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奧賽康事件將定性 中金牽涉被稽查

  「奧賽康的事件目前還在核查中,有關責任人日前都已經被監管層約談,相關文件也被要求進行逐一核查。」1月12日晚,一位接近於監管層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中金公司目前處於立案前的稽查階段,是否正式立案還待定。」

  1月13日,在奧賽康IPO緊急叫停事件過去四天之後,包括慈銘體檢在內的又一批新股,在其申購前夜又再度被暫緩。與此同時,有關新股定價規定的補充性協議《關於加強新股發行監管的措施》也於12日晚間火速出爐。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實際上,早在1月10日上午,證監會發行部有關人員已經通知奧賽康的保薦機構中金公司到會解釋核查有關情況,並逐一核對其詢價過程和信披等問題的合規性。

  「奧賽康被臨時叫停的原因或主要是因為其創出的高發行價而導致的,在IPO重啟剛剛開閘,以抑制『三高』發行為重點的新股改革制度也剛頒布實施,其有關表現給市場帶來了較壞的『示範』效應,監管層必須對其有所警示。」10日上午,上述接近監管層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

  「等待奧賽康的命運將很可能以信批問題定性,從而將重新報價並同時調整有關發行方案。」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觸發之因

  當市場將奧賽康IPO暫緩的矛頭直指「老股轉讓」之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其根本原因還是發行價過高,觸發了被監管層此次重啟新股時作為重點調控的「三高」紅線。

  「擬上市公司在獲得批文之前,都會向監管層上報其此次詳細的發行方案,包括此次新股發行的份額以及老股轉讓的數量,奧賽康能獲得最後的發行批文,這也證明其發行的方案是獲得監管層認可的。」北京一家投行負責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

  事實上,此次奧賽康最終公布的發行方案較其最初上報的有關方案,無論是新股發行的規模還是老股轉讓的數量都已經有較大幅度的縮減。

  據奧賽康早在1月1日刊登的招股意向書顯示,其此次擬發行不超過7000萬股,其中新股不超過2000萬股,老股轉讓不超過5000萬股。最終在暫緩發行之前,經過定價後的奧賽康此次最終的發行額度分別落定在新股數量為1186.25萬股,老股轉讓數量為4360.35萬。

  但顯然,避免了較大幅度的超募,卻觸發了「三高」中的又一要因——高發行價。

  據其之前的有關發行定價公告顯示,在經過數家機構網下報價之後,奧賽康此次IPO發行價定為72.99元,發行市盈率高67倍。

  這不僅創下此次新股重啟發行之後發行價新高,也意味着奧賽康尚未掛牌其總市值便已經突破200億元,其中老股轉讓額度達到30余億。

  「實際上,在過往IPO發行過程中,高報價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此次之所以出現刊登發行公告後叫停的特殊現象,則是由於新的新股發行規則中對於有關定價報備的新條款而造成的。」上述北京一家投行人士透露,按照之前的有關發行程序,新股發行在定價之後,都要將該價格向監管層報備。

  2012年4月23日,作為上一輪新股發行制度改革後首只發行申購的IPO公司——西部證券(002673.SZ),也於當日定價時「難產」,主因便是由於監管層對其詢價結果的調整。

  2012年10月,此次IPO暫停前發行的最後一只新股——浙江世寶(19.53, 0.00, 0.00%)(002703.SZ)的定價過程,則更是監管層對新股定價「直接」插手調整的典型案例。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在新的新股改革制度中,為了適應改革發展的市場化方向,「定價報備」制度則在新的條款中被取消。

  顯然,也正是由於之前定價「報備」程序的「缺位」,才使得此次奧賽康的高定價被直接公布之後又出現「悔棋」之舉。

  中介被稽查

  「奧賽康的發行程序並不是不存在問題的。」對於此次被暫緩,上述接近於監管層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而作為其中介保薦機構的中金公司,或難免其責。

  「是否會被正式立案,還需要看稽查結果出來。」對於中金公司在此次事件中承擔的責任,上述接近於監管層的知情人士坦言,而對於中金的核查則主要集中在其保薦的有關項目信息披露的完備性所帶來的保薦人的盡責問題,以及其在發行報價過程的合規性問題之上。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這一案子或將以類似於隆基股份(601012.SH)與國信證券的立案事件處理。隆基股份的業績大幅下滑僅為「稽查」啟動的切入口,而對其正式立案的原因則是「信批問題」。

  「叫停奧賽康發行,則或被定性為其信批中的有關信息披露違規,造成了市場對其發行價值的判斷出現了誤讀,從而報出如此高價。」上述接近監管層的知情人士透露。

  而在奧賽康暫緩之後的1月12日晚間緊急出爐的《關於加強新股發行監管的措施》,也從側面證實了對於其事件的有關定性。在其首條中便直指「發行人和主承銷商在路演推介過程中使用除招股意向書等公開信息以外的發行人其他信息的,中止其發行,並依據相關規定對發行人、主承銷商采取監管措施。涉嫌違法違規的,依法處理。」

  (編輯:張瑜)

  • 責任編輯:公才金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