影響力這麼大。也不是不支持它這麼做,也不是不鼓勵,創新總是要鼓勵,但是在創新當中也要監管好,也要看清它的風險。如果它規規矩矩做,以它的服務態度,以它的創新,可能以後這一塊是它增長很好的一塊業務,也對存款的人也好,因為這樣刺激了銀行,其他銀行也要改善他們的服務,也要加速利率的市場化,以後可能我們收存款收多一點,然後利息收多一點,貸款的人給高一點點,銀行賺少一點,三家都是贏的,多贏的,也好,也不是不好。

  主持人:有助於培養更好的金融行業的競爭環境。

  張賽娥:對,這樣的話一個良性的競爭,然後也是帶大家到一個新的領域,新的生態也沒有壞處,只是不能一點監管都沒有,一點風險意識都沒有就不行了。

  主持人:互聯網金融突然崛起並且迅猛的發展石頭也讓不少人開始分析,說互聯網金融在未來會不會替代傳統的金融模式,您對這種說法怎麼看?

  張賽娥:其實傳不傳統,我想銀行以後在網絡的方面也會發展的,所以你說會不會淘汰它們,主要看看它們是不是與時俱進,如果它們與時俱進的話,就不會受淘汰,如果不是,就算沒有互聯網金融出現,它也是會被淘汰的。其實互聯網金融只是一個辦法,一個渠道,一個模式,它本身那個業務的性質沒改。

  主持人:那麼我們也了解到,目前內地企業去香港上市的已經是越來越多了,據了解,目前在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已經超過了香港市值的50%,您認為香港市場的哪些優勢吸引了內地企業去香港上市?

  張賽娥:主要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然後很多外國的投資人都喜歡到香港來通過香港那個股票市場投資內地的企業,然後內地的企業也覺得在香港上市有好處,什麼好處呢?第一時間沒時差,他容易觀測自己股價的上下,有什麼公告也沒有時差,文化也差不多,我們現在中英文都有,也不會有什麼文化上、文字上的距離,或者是差距。然後最重要的前一陣子美國那邊不是對我們中國去的上市公司,我們有一些上市公司的數值有問題,所以變成在那邊上市壓力很大,然後那個市場的接受力也不強,所以很多就想回到香港去上。

  然後香港另外,我們本身人口很少,我們的總體的經濟體量也不大,很多公司已經,大規模的公司也上了,新公司就符合那個資格上市的,然後它自己願意上市的越來越少了,越來越少的話,要擴展金融市場,要做大股票市場,只好也向內地來看,然後剛好我剛講的那幾個因素,變成一拍即合吧,大家各取所需,他們在那邊上市的話,有好幾年,我們全年IPO收的錢,新增的那些資金那個量都是在前列的。

  主持人:那麼內地證券業目前在信息披露,包括新股定價方面其實也是受到很多爭議聲的,香港作為比較成熟的一個金融中心,您覺得在這些方面有哪些經驗是可以供內地借鑒的?

  張賽娥: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投資人的信心,那怎樣建立呢?主要就是監管當局要根據遊戲規則,沒有人有例外,真的監管好、跟蹤好,因為通過很多發生的事情,人家的信心慢慢地建立起來,倒過來也可以通過一些事件,人家失去信心,所以監管的機構,它怎樣定遊戲規則,怎樣去執行那些遊戲規則是很重要的。

  我覺得那些公司,那些做董事的,或者董事局裏面的人,對他們的公司也是真的要為了整個市場好的話,他們也要老實一點,不要老是圈錢。然後另外所有的資料盡量要提高透明度,要公告給所有的人同時知道,不能有一些先,有一些後。然後透明度高了,就等投資人自己去判斷,究竟我要不要投這個上市公司這個股票,如果不投我有其他什麼選擇,我有什麼風險,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話,那樣就算他投錯了,他也不會怨你。然後信心就這樣慢慢建立起來了,因為他知道,他的公司不會有什麼東西隱瞞他,然後就算那個公司做錯了什麼,或者犯規犯法,總是有監管的人員去幫他監督,然後也會抓人,所以大家在投資的時候就放心,一放心你整個市場生態就活起來了,不要老是覺得人家圈錢,老是覺得那些IPO大家亂炒,炒完就跑掉了之類的。

  主持人:最近人民幣也是大家討論比較多的一個話題,而且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當中也明確指出,要擴大匯率的雙向浮動空間,對於這些您認為未來人民幣的走向呈現什麼趨勢?

  張賽娥:我想到現在,一方面我們政府也希望擴大幅度,也不喜歡單向地只會漲不會跌,因為這樣只會漲不會跌吸引了很多很多熱錢,通過不同渠道進來內地炒作,可能他們是借給那些開礦的,也可能是借給那些房地產公司,總之都進來了,進來多少都會攪亂了金融。所以我讚成真的不要單向地只會漲不會跌。然後我們的經濟體到現在這個階段,現在大家也知道中央政府都希望改結構,提升我們的生產力,然後因為我們經濟體量越來越大,再高增長的話一定要改結構,只是在改當中總是會反複,有很多不同的,比如去年有一段時間銀根很緊,外面也很多謠傳怎樣的那些的,說硬着陸什麼的,總理報告也有提,所以到目前這個階段,也不奇怪,就是說有浮動的正常,外面的那些你就算美元也有浮動的,日元就算美國給它跌了,貶值了,也會有反彈的時間。所以我覺得它擴大幅度,允許它跌、允許它漲是好事,對我們人民幣整個匯率的走勢、管理,還有我們內地整體的金融的生態都是好事,不是壞事,不要老是把錢進來炒人民幣升值。

  主持人:目前政府也是希望人民幣能夠更加的國際化,這對於未來人民幣的走向是否會有什麼影響?

  張賽娥:國際化的話其實就通過很多在外面,比如我們跟人家做貿易,就拿人民幣來結算,然後外面現在也多離岸的人民幣的交易,比如香港多一點人民幣的金融產品,很多人願意持有人民幣,也願意用人民幣來做交易媒介的話,就變成我們慢慢可以達到我們國際化的那個水平。然後那個是有個過程的,外面的市場對我們的接受力夠高的時候就可以了。

  主持人:香港目前作為人民幣重要的離岸中心,您對它現在的表現如何看待,您認為未來香港作為重要的人民幣離岸中心還有哪些作為?

  張賽娥:我覺得我們還是相對比較慢,我們是第一個離岸的人民幣中心,現在有9000多億人民幣的存款,只是在人民幣的金融產品的創新,或者是推行,或者是怎樣方面還是我覺得慢了一點點,很多地方都有了人民幣的離岸中心,我們要好好把握機會,多做一些不同類的人民幣金融的產品,給那些擁有人民幣的人可以投資,可以錢生錢,然後在推動貿易方面也多想想怎樣可以鼓勵多一點人用人民幣來結算。這兩個突破之後,以後也可以變成人家的儲備的話,就水到渠成了。所以香港任重道遠,很多東西要做。

  主持人:近期在金融界除了人民幣討論比較多,關於樓市的報道也看到很多,比如現在說無論香港和內地都出現了樓市跳水的報道,甚至也看到香港的豪宅有四折拋售的信息,您認為未來樓市會出現大家討論聲比較多的樓市泡沫嗎?

  張賽娥:香港其實你說很大泡沫也沒有,就是豪宅漲得多一點過去幾年,你記得我們是2003、2004sars那時候,非典的時候就跌了很多,然後從那邊慢慢爬上來的。其實現在香港有少部分樓還沒回到1997年的價錢,只是周邊,尤其內地的那些大城市的樓價翻了很多倍了,所以你說真的是不是泡沫,我自己就有保留意見。當然也不用等它泡沫的時候才做事情,大家都覺得貴的時候政府就出手了。最終我們梁特首是搞房地產出身的,這些道理應該很明白,所以我相信他也是晚一點時間,希望把那個供需平衡,多找一些地做供應,因為地到樓有一段時間,然後它中間稍微人為地或者行政方面幹預一下,希望就把時間湊好,然後等它的供應出來的時候平衡一點,樓市不會大漲大跌。現在從它出來之後,本來大部分人觀望,看立法局通不通過,所以那段時間是二手沒有成交量,一手就稍微價錢壓了一點,買家可能都是少付的,因為要付稅要怎樣,當然便宜了一點。跌了40%怎樣那些沒有,就大部分跌了5%到15%左右。所以只是稍微微調,只是成交量,尤其二手的還是沒恢複原來的,主要大家覺得錢沒出路,然後下面的供應好象也不多,有貨在手的,或者不太急着賣的話也不太想賣。所以看它的供應什麼時候真的出來,就平衡,然後也看整體經濟,就這一段時間因為歐美經濟上來了,所以估計我們香港的樓市也不會大跌了,因為供應暫時沒有看到很大量,然後經濟也沒有看到有什麼大滑坡的危險。

  至於內地的房地產,從2000年漲到現在。

  主持人:您認為未來還會接着漲嗎?

  張賽娥:看,現在就是這樣,中國太大了,也太多不同的情況,所以漲到這個地步,就變成好象我們說你要選股,買股不買市了,選股就選哪一個地方,哪一個樓盤,哪一個城市,它有一點分開走了,三四線城市,人口增長慢,然後空地多,建得新樓多,那些就算不大跌也不會大漲;一線城市,因為它的剛性需求很強,很多外來人口,然後經濟也走得很快,很發達,所以一線城市我覺得還會再漲,尤其好地區,當然邊遠地區就看,就看方不方便,房型怎樣,交通便不便利,配套好不好,就看那些了,因為現在就到一個地步,不是盲目地看到什麼就買,給你時間看清楚那個產品究竟值不值那個錢,值那個錢的話還是會漲,畢竟有剛性需求。暫時股票市場不好,投資沒出路,錢沒出路,大家還是覺得買房還是最劃算,所以那個觀念沒改之前,你的好地點的,就算不是太好地點的,稍微在一線城市裏面的,都還是會漲的。

  主持人:所以還是視情況而定的。

  張賽娥:對

  主持人:相對來說您覺得目前樓市處於相對理性的狀況了?

  張賽娥:相對比較理性一點,不會看樓盤就搶吧,我就說起碼會選一下究竟那個盤地點好不好,設計好不好,其他的配套夠不夠,方不方便,我聽朋友,現在都不會一窩蜂的那樣了。

  主持人:今年也被稱為改革落實年很多的政府改革政策也被寄予厚望,全國兩會之後無論樓市還是股市會有變化嗎?

  張賽娥:我覺得股市已經跌到一個比較便宜的,好象現在PE都是8倍左右,所以應該來講中央還是希望分散投資,所以如果有很多東西落實得好的,我想它也會在股票市場那邊再鼓勵、再推。然後樓市我想它還是慢慢希望按市場規矩來走,不要太多行政的幹預,當然每個地方也不一樣,因為真的中國太大了,個別情況不一樣也要用不同的手段的,只是大的方向,我看現任的政府都比較相信市場的力量,以後還是往大市場、小政府那個方向走,當然不會一天就這樣,只是方向是往那個方向走。

  然後你看很多工商登記或者是怎樣的,政府需要審批的那些以後都放權,叫做「寬進嚴管」,就進來很容易,你隨便進,你自己看好你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企業,只是你涉及到一些關於社會、關於公共資源、關於安全什麼的,政府就要管,要管得很嚴,管得很好,也是要依法去管的,所以以後的趨勢會這樣。

  所以我想真的落實好的話,大家對整個經濟,對整個以後的走勢都有信心的話,這兩個大的投資市場也一定不會差到哪裏去,當然房地產市場已經走了一大段很高的路,所以要個別化地去看待。

  主持人:那麼通過改革的落實,以及通過市場的調節,我們也希望未來無論是金融行業還是房地產行業都能夠有健康良性的發展,感謝張委員在節目當中的分享,也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我們下期再見。


內地資本市場最重要的是需要建立投資人的信心。那怎樣建立呢?主要就是監管當局要根據遊戲規則,沒有人有例外,真的監管好、跟蹤好。通過很多正面的事情,投資者的信心可以慢慢地建立起來;倒過來也可以通過一些事件,投資者會失去信心。所以監管的機構,它怎樣定遊戲規則,怎樣去執行那些遊戲規則很重要。

互聯網金融可以形成良性的競爭,將大家到一個新的領域。這種新的生態沒有壞處,只是不能一點監管都沒有,還要有風險意識。一點風險意識都沒有就不行了。

香港是第一個離岸的人民幣中心,現在有9000多億人民幣的存款。但是我覺得在人民幣的金融產品創新,或是推行方面,香港還是慢了一些。現在很多地方都有了人民幣的離岸中心,香港要好好把握機會,爭取在競爭中取勝。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制:韓紅超

□ 策劃監制:王有濤     □ 主持人:周楠

□ 責任編輯:汪雲鵬    □ 記者:劉福志

□ 執行:盛戰軍 王亞男 劉冬花     

□ 技術:張瑋 於偉偉 李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