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政委:脱歐後前景不悲觀 英國經濟增長轉強勁

\

圖:在英國退出歐洲匯率體系後,匯價大幅下跌,英國的經濟不僅沒有下滑,反倒還加速增長

  大公財經7月5日訊 與絕大多數看法不同,筆者一開始就對脱歐之後的英國經濟不悲觀。這種樂觀的看法,完全是基於全球化背景下對匯率與經濟之間作用機制的領悟。

  1、脱歐之後的匯率波動

  從本幣對美元匯率來看(直接標價法),以6月30日相對於公投前一天(6月22日)的變化幅度來看,英鎊跌幅最大,達到9.4%;最有可能步英國公投後塵的北歐經濟體貨幣,跌幅在2.0%上下;但歐元跌幅卻相當小,僅有1.6%。與之對應,美元和日圓成為主要貨幣中升值幅度最大的幣種,分別達到2.6%和1.6%。

  給定短期內物價不會發生劇烈波動,雙邊匯率的顯著變化將直接左右實際有效匯率的變化方向。由此,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就是:公投之後,英鎊的實際有效匯率應該出現了顯著下降。

  2、實際有效匯率左右經濟增長

  與封閉狀態下一個經濟體主要依賴內需驅動不同,在全球化時代,實際有效匯率不僅影響着出口的競爭力,還強烈影響着一個經濟體內部的消費和投資潛力在國內外的投放與配置,左右着一國貨幣條件的鬆緊。

  正因為如此,伯南克(Ben S. Bernanke)才在《大蕭條》一書的序言中明確指出:“那些在大蕭條早期就放棄了金本位制的國家從大蕭條中復甦得更快。這個穩健的實證發現是透徹地理解大蕭條本身以及一般的貨幣政策和匯率體系的影響的鑰匙。”也就是説,“誰先貶值誰先復甦”是全球經濟體呈現不同復甦次序的關鍵。

  從本輪全球危機後發達經濟體的復甦序列來看,其實也基本上符合上述規律。全球四大發達經濟體GDP同比增速顯示,從2008-2009年危機中率先復甦且至今較為穩定的經濟體是美國和英國,政府交疊、波動最大的是日本,歐元區也波動較大但略好於日本。

  與之對應,我們進一步觀察這四大經濟體的實際有效匯率,從中可以清楚地發現:目前恢復得最好的美國和英國,是最早通過量寬,使其實際有效匯率降到遠低於其他貨幣的發達經濟體,且持續了五至六年,直到本國經濟實現持續復甦。與之對應,日圓和歐元的實際有效匯率則長時間高懸。如果比較歐元和日圓,歐元的實際有效匯率下行略早;但日圓則直到2012年末才開始下行,雖然目前在發達經濟體中實際有效匯率最低,但時間尚短,到目前僅僅三年。今年以來日圓已經強勁升值,此次英國脱歐,日圓又出現了明顯升幅。

  既然實際有效匯率的下行將為經濟增長提供動力,那麼,此次英鎊大跌超過9%,只要未來不迅速反彈復原,那麼,其就必將會成為未來英國經濟增長的強有力支撐。

  3、匯率崩塌與經濟復甦:英國二十年前的經歷

  雖然説此次英國脱歐似乎是史無前例的,但仔細回想,卻有20世紀90年代初(1993年)英國退出歐洲匯率體系(ERM)堪與之媲美(就是這一仗,令索羅斯一戰成名)。1990年英國決定加入以德國馬克為核心的歐洲匯率體系,結果在加入之後的第二年(1991年)英國經濟就出現了衰退,市場認為英鎊高估了,必定無法維持,於是做空力量突然襲來。最終在1992年9月中旬,英國在外匯儲備大量消耗後宣布退出歐洲匯率體系,英鎊此後一度大跌25%(以英國退出ERM之後下跌到的最低位置1993年2月月度匯率均值相對於1992年1月匯率的月度均值計算得到)。在英國退出ERM匯率大幅下跌之後,英國的經濟不僅沒有下滑,反倒還加速增長,經濟擺脱了衰退,並且在隨後十年裏一直保持在2.5-2.5%之間。(作者為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興業研究副總裁 魯政委)

責任編輯:李小龍 DF005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