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太利:全國政協委員、天津慶達投資集團董事長。旗下集團自1999年創建以來,現已發展成為集商業地產開發、國際貿易、倉儲物流、連鎖酒店、新材料研發、物業管理、生物工程等為一體的綜合性企業集團

落實京津冀一體化要有頂層設計,做好區域、產業、市場和企業布局,避免重複建設,避免高能耗、高污染的排放。比如產業的布局,在一產上怎麼樣提升,二產上怎麼樣提高,第三產業上怎麼樣大發展,怎麼樣發展現代服務業,還有高端裝備業怎麼樣辦。

天津濱海新區的基礎設施,條件完全都具備,如果北京轉移到於家堡做經濟總部和金融中心都有現成的條件。今後濱海新區應是飛速發展的一個新區,因為濱海新區是國家的一個海新區,同時還在申請自貿區。

對於參股國有資本後民企的定位和角色問題,孫太利表示,發展混合所有制要秉承公平的原則,按規則進行分配。民企相對較小,與國企直接合作,很容易就被稀釋了。探索發展混合制,國企應當成立一個小型的公司,合理匹配股東結構、話語權。

對於國企改革的話題,孫太利表示,國企改革要發揮市場的力量,以市場為導向。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來推動國企的改革,這樣有利於企業的轉型和升級。但發展混合經濟要防止混亂。混合當中如果規則定不好就容易混亂,就會出現負面影響。

混而不合一般來講過去由於掌官意識,拉郎配,非要把它整合在一起,它的思路不一樣、志向不一樣,產品導向都不一樣,硬拉到一起那肯定不行,還容易起負作用。發展混合所有制,一定要利用市場的「無形之手」來推動資源整合,來來推動混合所有制的發展。

教育體制與就業形勢不匹配是當前民生的熱點,所以教育改革應當從優化教育的學院的資源配置,培育適應市場的需求的人才着手;同時,應當完善職業教育機制,建立職業教育的專升本,本科提升到研究生和博士生體係。

孫太利接受大公網財經訪談實錄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收看2014全國兩會特別報道《大公訪談》,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請到了全國政協委員、天津慶達投資集團董事長孫太利先生做客節目。孫委員您好。

   孫太利:你好。

   主持人:首先請您和我們大公網的網友打聲招呼。

   孫太利:大家好。

   主持人:這幾天政府工作報告會議是大家討論比較多的,關於李克強總理的這份政府工作報告您如何解讀?

   孫太利:這個報告是一個非常好的報告,也是一個非常鼓舞人心的,有很多的創新和發展,尤其是在改革方面,力度是非常大的。一個就是說經濟體制改革,再一個就是行政體制改革,再一個就是地方的機構改革這幾個方面的改革將會推動我們國家的經濟、政治、文化,乃至社會生態文明的建設,應該會有很大的發展。

   主持人:您最感興趣的是哪個方面。

   孫太利:經濟體制改革,用經濟杠杆帶動其他的改革,帶動財稅改革、教育改革、醫療改革,各種改革,都要有一個新的一個突破,一個推動。所以這就是一個以改革就能夠釋放出新的紅利和新的機遇,催人奮進。

  改革要防止國有資產在混合當中流失

   主持人:的確改革這個詞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出現了高達77次,可以看得出來政府對於改革的決心,另外國企改革也是現在大家討論聲比較多的,而且我知道孫委員也有兼並重組國企的經曆,您認為下一步國企改革的重點是什麼?

   孫太利:下一步國企改革的重點,應該是用市場的力量發揮,以市場為導向,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來推動國企的改革。這樣有利於企業的轉型升級和發展。但是由於發展混合經濟當中,要防止混亂,混合當中如果規則定不好就容易混亂,就會出現負面影響,改革就是正能量的改革,首先我們應該在於規則上要平等,在於權力上要平等等等,應該是站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改革。要完善一些法規、制度,用高層次的一些制度來規範,約束一係列的改革的要素,要確確實實保障國有資產在混合當中不能流失,要在產權上一定要清晰,在權責上要分明,在流轉上要順暢。所以要把好這個關。大型國有企業要有一定的控制力,要以市場為導向,來進行推動混合經濟的發展。

   國企改革你比方大型的國企,大國企它體量很大,難以混合,那怎麼辦?就是要成立一些小型的投資公司來吸引我們民間資本進行合作,或者是民間的、外資的、社會的,能夠吸引一些資金。同時要優化它們的結構,應該說是這樣的。

   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要保證民企的話語權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目前我們也看到了國企改革當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力度,就比如上個月中石化就試水混合所有制經濟,允許民間資本的參股,您對於這個事情怎麼看,或者您認為民間資本參與國資之後,能不能在權益或者是分紅方面,包括管理權方面得到公平的對待?

   孫太利:應該是按照企業的現代管理制度,應該是公平的,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這裏邊和一些大型的央企、國企合作,也就是民營資本相對小,國有資本相對大,如果以小對大的話,這就容易民營資本到了國有資本就被稀釋了,就像小河的水進了大海,就稀釋了,怎麼辦?不管石化也好,它應該是成立小型的一個投資公司,按照規則進行匹配。首先它是在於董事會的結構上,股東的結構上,話語權應該是匹配的,關鍵是股東的結構要合理,最後決策權是在股東會上,所以這是落地的一個關注點。這樣就能夠保證民營企業的話語權,結構上優化合理,應該是助推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的,是沒有問題的。

   主持人:那麼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其實將國企改革並不是說將國企私營化或者民營化,有些國企還是要保證它的一些在這個行業裏面的一個地位,如何能夠在混合所有制發展的過程當中,不至於流失國企的地位,但是又使民間資本的力量得到很好的凸顯呢?

   孫太利:這個問題就是要依法依規來建立這個公司,所謂有規則,按規則辦,它就能夠控制。所以說,我們在於混合當中就嚴防國有資產流失,嚴防國有企業的控制力、控制權消失,就是建立現代的制度,完善現代的制度,它就是可控的。

  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有利於多方共同效益提升

   主持人:在孫委員看來,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對於國企改革有什麼樣的意義,有什麼好處?

   孫太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它有利於多方的共同效益能夠提升,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是什麼,它要優化混合所有制當中的一些技術結構,一個產品結構和組織結構,乃至商業模式的提升等等,尤其在於混合所有制,它的經濟發展,經濟方式就轉變了,一個是防止了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企業,這方面肯定沒有了。再一個重複建設的問題沒有了。在防止產能過剩方面應該也得到了解決,因為混合的過程就是一個提升的過程,就是轉變經營方式的過程,就有利於推動它這個競爭的地位,提升它的活力和國際競爭力。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了發展混合所有制的過程當中,要避免混亂,要有計劃,有規劃地進行,另外我們也注意到混合所有制經濟其實在這個過程當中還是有一定的存在着方向性的問題,比如說在這個過程當中如何避免混而不合的局面出現,如何讓國有資產跟民營資本更好地融合呢?

   孫太利:這個問題你說得很好,混而不合一般來講過去由於掌官意識,拉郎配,非要把它整合在一起,它的思路不一樣、志向不一樣,產品導向都不一樣,硬拉到一起那肯定不行,所以每個公司、企業,它的定向、定位、方向它不同向,它是反向的,它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它容易起負作用,一定要以市場的力量,用市場來推動資源整合,來推動混合所有制的發展,不能拉郎配。

  落實京津冀一體化要有頂層設計

   主持人:孫委員是來自天津的委員,目前關於京津冀一體化的討論聲也非常的多,大家也非常關注這個話題,能不能簡單給我們介紹一下,您認為這將會為三地的發展帶來什麼利好的消息?

   孫太利:非常好,這個問題習總書記前不久就召開京津冀的座談會,在會上總書記提出了七點要求,也就把京津冀一體化的問題和京津雙城化的問題提到了一個國家的戰略部署,所以這個部署下一步應該還有一個大的發展,應該說三省市都在做規劃編制,都在完善、摸底,摸清自己的情況,所以這樣一來,就會達到一個什麼方向呢?這個好處是多多的。首先是能夠解決北京的交通擁堵問題,大氣污染問題、人流、物流、資金流的積聚問題;而天津濱海新區它有現成的優勢,河北也有各種功能區可以往外集散,這樣需要有一個班子,一個組織,一個協商的隊伍,這個由中央牽頭來解決這個問題。

   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有一個頂層設計,這個頂層設計就是區域的布局和產業的布局、市場的布局、企業結構的布局,怎麼布。你比如產業的布局,它要在一產上怎麼樣提升,二產上怎麼樣提高,第三產業上怎麼樣大發展,怎麼樣發展現代服務業,還有高端裝備業怎麼樣辦,所以這個布局要摸清了底,這樣有利於京津冀之間避免重複建設,避免高能耗、高污染的排放。這樣它有利於治理大氣污染,可以京津冀進行聯防聯控,對於基礎設施方面,可以共建互通,在產業方面能夠相互對接,對接、對流,所以這有利於三省市都能提升。

   在公共設施方面,大家可以共同投資,三省市共同享受,是個非常好的一個情況。那麼它的資源可以共享。北京通過這個之後,應該說要保留它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流中心和創新示範中心,這樣一來,把這個布局應該是給它匹配好。你比方天津的濱海新區它有九大功能區,還有於家堡的金融中心,北京完全可以不設北方經濟中心,因為北京的中心很多,可以把金融中心一些總部,一些大型企業,可以優化,把資源配置的向濱海新區轉移,向河北各個功能區轉移,所以要有一個對接,這樣有利於共同發展。通過資源的整合,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沒有界限,這樣京津冀這個圈就有一個大的提升,帶來一個發展的大機遇。應該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將三個地方的優秀的資源進行整合互補,這個方向是非常好的,但是落實起來您認為要從哪些方面進行呢?

   孫太利:在落實方面,是應該落地是最難的,落地最難怎麼樣突破?首先要有一個高端的規劃,比如說產業的布局,比如說區域的布局,往哪兒去,所以要編制、規劃,最後把規劃統籌起來,形成一個高端的、頂層的,通過幾方研究,最後確確實實整理好了,通過這一次的高端的京津冀布局,應該說尤其是在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上,用科技的力量來轉變企業的提升,所以這是非常助推的,不能說是用資金,要讓國家撥多少資金,這樣就難辦了,應該說是用市場的力量吸引民間資本、社會資本、海外資本來助推整合的力量,應該這樣是一個大的發展。    

   主持人:在京津冀一體化的發展機遇下,您覺得未來有可能是哪些行業得益於這個計劃的進行?

   孫太利:應該這是一個大的,哪一個行業,你比方制造業,北京也有制造業,金融業,還有一些第三產業, 都可以往那兒轉移,流通業,都可以轉移。所以說機遇很多,也就是說,對接的事,對接的項目應該是很多的,凡是能對接上的它就能提升,能轉變,我想這是一個機遇,包括國際上的人士都可以參與。因為北京創新是中國領頭的,它的創新要轉化,往哪兒去轉化?就應該到天津、河北轉化,如果在北京就轉化的話,北京已經膨脹了,壓力受不了了,所以說人的壓力太大了,空氣的壓力也太大了,所以一定要響應習主席的號召,要加快轉移的步伐。  

   主持人:您認為企業在這個過程當中,能夠去做一些什麼樣的工作助推一體化的實現呢?

   孫太利:企業應該說也要有好的一個思路,借此機會要優化自己的產品,優化自己的市場,優化自己的組織結構等等,都要有一個提升。

  自貿區落地將使天津變成國際大都市

   主持人:那麼我們也注意到,近幾年天津的經濟發展是非常耀眼的,尤其是濱海新區的GDP增速,去年達到了17.5%,這個是遠遠高於中國整體GDP的增速,您如何看待這個速度,您認為未來它的增速會呈現什麼趨勢?

   孫太利:應該說濱海新區的發展是必然的,應該說它的基礎設施,條件完全都具備,你比方總部經濟,如果北京轉移到於家堡做總部、做金融中心都有現成的條件,非常好,所以已經築巢,可以引鳳,所以今後的濱海新區應該是飛速發展的一個新區,因為濱海新區是國家的一個濱海新區,濱海新區同時還在申請着,近期可能就要批自貿區,還有一個就是科技創新示範區,所以這兩個區都能夠批下來,整個為濱海新區的發展又助推了力量。所以大飛機、大火箭、高端制造業,在新區已經發展得很快,所以今後的發展應該說是用科技發展現代服務業,科技型企業是速度非常快的,每年往那裏邊的投資都很多,上萬億的投資。

   主持人:我們知道其實天津也是對外合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港口,那麼如果就像孫委員剛才提到的,濱海現在也在申請自貿區的建立,如果自貿區落成後,將對天津未來的發展,尤其對外交流方面產生哪些意義?

   孫太利:那就天津確確實實變成了一個國際的大都市,也就是說,它的整個方式,生活方式,以及經營方式都會改變,金融模式它也在改變,金融模式,經營模式都國際化、便利化了,和世界接軌了,用傳統方式肯定是不行的,但是濱海新區亟待培養人才、挖掘人才,吸引人才,人才的匱乏也是制約濱海新區發展的一個瓶頸,所以通過京津冀的整合,北京的高端人才可以到新區來轉化,來提升,來發展,來創業。

   主持人:也是通過周邊地區的一些已有的現成的、優秀的資源,優良的條件來帶動濱海新區的發展。

   孫太利:應該是。

   主持人:我們也注意到其實在早些年,濱海新區就制訂了實現GDP突破萬億元的大關,2015年馬上到了,現在距離這個目標還有多遠的距離?

   孫太利:應該是不遠了,越走越近,因為濱海新區的定位非常準,你不想發展都不行,也就是市場助推着濱海新區在發展,所以每年的世界五百強的企業,包括國內的五百強的企業都在那地方總部經濟,建企業,都往那兒聚,而且濱海新區不是招商,是選商。

   主持人:現在已經到了不是來了就可以,而是要選擇優秀的資源進入。

   孫太利:對。

   主持人:作為一名政協委員,尤其也是一名企業家,您覺得在濱海新區實現這個目標的同時,還有哪些工作可以做?

   孫太利:剛才我也提到了,還需要優化自身的布局,優化自己的產業布局,組織結構的布局,這都需要不斷的優化,不斷的改進,也就是發展是與時俱進的,所以優化也應該是同步的,要跟上時代的步伐,尤其是人才的匱乏要加速培養人才,挖掘人才,大部分人才還得靠我們自身培養,挖來高端的,吸引來高端的人才,可以培養一批,帶動一批本地的人才提升和發展,都能夠助推濱海新區的大發展,大繁榮。

  教育改革方向應是培養適應市場需求的人才

   主持人:那麼近年兩會,大家關注的這些熱點其實剛才孫委員已經跟我們講到了一些,您認為在今年兩會之後,我國無論是從改革的落實,包括經濟的發展,包括民生的發展會有一個什麼樣的大的變化嗎?

   孫太利:應該有大的變化,因為改革就能釋放出紅利來,改革就能夠推動社會的進步,改革就有壓力,有壓力才能產生動力,你比如在國企改革當中,到2020年,還有幾年的時間,國有企業,也就是說,國有企業要拿出30%的利潤來進行上交,分紅。

   主持人:這就是所謂的國企釋放紅利。

   孫太利:這個紅利的釋放就意味着改變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就是通過釋放這個紅利倒逼改革,也就是有一部分企業,效益不好的企業,產能不好的企業,倒閉它,可能會讓民企兼並,或者讓國企兼並,通過這個整合之後,也能夠淘汰一批產能落後的企業,整合一批優秀的企業,通過科技支撐,再能夠整合一批高端的企業,助推企業的大發展,應該是非常好的事,只要是改革就釋放紅利,就能夠推動經濟、社會的發展。

   主持人:那麼您認為在未來改善民生方面會有什麼樣大的變化?

   孫太利:在民生方面,應該說老百姓關注的,一個是教育,教育它有個就業問題,再一個是醫療問題,這是民生當中非常關注的一些事,再一個食品安全問題等等,都很多。所以說在教育方面,我們的教育的就業的壓力也很大,就由於我們教育的改革,下一步做的教育的改革,在於職業教育和其他的本科教育,所以說這個對接怎麼樣調整,應該在職業教育方面有一個大的突破和發展。過來我們大部分都上其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應該在職業教育方面也得從專科提升到本科,本科提升到研究生和博士生,助推我們民族工業的制造人的水平和能力,像這方面應該轉化,就出來一個,畢業一個就業一個,往往都學管理,都學金融,管理人太多了,就業就難了,所以還是要優化教育的學院的資源配置,怎麼樣要適應市場的需求的人才,是比較好的應該說。

   主持人:那麼您無論從經濟還是從民生都給我們展望了一下未來的發展方向,通過您的分享,我們也對未來對於生活水平的提高,包括對經濟的發展都有了更大的信心,感謝孫委員的分享,也感謝您做客我們的節目,同時也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下期再見。

經濟體制改革是用經濟杠杆帶動其他的改革,帶動財稅改革、教育改革、醫療改革,各種改革,都要有一個新的一個突破,一個推動。所以這就是一個以改革就能夠釋放出新的紅利和新的機遇,催人奮進。

混合所有制發展中的混而不合一般來講過去由於掌官意識,拉郎配,非要把它整合在一起,它的思路不一樣、志向不一樣,產品導向都不一樣,硬拉到一起那肯定不行,所以一定要以市場的力量,用市場來推動資源整合,來推動混合所有制的發展,不能拉郎配。

通過釋放國企改革紅利倒逼改革,也就是有一部分企業,效益不好的企業,產能不好的企業,倒閉它,可能會讓民企兼並,或者讓國企兼並,通過這個整合之後,也能夠淘汰一批產能落後的企業,整合一批優秀的企業。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制:韓紅超

□ 策劃監制:王有濤         □ 執行:盛戰軍 王亞男 劉冬花

□ 主持人:周楠             □ 技術:張瑋 於偉偉 李陽

□ 責任編輯:張棋           □ 記者: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