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政府應退出壟斷經營土地一級市場

趙曉斌認為,國內外在城市化過程中遇到的最主要問題——土地問題中,他認為最大的「阻礙」仍然是政府。中國真正的支柱產業還是工業、產業, 持續的工業化,機械制造也好, 貿易加工也好,只有工業發展了,才能拉動內需。

\

本報記者 王鵬善

實習記者 余燕明 上海報道

雖然新型城鎮化的規劃久未出台,但這並不影響國內外學者對於這項可能給中國帶來深刻變革的政策的關注。近日,在由上海市人口學會及複旦大學人口研究所等主辦的「中國區域人口與發展學術研討會」上,香港大學中國發展國際研究中心的趙曉斌教授發表了他對中國新型城鎮化戰略的研究和看法。

趙曉斌認為,國內外在城市化過程中遇到的最主要問題——土地問題中,他認為最大的「阻礙」仍然是政府。

「新的城鎮化必須做到以人為本,首先政府退出,最大的障礙是政府。去杠杆化首先是去土地杠杆化,改革公共資源投入分配的格局,重民生。改革財稅制度,比如按人頭、房屋征稅分配的制度等等。」趙曉斌向本報記者提出。

本末倒置的房地產業

《21世紀》:您怎麼看新一屆政府提出的「新型城鎮化」?

趙曉斌:其實「新型城鎮化」主要圍繞三個方面:土地、人口、產業。特別是對土地功能、作用和土地制度的理解上,尤其針對土地財政問題,國內政界學界均有極大迷思, 十分糾結,不知如何改;有些政策, 如房地產是支柱產業更是本末倒置,新的城鎮化必須做到以人為本,首先政府退出,最大的障礙是政府。

去杠杆化,首先是去土地杠杆化,改革公共資源投入分配的格局,關注民生。改革財稅制度,比如按人頭、房屋征稅分配的制度等等。

最大的障礙永遠是政府,只要政府退出相關領域,李克強總理所說的保發展、調結構、促銷費自然就會實現,市場自然會在其中發生作用。

《21世紀》:最近部分專家說到未來城市化房地產仍然是支柱產業,您怎麼看?

趙曉斌:為什麼房地產不是支柱產業?簡單的道理,房地產是近七八年才炒起來的, 在城市經濟學上,是因為工業、產業的需要才會要求建房,房地產的需求是來自工業、產業。 要是沒有工業和產業就沒有房地產業需求了。

房價炒得太高, 已超出大多數人的負擔, 還吸引了社會其它生產資本轉向投入, 它就不是最終消費品了, 而是投資、投機品。它不但抑制消費, 還耗盡和透支了居民和全社會資本。

中國真正的支柱產業還是工業、產業, 持續的工業化,機械制造也好, 貿易加工也好,只有工業發展了,才能拉動內需。

政府要退出壟斷經營的土地市場

《21世紀》:您覺得中國的土地問題和國外的有什麼共同性或者差異?

趙曉斌:土地的發展模式,目前簡單歸納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作為用品、必需品的純居住模式,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歐洲大陸多采用這種模式;

另一種模式是居住加投資的模式,房屋不但要用來居住,還要保值升值,香港、英美采用的這種模式。

這兩者有很大的區別,安居樂業是政府提供房屋給你居住,但不是給你投資;安家置業是政府讓你來購買,政府幫助你安居並幫你置業,但置業應是個人行為,政府實為不必插手。

在土地的一級市場,政府就是地老板。這與其他國家和地區有很大的差異。國家不僅控制土地,而且直接參與經營。中國過去十年把土地作為工具和杠杆的作用, 發揮到極點,今天我們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都可以歸納到政府非常有效地發揮了土地的作用,比如開發區、房地產、基建等。

《21世紀》:那為什麼現在國內的土地政策普遍被外界詬病,或者說到了難以為繼的地步?

趙曉斌:因為政府超強勢加上產權虛置(如集體所有制),事實上就導致政府占有全國土地。不只是占有,政府還是壟斷、支配和經營土地市場。因為這樣最有效、簡單,甚至不勞而獲、無本萬利。

但是, 中國卻誤讀了政府和土地的功能,將土地作為工具杠杆的作用發揮到淋漓盡致、登峰造極。這種做法實際上風險很大。我認為這不是一條好路, 而是中國許多問題的根結。

《21世紀》:所以說像現在土地財政, 日益擴大的地方債務,背後多多少少與土地政策有關。

趙曉斌:這樣擁有並支配經營土地, 不土地財政才怪?所以地方借債常常有恃無恐並以經濟發展為名。

很多學者呼籲在土地流轉中要保護農民權益,實際上卻沒有做到,真正是緣於超強勢的政府,政府永遠是土地流轉過程中的唯一買家,實為土地征用。

至於改革出路,其實不需要翻天覆地、重頭開始學新加坡,但起碼要老老實實學好香港。那就是政府要退出壟斷和經營土地市場。

問題的關鍵, 改革的關鍵是政府, 最大的障礙可能也是政府。

  • 責任編輯:公才金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