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岸人民幣收漲525點 盤中升破“811”匯改高點

  大公網1月25日訊(記者 張豪)週四在岸人民幣兑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3350,為2015年10月30日以來官方收盤價新高,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漲525點,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漲240點。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1月25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大漲192個基點,報6.3724,創下2015年11月13日以來的26個月新高。2018年以來的19個交易日裏,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已經累計升值了2.48%,而同期美元指數下跌了3.4%。

  人民幣兩天連漲900點 突破“811”匯改高點

  在美元繼續下行的背景下,人民幣“被動升值”漲勢不減,在岸、離岸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均創下27個月新高。繼昨天大漲500點之後,今天在岸人民幣連破四大關口。25日,在岸人民幣市場,以6.3666開盤後,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立馬發力,在岸人民幣兑美元再破6.36關口之後,緊接着就突破了6.35、6.34、6.33關口。午後,人民幣並未收手,接連升破6.33和6.32關口,最高到6.3148,日內升值超過700個基點。兩天已經上漲900點左右。離岸人民幣也處於持續上漲的趨勢中。

  值得一提的是,6.3148已經高於8·11匯改當日,2015年8月11日的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6.3231的收盤價。

  2015年8月11日,央行決定完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強調中間價報價要參考前一天收盤價,由於市場幾乎沒有防備,隨後三天人民幣對美元累計暴跌近3000點。

  美財長“蓄意”支持美元貶值

  週三,美國財長努欽在達沃斯論壇召開記者會時,肯定了美元走弱有助於美國貿易,並進而有利於美國經濟。努欽表示,短期內不擔心美元走勢,“顯然美元走弱有利於美國貿易和機會,但長期來説美元仍會走強”。這既是對美國經濟強勁的反映,也是作為首要儲備貨幣的必要趨勢。據彭博社援引瑞穗匯市策略師Sireen Harajli表示,“這是一顆重磅炸彈,因為這是很長時間以來,第一次有美國財長髮表講話,反對強勢美元。”

  雖然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隨後表示,財長對於美元的言論並非意在鼓勵任何情況,還是無法扭轉美元頹勢,反而他在中國問題上的表態還促使美元指數進一步下跌。

  中美貿易戰陰霾籠罩市場

  除了美國財長親口表達支持美元貶值的言論刺激之外,美元承壓主要還因為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的前景令人擔憂。有分析指出,市場非常緊張美國總統特朗普週五以“美國優先”為題的達沃斯閉幕演講表現貿易保護主義傾向,和本週剛簽署的進口洗衣機與光伏組件保護性關税措施,或令美元持續承壓。

  值得關注的是,週一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聲明中稱,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判定進口洗衣機和太陽能電池或電池板增加“是傷害國內製造商的重要原因”後,特朗普已批准對這兩類進口產品徵保護性關税。這一舉動也被視為是特朗普打響了今年主要針對亞洲國家的貿易保護第一槍。市場分析預計更多的貿易保護條款將陸續推出。

  人民幣兑美元“被動升值”

  記者梳理外匯市場的相關匯差發現,以人民幣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來看,波動並沒有那麼劇烈,人民幣對英鎊、日元、歐元等貨幣的匯率年初以來甚至還有所貶值。因此,這一輪人民幣上漲的行情更準確的説是因美元貶值而起的“被動升值”。

  近期,其它主要貨幣兑美元匯率均錄得較大幅度上漲。日元兑美元自去年9月11日起首度突破109的關口,歐元兑美元也刷新了2014年底以來的新高。從週三的收盤數據來看,歐元、日元、英鎊、澳元均錄得不同幅度上漲,週四亞洲日盤期間上行勢頭延續。

  人民幣短期料難改偏強走勢

  中國銀行外匯市場交易員反映,美指持續下行並跌破90關口,但市場結售匯情緒並未因此恐慌,反而逢低購匯需求略有回升,緩解了人民幣升勢,但短期人民幣料難改偏強走勢。

  他們表示,美指頻頻下行而人民幣穩步走高,如此單邊走勢也考驗監管的政策定力,近期市場對監管可能出手的傳言越來越多;但和其他主要幣種相比,人民幣兑美元的反應仍較合理,並不需要過分擔憂。

  另一中資行的交易員也稱,美元真的太弱了。市場已經比較成熟了,沒看到恐慌結匯,到這個位置附近購匯需求有點起來了,美元兑人民幣跌勢不知道會不會慢下來。

  興業證券研究報告指出,人民幣有效匯率的表現較為平穩,始終維持在2017年初以來的震盪區間內。換言之,非美貨幣普遍強勢的大勢之下,人民幣表現並不突出。然而,倘若人民幣繼續升值使得有效匯率突破前期高點,需警惕央行採取間接干預的手段。

  中國證券報刊文評論稱,預計人民幣年內還有一定升值空間,但相對穩定的基本面使匯率仍面臨向心力牽制。2018年中國經濟可能穩中趨緩,人民幣不大可能走出單邊升值行情。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指出,人民幣匯率開年以來累計漲幅已超2.48%,美元的弱勢是主因。總體來看,得益於美元的弱勢以及國際資本流入,亞洲貨幣與新興市場貨幣自2017年年底便進入一輪升值行情,而亞洲與新興經濟體經濟基本面的改善是相關貨幣升值的核心驅動力,新興經濟體國際資本流動目前正處於新一輪流入週期。

  申萬宏源預計,美聯儲2018年加息路徑難超市場預期,美元指數缺乏上行動力。

  儘管美國去年12月核心通脹已出現小幅上行,但美元指數仍回升乏力,繼續延續12月的回落態勢,這表明短期加息概率的邊際上升,已不能對美元指數的提振產生實質性影響。該機構認為,2018年海外市場的最大不確定性來自歐央行貨幣政策走向,而潛在超預期的方向是偏向緊縮的;除非美國核心通脹出現大幅回升,美聯儲加息很難超出當前市場預期的步伐,從而美元指數2018年預計仍將易下難上。

  申萬宏源證券研報認為,隨着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期進入穩定升值通道、相對一籃子貨幣預期較為穩定,我國債市對海外機構投資者吸引力正逐漸凸顯,預計未來將持續為我國債市帶來增量資金。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