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多遠

  2014年9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度古吉拉特邦開始了訪印之旅。

  在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的共同見證下,雙方簽署了關於設立輸變電設備產業園區,中國廣東省和古吉拉特邦、廣州市和艾哈邁達巴德市結為友好省邦、友好城市的協議。

  9月17日也是莫迪的64歲生日。除了生日蛋糕,習近平主席還贈給喜好國際象棋的印度總理一副玉質國際象棋、一幅山水雙面繡以及《玄奘之路》電影紀錄片。

  莫迪推崇玄奘精神,古吉拉特邦也是當年玄奘修行之地,他希望以複興玄奘精神為切入點開展中印交流。

  這是兩個都處在改革關口的大國。

  根據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中國提出了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確定了15個領域、330多項重要改革舉措,正在全面推進。

  2013年出任印度總理的莫迪,則為新政府確立了改革官僚體制、改善基礎設施建設等十大優先事項,致力於建設一個團結、強大、現代的「傑出印度」。

  莫迪表示,印中兩國有着相同發展抱負,是「兩個身體、一種精神」。印中兩國國名英文頭兩個字母拚寫在一起,就是「英寸」(inch)一詞,兩國應該以「從英寸到英裏」的精神推動印中關係發展。

  習近平在印度媒體發表的署名文章中說:「中國和印度發展都面臨歴史性機遇,中國和印度的民族複興之夢相互契合。」

  他提到,20多年前,鄧小平同志說:真正的「亞洲世紀」,是要等到中國、印度和其他一些鄰國發展起來,才算到來。

  「古吉拉特模式」的印度期待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姚瑋潔/北京報道

  莫迪自己也曾提到,古吉拉特邦是印度發展中的排頭兵,率先革新,

  率先做一些別的地方沒有做的事情,讓古吉拉特邦成為帶動印度騰飛的試驗田

  為什麼印度總理莫迪要在古吉拉特邦接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答案一:他從2001年起擔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至2013年當選總理後卸任,是這個地區任職時間最長的「一把手」。

  答案二:這個相當於中國省一級的地區是印度經濟增速最快、最具發展空間的地方。

  如果還有答案三,那一定是如莫迪所說:古吉拉特邦就是印度的廣東。

  改革、開放,修建基礎設施,簡政放權,這些中國人無比熟悉的關鍵詞,正以古吉拉特邦為中心,向整個印度擴散。

  兩個大國,以喜馬拉雅山為鄰,歴史問題和現實挑戰,無法隔閡雙方的聯係——因為要發展。

  「古吉拉特模式」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

  「印度人對中國的印象就是北京上海、吃面條的國家、功夫的國家;中國人一想到印度,就是舞蹈、瑜伽、軟件。」古吉拉特中央大學中國文化社會係主任、曾為莫迪擔任翻譯的普拉巴·庫馬爾對《瞭望東方周刊》說,13億人口和12億人口,應該更加熟悉對方。

  要想富、先修路

  庫馬爾說,古吉拉特邦的農村100%通路,「這在印度是個奇跡」。

  「中國有個說法,要想富裕,必須先通路。莫迪抓住了這個事情。」他說。

  印度的基礎設施缺乏,一種說法是該國每年25%的工業產出在運輸途中損失。

  印度的GDP增速已自2010年的10.5%下滑至2013年的4.8%。除了官僚主義,基礎設施被認為是主要制約。

  這個國家獨立後一直采用政府集中管理的方式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和管理,在久久未能取得進展後,於上世紀90年代早期開始向私人資本開放基建領域,但效果不盡如人意。

  從1999 年開始的10年裏,印度建設了約1萬公裏公路。

  世界經濟論壇的《國際競爭力報告》顯示,印度基礎設施建設水平在148個國家中排名第85,兩個最大的城市新德裏和孟買,排名均落後於北京和曼谷。

  北京大學南亞學係主任姜景奎對本刊記者說,「印度整體的基礎設施,你去過就知道了……」

  「要想富,先修路,莫迪也倡導這個口號。」他強調說。

  古吉拉特邦與印度其他地區的第二大不同是極少停電,庫馬爾同樣毫不吝嗇地用「奇跡」予以褒獎。

  「在首都新德裏,天氣特別熱的時候,幾乎天天停電。還有孟買,相當於上海,是金融中心,可是高樓很少。因為沒有電,沒辦法給電梯供電。」他說。

  莫迪在古吉拉特邦的一大作為,就是推動私營企業投資電力設施、建設電廠,雖然電費稍高,「老百姓至少花錢也能買到」。

  古吉拉特邦的電力情況,也令暨南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中印比較研究所主任賈海濤用「十分震驚」來形容。

  「古吉拉特邦已經成為印度經濟發展的火車頭,這個例子很說明問題。」他在接受本刊采訪時說,「古吉拉特邦發展得好,應該是莫迪領導能力的展現,他的個人能力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在印度來講,不能不說是個奇跡。」

  兩次見過莫迪的姜景奎則形容,從交通、招商引資的態度到實踐,莫迪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很直白、不轉彎、不怕得罪人,印度大使都挨過他罵,當着我的面就跟下面官員說,你怎麼能這樣呢?總之,很有個人風格。」

  在他看來,這種性格是莫迪能夠解決古吉拉特邦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個主要原因。

  關係基礎設施投資成敗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招商引資以及與之有關的改革。

  印度的開放

  按照預測,整個印度現時需要超過1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入,其中半數應來自於私人資本。

  2005年,印度政府放鬆了外商投資政策,允許一些領域接受外商全額直接投資,並設立機構加快審批流程。

  高通脹率和高利率是國內外公司不願投資印度長期項目的主要原因。

  在這個背景之下,古吉拉特邦的情況是,「作為一個高度工業化的地區,近30年來因為紡織業的衰弱,導致工業部門水平整體下滑。」古吉拉特大學商學院教授維傑拉什米·查瑞告訴《瞭望東方周刊》,新世紀開始,良好的基礎設施成為古吉拉特邦的優勢,工業部門又開始出現提升。

  「但這一次是不同的發展方式,新的領域,例如制藥、汽車、化學工業等等,開始主導經濟的發展。除了制造業,服務業例如銀行、財務和健康管理等行業也得到了發展。」他說。

  印度最著名的汽車企業塔塔集團本來計劃在西孟加拉邦興建工廠,但是在征地時遭到農民乃至當地官員的抵制,進退不得。

  莫迪則主動找到塔塔集團,提供土地和稅收等優惠政策,「這個事情起到一個帶頭作用,標致等公司全都過來了。」庫馬爾說。

  查瑞提到的另一個例子是,莫迪通過每年舉辦一個名為「充滿活力的古吉拉特邦」的慶祝活動,把古吉拉特邦放在世界經濟版圖上,這種努力是歴史性的。「我希望他能夠在接下來的幾年讓整個印度都充滿活力。」

  在日本首相安倍訪問印度時,作為印度總理的莫迪承諾,對日本企業實行一站式批準,並縮短審批時間。他決定設立一個日本事務特別管理組,並建議日方也派出兩名人員加入這個小組,幫助審核商務提案。

  經濟學家認為,這種模式不會僅僅針對日本,也可能將成為印度對外開放的主要舉措之一。

責任編輯:張照龍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