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據表明 當前貨幣增速仍在調控目標範圍內

\

  制圖:張芳曼

  9月末M2增速剔除了「衝時點」因素影響,未來將穩定在13%左右的目標區間

  10月16日,市場高度關注的前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揭開了面紗。

  央行統計顯示,9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20.21萬億元,同比增長12.9%;狹義貨幣M1余額32.72萬億元,同比增長4.8%。「目前M2增速基本上仍在年初預期調控目標範圍內。預計未來貨幣供應量仍會保持平穩增長,穩定在13%左右的目標區間。」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鬆成表示。

  「這裏需要說明一下,9月末M2增速是剔除基期『衝時點』因素影響後的可比口徑數據」,盛鬆成坦言。

  原來,多年來我國商業銀行實行時點考核,為了完成規模任務,在月末、季末等關鍵時點往往會人為地增加存款、貸款,業內稱為「衝時點」。為了有效遏制存款季(月)末「衝時點」現象,9月11日,銀監會、財政部、央行聯合發布並實施了《關於加強商業銀行存款偏離度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商業銀行的月末存款偏離度不得超過3%,並嚴禁商業銀行通過高息攬儲、非法返利等手段對存款「衝時點」。

  「這一政策會導致貨幣供應量實質上的不連續與不可比」,盛鬆成說,今年9月末,主要金融機構存款偏離度僅為0.9%,基本不存在「衝時點」現象;而去年同期則高達2.4%,具有明顯的「衝時點」特征。「因此,今年9月到明年8月如果仍按照原來的方法計算貨幣供應量增速,貨幣供應量實際增速將被大幅低估,影響社會各界對經濟金融形勢的準確判斷。」

  「為此,需要剔除不可比因素,也就是剔除去年同期存款『衝時點』的金額。經可比口徑調整後的貨幣供應量增速可基本糾正貨幣供應量增速的低估」,盛鬆成說。

  他強調,隨着經濟總量增加和經濟潛在增速放緩,未來貨幣信貸增速可能總體會趨於下降,對此應客觀看待。同時,隨着市場深化和金融創新加快發展,影響貨幣供給的因素更加複雜,貨幣短期波動性增大,因此不宜對貨幣增速的短期變化過度解讀。

  全年人民幣貸款可能接近或超過歴史最高水平,專家認為利率存準率將基本保持穩定

  盛鬆成認為,總體看,當前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適度增長,信貸結構繼續改善,市場流動性比較充裕。

  初步統計,2014年前三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為12.84萬億元,為歴史同期次高水平,比最高時的去年同期少1.12萬億元,但比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期間的2009和2010年同期平均水平多1.56萬億元。

  前三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7.68萬億元,9月份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8572億元,超出市場預期。「從前三季度人民幣貸款的數據看,全年人民幣貸款可能會不低於甚至超過9.5萬億元,可能接近或超過歴史最高水平」,盛鬆成說。

  信貸總量合理適度增長,信貸結構也出現積極變化。比如,前三季度,棚戶區改造貸款同比增長79.4%,增速比上季度末高12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高52.9個百分點;再如,前三季度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4.55萬億元,同比增長13.5%,比同期大型企業貸款增速高4.1個百分點,比中型企業貸款增速高1.8個百分點,比各項貸款增速高0.3個百分點。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判斷,未來,央行和監管部門鼓勵銀行合理投放信貸,支持實體經濟穩增長、調結構的力度將適度加大。「但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不會改變,存貸款基準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將基本保持穩定,央行將繼續采取定向操作,加大結構性支持力度,多措並舉引導市場利率下行。」

  9月末外匯儲備沒有跨過4萬億美元大關,外儲增速放緩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現象

  6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99萬億美元,離4萬億美元僅一步之遙。令人略感「意外」的是,9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89萬億美元,不僅沒有跨過4萬億美元大關,還比6月末減少了0.1萬億美元。

  「外匯儲備不增反減,可能是因為一方面,雖然貿易順差較多,但由於企業改變了對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的預期,結匯有所減少;另一方面,隨着企業『走出去』步伐的加快,資本流出也有所增加。」連平說,「外匯儲備增速放緩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現象。」

  此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曾表示,外匯儲備積累增強了中國的國力,提高了我們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提高了國際清償能力。但是,任何事情有利必然有弊,外匯儲備多也有一些不利的影響,主要體現為由此帶來的央行基礎貨幣投放比較多,可能帶來通脹壓力、資產價格上漲壓力。此外,外匯儲備多也會導致經營管理難度加大,並且容易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觸發一些貿易或投資的摩擦。

  「可能剛開始外匯短缺時增加外匯儲備帶來的好處是主要的,但隨着外匯儲備增長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帶來的一些負面的作用就會大一些」,管濤說。

  (原標題:央行數據表明 當前貨幣增速仍在調控目標範圍內)

責任編輯:張文婧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