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奔騰創始人妻子金燕被判賠2億債務 已提起上訴

  近日北京小馬奔騰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遺孀金燕,被小馬奔騰股東之一建銀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天津)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一審判決金燕負債2億元。目前,金燕已向北京高院提起了上訴。

  事件

  法院一審判金燕承擔2億債務

  市場將這樁案件稱為婚姻法司法解釋24條有史以來額度最大的案件。

  李明的妻子金燕表示:“當年的‘對賭協議’,我沒有簽字,鉅額的投資款項,也沒有用於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沒有持有過小馬奔騰的股權,這一切為什麼要我來承擔?”丈夫離世後,生活急轉直下。金燕表示,她在北京的兩處房產已被查封,“現在我和女兒、媽媽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遺產,實際上只有一百萬。”面對生活的變故,金燕表示只能接受,但她從心理上無法接受一夜之間被負債高達數億元的判決結果。

  北京小馬奔騰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當年紅極一時, 更是資本圈競相追捧的對象。然而,2014年1月2日,創始人李明突然離世。此前兩天,正是李明與建銀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天津)有限公司所簽“對賭協議”到期的日子。小馬奔騰由於沒在2013年12月31日前成功上市,所以“對賭”失敗了。

  正是這份“對賭協議”產生的債務,建銀投資公司將李明遺孀金燕告上法庭,北京市一中院近日作出判決:基於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之規定,金燕因夫妻共同債務要在2億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根據24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所以遺孀金燕有責任償還丈夫的2億債務。

  對賭

  建銀文化曾領投小馬奔騰

  小馬奔騰的核心人物李明因心臟病離世後,就開始了擋不住的下坡路。時間節點在2014年1月2日。

  與建銀文化的股權糾紛要追溯到2011年。當年小馬奔騰完成了上市前最後一輪融資,金額達7.5億元。該筆融資由建銀文化領投,信中利、開信創投等跟進,成為當時中國影視業最大一筆融資。

  建銀文化作為投資方,與李明等及其他相關主體簽署了《關於北京新雷明頓廣告有限公司的增資及轉股協議》,約定建銀文化以受讓北京新雷明頓廣告有限公司(該公司于2011年12月改制並更名小馬奔騰)股權和直接增資兩種方式成為小馬奔騰股東,最終持股比例達到15%,入資額4.5億元,成為小馬奔騰的第二大股東,僅次於李明兄妹所組建的北京小馬奔騰投資有限公司。

  公開消息稱,小馬奔騰及作為實際控制人的李萍、李莉、李明與建銀文化還簽署了一份《投資補充協議》。其中約定:若小馬奔騰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實現合格上市,則投資方建銀文化有權在2013年12月31日後的任何時間,要求其任何一方一次性收購建銀文化所持有的小馬奔騰的股權。同時還約定,建銀文化要求其共同或者任一方收購的,應發出書面通知,其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履行收購義務,但其可以自身名義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實施收購。

  當時小馬奔騰瞄上了文化傳媒大發展的順風車,着手準備上市事宜。一組數據可以看出行業的火爆,2014年A股涉及影視行業的併購事件為54件;2015年截至6月30日,上市公司中涉及影視行業併購事件已超過30件,平均一週一件併購案。

  分析

  小馬奔騰“翻車”有必然因素

  李明的離世讓小馬奔騰走上了下坡路:姑嫂相爭、董事長出局、高管離職、編劇出走、投資者維權等。

  李明過世當月27日, 他的遺孀金燕在非常時期當選小馬奔騰董事長、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她對外界表示,直到此時,才知曉有對賭協議的存在。金燕説,為了避免更壞的局面,此時的小馬奔騰開始尋找新的戰略投資者,但是,並沒有取得成功。

  2014年10月底,金燕被罷免董事長職務,小馬奔騰董事長、法人代表,由李莉出任。金燕不在小馬奔騰擔任任何職務。

  三年後,2017年10月,小馬奔騰被公開拍賣,估值僅為3.8億元,接盤者是冉騰(上海)投資諮詢有限公司,在業界並不為人知曉。其創始人李明的姐姐、妹妹——李萍和李莉在兩家公司中的股東身份,已被清除。

  市場認為,自從李明為小馬奔騰選擇了高速發展路徑時,公司創始團隊和小馬奔騰綁定資本路徑,更像一個連環賭局。資深人士認為,靈魂人物的突然去世打亂了公司發展的步調,這是最主要的突發因素;也有不可忽視的必然因素,譬如家族式的商業結構特點過於明顯、股權不清晰、董事會掌舵人的內鬥,以及引進資本的對賭過於激進。在團隊建設的制度方面又過於保守,對核心人才沒有股權激勵,也導致後來人才的流失、業務停滯。

  文/本報記者 劉慎良

責任編輯:李耀威 DF002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