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眼中的金融短板

  【學習進行時】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經濟金融工作,近年來提出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舉措,對當前我國金融改革具有重要指導意義。新華網“講習所”今天推出《習近平眼中的金融短板》,通過梳理近一年來習近平重要講話,直擊我國金融行業發展過程中的短板,探尋金融改革突破路徑。

  疏通金融進入實體經濟的管道

  ——2015年7月17日下午,習近平在長春召開部分省區黨委主要負責同志座談會時指出:“要改善金融服務,疏通金融進入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企業、小微企業的管道。”

  金融是實體經濟發展的血脈。針對當前存在的社會資本“脱實向虛”、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金融體制改革仍需發力。

  我國貨幣池子裏的水不少,但向實體經濟傳導仍存在不少體制機制障礙,對此靠大水漫灌無濟於事,而是要依靠改革開放加以破解,提高金融調控和服務的有效性。

  具體來看,一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信貸總量適度增長,加大定向調控力度,支持重點領域、薄弱環節和小微企業,降低服務收費。二要加強對信貸的分類指導,做到有扶有控。三要發揮開發性政策性金融作用,加大對棚改、水利、中西部鐵路等領域的金融服務。四要發揮國家引導基金、政府融資擔保體系等作用,鼓勵金融機構積極提供適應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培育經濟新動能。

  周小川11月25日在人民日報撰文指出,“十三五”時期,應着力加強多層次資本市場投資功能,優化企業債務和股本融資結構,使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重顯著提高。預計從2014年到2020年,非金融企業直接融資佔社會融資規模的比重將從17.2%提高到25%左右,債券市場餘額佔GDP比例將提高到100%左右。

  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金融需求

  ——2015年11月9日上午,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八次會議上強調:“發展普惠金融,目的就是要提升金融服務的覆蓋率、可得性、滿意度,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金融需求,特別是要讓農民、小微企業、城鎮低收入人群、貧困人群和殘疾人、老年人等及時獲取價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務。”

  黨中央和國務院高度重視普惠金融發展。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發展普惠金融”,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大力發展普惠金融,讓所有市場主體都能分享金融服務的雨露甘霖”。

  近年來,我國普惠金融發展呈現出服務主體較為多元、服務覆蓋面較廣、移動互聯網支付使用率較高的特點,人均持有銀行賬户數量、銀行網點密度等基礎金融服務水平已達到國際中上游水平。

  但是也仍然面臨諸多問題與挑戰:普惠金融服務不均衡,金融資源向經濟發達地區、城市地區集中的特徵明顯;普惠金融體系不健全,金融法律法規體系仍不完善,直接融資市場發展相對滯後,政策性金融機構功能未完全發揮,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有待加強;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性不顯著。

  國務院近日印發的《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首次從國家層面確立普惠金融的實施戰略,明確到2020年,建立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普惠金融服務和保障體系,有效提高金融服務可得性,明顯增強人民群眾對金融服務的獲得感,顯著提升金融服務滿意度,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金融服務需求,特別是要讓小微企業、農民、城鎮低收入人群、貧困人群和殘疾人、老年人等及時獲取價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務,使我國普惠金融發展水平居於國際中上游水平。

  堅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2015年11月3日,習近平在關於《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的説明中表示:“要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加快建立符合現代金融特點、統籌協調監管、有力有效的現代金融監管框架,堅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甚至決定着經濟健康發展。”習近平表示。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發展明顯加快,形成了多樣化的金融機構體系、複雜的產品結構體系、資訊化的交易體系、更加開放的金融市場,特別是綜合經營趨勢明顯,這對現行的分業監管體制帶來重大挑戰。

  2015年10月29日,習近平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指出:“今後5年,可能是我國發展面臨的各方面風險不斷積累甚至集中顯露的時期。”我們必須把防風險擺在突出位置,“圖之於未萌,慮之於未有”,力爭不出現重大風險或在出現重大風險時扛得住、過得去。

  習近平表示,近來頻繁顯露的局部風險特別是近期資本市場的劇烈波動説明,“現行監管框架存在着不適應我國金融業發展的體制性矛盾,也再次提醒我們必須通過改革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範系統性風險。要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加快建立符合現代金融特點、統籌協調監管、有力有效的現代金融監管框架,堅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習近平表示,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以來,主要經濟體都對其金融監管體制進行了重大改革。主要做法是統籌監管系統重要金融機構和金融控股公司,尤其是負責對這些金融機構的審慎管理;統籌監管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統、清算機構、金融資產登記託管機構等,維護金融基礎設施穩健高效運行;統籌負責金融業綜合統計,通過金融業全覆蓋的數據收集,加強和改善金融宏觀調控,維護金融穩定。這些做法都值得我們研究和借鑑。(記者 屈紹輝 楊曉波)

責任編輯:江山 DN003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