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社科學術精品“走出去” 人大出版社打造中國品牌

\

  圖書付梓,塵埃落定,這是傳統出版業的一定之規。除了後期的營銷推廣,當圖書交到讀者手中,基本就意味着出版流程的結束。但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把“走出去”基因滲入出版的各個“關節”,把“終點”當“中點”,再造傳統行業流程,成為中國圖書對外推廣單體出版第一的出版社。“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劃”年度綜合排名,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以總分領先第二名20分的優勢名列2016年單體社版權輸出綜合排名第一,這是出版社自2008年以來第九次獲此獎項。

  圖書出版“終點”成了“走出去”的起點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成立於1955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第一家大學出版社,現有員工500多人,一年接待來訪100多人次,年出訪40—50次。1982年被教育部確定為全國高等學校文科教材出版中心,2007年獲首屆中國出版政府獎先進出版單位獎,2011年榮獲“新聞出版走出去先進單位”稱號。2017年8月,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發起成立了“一帶一路”學術出版聯盟。來自世界30個國家和地區的93家出版商、學術機構和專業團體加入聯盟,為“傳播優秀文化、弘揚絲路文明”,搭建互學互鑑、互利共贏的合作平台而共同努力。

  人大出版社依託中國人民大學的綜合優勢,始終高揚人文社會科學的旗幟,秉承“出教材學術精品,育人文社科英才”的出版理念,實施精品戰略,以優秀的出版物傳播先進文化。建社60多年來,人大出版社已累計出書萬餘種,形成了以社科精品圖書為核心競爭力的鮮明出版特色,成為圖書、音像、電子、網絡和數字出版物等多種媒體兼營的大型綜合性出版社。

  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讓中國話題成為世界出版的熱門話題。人大出版社副社長孟超認為,適應新變化,中國圖書對外傳播面臨兩個巨大轉變:轉變輸出內容,轉變輸出形式。

  只有中國的國力增強了,中國的出版和版權事業才能搞好,版權貿易才能做得更好。孟超表示,有國際影響力的出版社都是全球化的出版社,人大社的引進和輸出,如同鳥之兩翼,車之兩輪,也要均衡發展。在中國圖書“走出去”的語境裏,人大社把傳統圖書的“終點”當作“走出去”的“中點”,對行業流程進行再造,版權出口深入歐美主流市場,年出口品種100種以上。

  孟超把以往中國圖書出口熱點歸結為“老少邊游”四個字——傳統文化、少數民族、邊疆風貌、旅遊指南,主打圖書品種是“老三樣”——中醫藥、武術、學漢語。

  人大出版社是一個以出版高校文科教材和學術著作為主的專業出版社,人大的教材、學術著作是中國頂級的政治、經濟、哲學、文學、歷史等方面的優秀圖書。世界要深入了解中國,預測中國,就要了解中國的學術文獻,特別是中國改革開放、發展、崛起等方面的內容。國外的研究機構、大學、知識分子,就是中國學術著作的海外讀者。面向海外小眾市場推介中國社科學術精品,人大出版社找到了自己的“走出去”道路——以“中國學術”出版品牌走出去。

  制度建設是“走出去”工作的保障。人大出版社圖書“走出去”分為幾個具體步驟:首先是一把手高度重視,較早設立了國際合作部,建立了支持圖書出口的長期投入機制;其次是抓選題,即解決想讓外國人看什麼和外國人想看什麼的問題;再次,要有合格的版權貿易人員,需要懂編輯、市場、銷售、外語等的複合型人才。目前,國際合作部8個人中有3個專職版權人員,在考核上,規定看稿任務減半,將版權貿易業務納入考核範圍,獎金不低於社內基本平均水平。

  人社版學術精品出版後,人大出版社圖書“走出去”工作才剛剛開始。圖書做好後,還需高水平、高質量的翻譯,人社版圖書才能完整呈現給國外出版社。

  孟超表示,人大出版社作為中國學術精品重點出口基地,實際上創建了一套“中國學術”翻譯標準,凝聚起語言的力量,構建融通中外的話語體系,向世界説明好中國,讓世界更好了解中國。

  圖書“走出去”重塑中國話語權

  中國出版“走出去”向世界説明中國十分艱難。在西方中心論和英文傳播主導國際傳播的背景下,西方有着強大的解讀能力,要讓外國人了解中國就如同讓他認方塊字一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從2004年開始,國際出版界對中國社科類書籍需求明顯增大,這是中國崛起吸引了世界讀者的目光,而閲讀中國社會科學著作是解答中國崛起的首選途徑。人大出版社依託人民大學的學術資源優勢,形成“中國學術”特色和品牌,成為中國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版權輸出的排頭兵。

  人大出版社版權輸出數量保持高速增長,關鍵在於他們的努力與真誠,讓國際出版專家,看到了他們對專業的真誠,對真相的執著,更看到了中國出版人對人類文明的貢獻。目前,人大社版權出口的50%是英美市場,韓國約佔30%,以色列、土耳其和波蘭及其它國家等劃分剩下的20%的餘額。

  人大社“走出去”圖書中,研究和介紹中國當代經濟發展現狀和經驗的圖書在海外銷量較好,特別是英文譯本,已經成為很多研究中國經濟的專家學者的必讀圖書,有些為美國哈佛大學等大學的圖書館所收藏。

  輸出工作任重而道遠。人大社根據國際市場需求,從圖書策劃的源頭抓起,組織好的選題,並根據輸出需求對圖書進行適度改編,推出了“新生代人文叢書”、“當代學術思想文庫”、“中國社會史研究叢書”等系列圖書。

  首先是做好本版圖書的改編工作。人大教授方立天先生的《中國佛教哲學》,是中國最有名的佛教哲學學術著作,這樣的書被聖智出版公司翻譯成英文出版,而且效果很好。人大社出版的《新聞事業史》也都出了英文版。還有一些領導人的著作,比如李瑞環的、成思危的著作,還有李鐵映主編的《中國改革(1992——2004)》,也被培生這樣的大公司翻譯成英文出版了。

  其次是和國外出版機構聯合開發選題。通過國外出版機構了解市場需求,共同尋找作者,進行輸出圖書的開發,也可以根據海外作者在選題方面的要求進行圖書開發。

  人大社在市場定位方面,區別做好三個市場:一是積極擴大歐美市場,特別重視英文版圖書的合作策劃,用通用語言佔領主流市場;二是大力開發亞洲以及東歐市場,用正確的思想佔領他們的輿論和出版陣地;三是不放棄港台市場,重視港台市場對東南亞乃至華語出版界的前哨地位。實踐證明,歐美主流市場的突破往往帶動其它兩個市場的版權銷售。

  人大出版社的“學術精品”品牌,讓中國原創學術著作走向世界,引導外國人正確了解中國現狀,讓中華文明為世界文明貢獻新動力。(文/海淀文促中心高潔、韓娟娟)

  相關專題:海淀文化創意企業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