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關門“小風波”後隱藏債務“大風暴”

  9日凌晨,美國聯邦政府一場短暫的“技術性”關門意外發生,又突然收場。從表面看,此次“停擺”似乎沒有給政府和美國經濟帶來什麼衝擊;實際上,這場小風波只是更大風暴的前奏:美國即將進入一個無度舉債的新時期,這將給美國乃至世界經濟帶來巨大影響。

  一場共和黨鷹派的“叛亂”

  導致這場短暫關門風波的原因是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8日晚在對臨時撥款法案的投票中意外站出來反對,並拒絕投票,從而人為造成參議院無法在午夜前完成立法程序。

  雖然目前共和黨控制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和白宮,但其財政政策卻日益背離共和黨之前倡導的財政紀律。尤其是按照最新預算案,未來兩年內美國政府開支將暴增。

  這令強調財政紀律的共和黨傳統鷹牌勢力非常不滿,保羅當晚直斥其他共和黨人虛偽。“如今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聯手帶來了萬億美元的赤字,”他説,“我所屬的黨正成為赤字的共謀。”

  為儘快恢復政府開門,參眾兩院9日凌晨先後投票通過撥款法案。不過,在眾議院的投票中,有多達67名共和黨眾議員投下反對票,這被外界視為共和黨的一場“內亂”。

  美國將進入萬億赤字時代

  根據美國國會9日凌晨通過的政府預算案,未來兩年內美國政府的開支將暴增近3000億美元。同時,共和黨主導的減税法案去年底剛剛生效。美國税收聯合委員會的數據顯示,此次税改會使聯邦收入在未來10年內減少1.45萬億美元,其中2018財年和2019財年政府收入將分別減少1350億和2800億美元。

  開支增、收入減導致財政赤字飆升。按無黨派非營利機構美國盡責聯邦預算委員會估算,到2019財年美國財政赤字將達1.2萬億美元,並且此後將長期維持在萬億美元大關之上。

  “最新預算案顯示,我們已永久性進入一個萬億美元赤字的時代,”盡責聯邦預算委員高級政策主管馬克·戈德魏因説,因為政治和經濟原因,很多開支一旦支出就很難取消。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在總統特朗普上台前就曾預計,未來多年內美國政府年度財政赤字規模將維持在5000億至7000億美元水平。去年6月,該機構預計2019財年的赤字規模約為6890億美元。但在短短半年內,減税和增支就令美國下一財年赤字規模預期擴大了近一倍。

  美國負債水平或創歷史新高

  從目前情況看,特朗普政府和控制國會的共和黨已根本性改變了美國政府的財政收支前景。財政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是衡量美國政府負債的常用指標,該數字在3%以下通常被視為較為良性和可持續。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前,美國年度財政赤字佔GDP比例一度降至1.1%低位。此後,為應對金融和經濟危機,政府支出暴增,導致這一比例在2009財年升至近10%的高位。

  此後,在奧巴馬政府任期內,該數字持續下降,2013財年降至4%,2015財年降至2.4%,2016財年小幅反彈至3.4%。但按照最新估算,2019財年財政赤字佔GDP的比例將陡升至4.8%。

  財政赤字飆升,必將進一步推高美國業已龐大的公共債務。按美國盡責聯邦預算委員會估算,到2027年,新預算案將把美國公共債務佔GDP的比例推高至99%。若將其他因素考慮在內,這一比例最高或將升至109%的歷史最高水平,超過二戰後創下的106%的紀錄。

  無度舉債將成美國經濟新威脅

  從長期來看,經濟危機時政府負債增長、經濟繁榮時政府負債下降是常態。特朗普執政以來的新變化卻改變了這一規律:在美國經濟繁榮期債務規模一路暴漲。

  目前美國經濟復甦已經進入第9個年頭,並即將成為美國曆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同時,美國失業率也降至17年來最低的4.1%。數據顯示,美國經濟已接近實現充分就業和穩健增長。美國智庫預算和政策優先中心高級研究員賈裏德·伯恩斯坦的研究顯示,排除戰爭等特殊原因,在實現充分就業之際,政府債務出現暴漲,這在美國曆史上尚屬首次。

  奧巴馬政府首席經濟顧問賈森·弗曼9日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在一個實現充分就業的經濟環境下,製造出高額財政赤字“極其愚蠢”。經濟學家普遍擔心,這種做法將弱化美國政府在面對下一場經濟危機時的應對能力。

  同時,財政刺激措施還可能導致短期經濟過熱,促使美聯儲被迫更快加息,而這也會在中長期內損害美國經濟的增長潛力。

  此外,在美國財政赤字不斷增長的同時,最新統計顯示美國去年貿易赤字也創下了9年來新高。經濟學家認為,這種罕見的“雙高赤字”將導致美元持續走軟,從而給國際資本流動帶來影響。

  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對新華社記者表示,美國可能重演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情形,財政寬鬆加貨幣緊縮的政策組合將導致美國“雙高赤字”持續升高,迫於政治壓力特朗普政府今後可能會採取更加強硬和具有保護主義色彩的貿易政策。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