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後重啟試點 H股全流通能否激活市場?

  17年的最後一個工作日,中國證監會宣布,開展H股上市公司“全流通”試點。一如電影放映結束時的“彩蛋”,令人們對2018年市場行情產生無限遐想。H股全流通試點重新開啟,加之多個利好,1月2日港股強勢開局,恆指衝上30515點,創十年新高。 

  繼2005年建設銀行首度嘗試H股全流通,時隔12年,試點再度開啟。市場眾多人將之與2003年——2005年的滬深股市的股權分置改革相提並論,認為H股全流通將為香港市場帶來重大轉機。早在2013年,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撰文説:“H股公司上市股份的全流通將大大推動市場的繁榮,這些股份總值數以萬億,我們預計這些股份將來會逐步上市交易流通。到了那一天,我們市場的規模及流通量都將大幅提升。” 

  H股全流通與其閘口下的市場紅利 

  H股亦稱國企股,是經中國證監會批准,註冊在內地,在香港市場上市,供境外投資者認購和交易的股票。通過正常H股上市的股票中,只有外資股能夠在港交所流通,內資股無法流通,只能在中國法人或自然人、合格國外機構投資者或戰略投資者之間轉讓。所謂H股全流通,即是H股上市公司中內資股部分的全流通。 

  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規則》,內資股是指有中國發行人根據中國法律發行的股票,以人民幣標明面值,並以人民幣認購;外資股是指中國發行人根據中國法律發行的股票,以人民幣標明,並以人民幣以外的貨幣認購。在中國外匯管制之下,中國註冊公司在香港上市之前的股份為內資股,上市後發行的部分為外資股。 

  中國證監會29日新聞發佈會中,發言人常德鵬宣布:“為貫徹落實十九大關於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要求,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促進香港金融市場穩定發展,經國務院批准,我會開展H股上市公司‘全流通’試點”,此次試點將以“成熟一家、推出一家”的方式有序推進,試點企業不超過3家。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盛讚H股全流通改革,他認為這對已上市H股改革、國家金融戰略實施、香港市場發展均有明顯正面意義。H股的全流通解決了內資股股東與H股股東同股同權不同利的問題,使其擁有變現資產價值的機會,如果配套相應的公司治理機制改革,可改善公司治理,增強管理層激勵。對於國家金融戰略而言,則增強了國有股權價值、國有資本的處置空間,為國企混改提供平台,為吸引外資提供機會。 

  據港交所統計,截至2017年12月15日,在港上市的內地企業數為1049家。目前H股上市公司數量達250家,其中152家H股企業存在不可流通的內資股,合計規模5807.5億股,佔其發行總股份高達70.4%。據悉,非流通部分股票等價市值(為流通股*港股股價)約2.58萬億港元,佔香港流通股票總市值的7.89%。若真正實現H股全流通,將如李小加所言:“我們市場的規模及流通量都將大幅提升”。 

  從一到三,歷時12年 

  早在2005年,建設銀行作為第一家H股全流通企業登陸香港市場,到2017年底再度開啟H股全流通試點已歷時12年。 

  1993年,青島啤酒成為首個登陸香港資本市場的內地企業,出於保持國資控股等因素未做出全流通安排,而後越來越多企業採用H股方式赴港上市,也接受了部分內資股不流通的現實。2005年,建設銀行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國務院決定對國有獨資商業銀行實施股份改造後,首次實現公開發行上市的中國國有商業銀行。12年前,建行以中資企業“全流通”第一股的身份受到全球機構投資者的追捧,創下了當時香港上市集資金額的最高紀錄,股市中,股民見面先問“抽到多少建銀的股”。 

  時至今日,再度開啟H股全流通試點且不超過三家,花落誰家尚未可知。2017年11月有媒體即報道,將開展H股全流通試點,互聯網金融企業——眾安在線則在盡力爭取成為試點企業。眾安在線上市所引發的資本市場狂歡可算2017年港股市場的一個高潮,而眾安在線的股權結構中,內資股佔公司全部股份的56.26%,馬云、馬化騰等大股東所持股份均不能在市場上流通,也無法通過股權來進行融資。不僅如此,在2017年H股上市的11家內地企業中,除國泰君安外,其餘10家上市公司均存在非流通股,且非流通股佔比均在60%以上。 

  對於此次H股全流通試點開啟,巴曙松認為“H股全流通的推出經過了一系列政策的周密準備”。2017年6月底新一輪《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下的《投資協議》及《經濟技術合作協議服務貿易協議簽署》,在金融合作領域的一個重點就是推動H股全流通;2017 年 7 月,中國人民銀行《2017 中國金融穩定報告》提出,將拓寬境內企業境外上市融資渠道,推進境外上市企業審批准備案制改革和 H 股全流通試點。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大公網記者介紹,香港是個高度開放的市場,一旦釋放大量流通股進入,會引起市場價格波動,同時大多擁有非流通股的上市公司都有國資背景,將非流通股轉為流通股會造成投資人成分分散,市值管理、不同成分股東的利益分配等都將成為新的考驗。他談到:“香港是境外市場,定價容易受到國際市場和流動性影響,而國內市場中,控股股東更加明確,中國監管者可能更願意保持風險可控的狀態。”交銀國際研究部負責人、董事總經理洪灝則認為,H股全流通改革遲遲未能全面開展的重要原因在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 

  目前,內地赴港上市有兩種選擇,即H股與紅籌股。採用H股的多為內地大型國企,通過國內證監會審核,上市流程大幅簡化,企業未來也可在A股市場上市,但同時也存在股份轉讓與融資方面的諸多限制。通過紅籌股上市則能夠靈活運用供股、配股等手段進行市場運作,同時上市主體註冊於海外,易於被國際投資人認可,審批程序簡單,避免了税務上的成本,但通過紅籌股形式上市的內地企業涉及的監管較多,資金出境規定較為嚴格,同時迴歸A股的更為困難。近年來,民營企業通過紅籌架構於海外上市的數量不斷增多,中國證監會天津監管局黨委書記、局長安青松曾分析其主要原因,大多是為了“消除物質成本和時間成本的不確定性,抓住市場有利時機實現境外上市目標。” 

  “如果能夠實現全流通的話,兩種上市方式就沒有什麼區別了。紅籌股其實是在海外註冊的中國公司,搞了一個特殊的架構(上市),以後就不需要了”,洪灝説,但他也認為紅籌股的上市方式並不能馬上被取代,因為這種上市方式在税負等方面仍具優勢。邵宇則表示:“不管有沒有實現全流通,這種不同的權衡始終是存在的,企業要評估不同的方法速度、成本等各方面的平衡。” 

  H股全流通與股權分置改革不可同日而語 

  早在2003年-2005年滬深股市進行股權分置改革中,不斷有人提出進行H股全流通,但都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此次證監會再度宣布開啟H股全流通試點,令人們再次回想起當年的股權分置改革,並將H股全流通對市場的影響與之相提並論。 

  對於股權分置改革,著名經濟學家吳曉求評價股權分置改革説:“股權分置改革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過程中,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項改革。股權分置也是中國計劃經濟體制中,印烙在資本市場中最明顯的烙跡。”在他所總結的推動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六大事件中,股權分置改革是頭等重要的事件,他認為,“沒有這個改革,中國資本市場的未來就沒有希望,不可能開放,也不可能建設成新世紀一個國際的金融中心。” 

  股權分置改革,加之次貸危機前大量流動性流入,為當時的市場帶來大幅的上升。H股全流通改革是否能夠帶來如股權分置改革般的行情仍有待商榷。邵宇認為:“H股全流通本身是一個重要的改革,但跟市場全面的估值上升並不能畫等號,它在制度的建設上非常重要,但是實際上它的量級並不如股權分置改革那麼大。”不僅如此,H股全流通改革從一家試點到不超過三家試點的“飛躍”用了12年時間,真正全流通的實現則更需時間。洪灝也認為:“即便現在推出了全流通,效果也不能馬上顯現,他需要一定的時間”,因此H股全流通“長期是利好,短期有多少能夠反映到價格上還是值得商榷的。” 

  2017年對於香港市場而言,可説是轉型與上升齊飛的一年,伴隨着恆指勢如破竹的上升,香港證監會和港交所進行了密集的監管和上市改革,隨着H股全流通改革的逐漸實行,內地企業在港上市或將迎來大潮。“吸引海外市場資金並對中國優質企業進行投資,這是整個金融市場開放的邏輯”,邵宇談道,政策是否具有同步性我們無法得知,目前更多的是釋放對外開放的姿態,而兩地全面的互聯互通的到來是必然事件。(記者:劉洋)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