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專訪吳曉求:互聯網金融帶有“特朗普”味道

   互聯網已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動力,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也備受關注。11月24日,在國務院參事室主辦、新華網承辦的“2016國是論壇”上,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金融與證券研究所所長吳曉求表示,互聯網金融的核心是支付革命,其發展有點“特朗普”現象的味道,打亂了人們的思維慣性。

   在談及經濟金融化時,吳曉求認為“中國經濟出現了金融病”的判斷是不準確的。在他看來,“我們不但沒有'經濟金融病',反而要不斷提高經濟金融化的程度,在金融化的程度裏面不斷提高證券化的程度。”

  思客專訪過程中,當主持人問及全民都在討論的“到底買不買房”問題時,吳曉求犀利指出,“房地產價格如此快速上漲,也是把後幾代人的財富都掠奪走了”。讓年輕人“有希望”,所謂希望就是生活的幸福、生活的快樂、生活的安穩,房子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以下專訪整理為部分節選。

互聯網金融有“特朗普”現象的味道,核心在於支付革命

  思客:這兩年金融創新產品很多,最具代表性的是互聯網金融,我看過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比喻,説互聯網金融就像金融業的“五四”運動,它衝擊着曾經躺着賺錢的傳統金融體系,您如何評價互聯網金融和金融創新?

  吳曉求:互聯網金融有點“特朗普”現象的味道,把人們的慣性思維打亂了。中國金融改革是一個基本趨勢,因為中國金融最大的問題是市場化程度不夠、普惠性不夠。中低收入階層,包括小微企業在傳統金融架構中很難獲得應有的服務。並且,當下的經濟結構、經濟運行模式發生了重大變化,特別是網上購物這種消費方式的迅速發展,比如阿里巴巴今年的“雙十一”交易額達到1207億。這些消費模式的變化預示着金融形式的改變,所以,整個經濟運行結構的變化要求金融也進行變革。

  具體來説,金融變革主要朝着三個方向走:第一是市場化,其中非常重要的是利率市場化。第二,是金融的國際化進程。第三,是金融科技的發展。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互聯網金融的發展。

  互聯網金融的確對傳統金融帶來了顛覆性影響,最重要的是在支付方式上。以互聯網為平台的消費模式成了一個主流的消費模式,大多數人都從網上購物了,所以一個以互聯網為平台的支付平台產生了。互聯網金融最核心的是基於互聯網平台的第三方支付,因為它預示着金融的第二次革命。金融的第一次革命叫脱媒,就是資本市場。第二次脱媒就是互聯網金融的支付平台。

  現在人們對互聯網金融關注最多的是P2P,因為它出現了很多跑路現象。但是我們不要把過多精力放在這上面,我們要看到互聯網金融最核心的部分——支付革命,它是互聯網金融對金融所帶來的最重大的貢獻,要正確看待它。

中國沒有“經濟金融病”,金融競爭力體現經濟競爭力

  思客:有一種觀點認為,現在中國經濟的問題是經濟金融化比較嚴重,還有人稱之為“經濟金融病”。您怎麼看待經濟的金融病和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的關係?

  吳曉求:首先我不太贊成説今天的中國出現了經濟金融病,説金融規模太大。就M2來説,我們太大了。但是M2是貨幣,它還沒有變成金融資產。

  我卻認為,中國經濟金融化的程度並不是很高,我們並沒有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全社會總的金融資產加起來也比發達國家低很多。所以我認為“中國經濟出現了金融病”這個判斷是不準確的。

  經濟發展到今天,金融的作用越來越大。但這不意味着金融要拋開實體經濟,形成一個虛擬化或泡沫化的過程,這樣的金融是沒有出路的。尤其是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它的金融必須以實體經濟為基礎。新加坡不同,它的實體經濟不算強,但是金融可以很強大,它以貿易和金融立國。中國是一個大國,實體經濟必須要非常穩健和完善,這是中國金融發展的基石。

  這個判斷並不意味着金融就不可以有大的發展,需要明確的是,對於一個大國來説,經濟最後的競爭力體現在金融的競爭力,並不體現在產業的競爭力。因為未來的資源配置是通過全球來配置、通過金融體制來配置。所以我們不但沒有經濟金融病,我們反而要不斷提高經濟金融化的程度,在金融化的程度裏面不斷提高證券化的程度。這兩個基本趨勢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金融發展的基本趨勢。

房價過快增長不是好事,房子給年輕人信心和希望

   思客:今年三季度房價漲的非常猛,作為經濟學家,同時又是名校校長,您認為年輕人應該買房嗎?

  吳曉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特別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上漲的非常快。有一定的客觀因素,像北京,是全國人民都向往的地方,它的需求非常大,供給又比較有限。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説,它的上漲也是符合預期的。但是,房地產價格如此快速上漲,也是把後幾代人的財富都掠奪走了。房地產價格過快上漲不是一件好事,還是要讓年輕人有希望。所謂希望就是生活的幸福、生活的快樂、生活的安穩,這裏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是要有房子。 

責任編輯:李曉蓉 DN015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