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興銀行CEO加冕禮

  加冕禮

  如何在短短六年間將一個已然失控的金融巨獸馴化為全球銀行營收排名第二的佼佼者?法興銀行全球CEO Frederic Oudea 自有妙招

  時年45歲的天主教徒吳棣言(Frederic Oudea)遭遇了人生最大的一次挑戰。那是2008年5月,整整一個春天,法國興業銀行(下稱法興)總部巴黎辦公室內都彌漫着沉重悲壯的氣氛。這裏徹夜燈火通明,這位剛剛上任的法興銀行全球CEO不得不夜以繼日與下屬商議決策。

  這家創建於拿破侖時代、經歴了兩次世界大戰並最終成為法國工商界支柱之一的機構正深陷生死邊緣。令法興蒙羞的是一宗簡單而狡猾的欺詐案,31歲的法興銀行交易員傑洛米·科維爾(Jérome Kerviel)利用監管漏洞,秘密開展違規交易。

  在過去的兩年間,科維爾對歐洲股市未來的走向投下了巨額籌碼,並創設了虛假的對衝頭寸,以掩蓋自己的操作蹤跡。這宗欺詐案導致法興損失49億歐元。法國興業銀行不得不迅速解除了他聚斂的股票衍生品頭寸,預計總金額在500億歐元。與此同時,美國次貸危機也導致該行額外損失了20億歐元。

  接踵而來的打擊頗具致命性,一些傳聞稱法興完全有可能被競爭對手收購。垂涎三尺者包括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édit Agricole)、匯豐銀行、德意志銀行、西班牙國際銀行等。

  這一切都令剛剛履新的吳棣言如坐針氈—上任之際,沒有香檳紅毯,他甚至無暇顧及在醫院待產的妻子及即將出生的兒子。當時的法興已經失控—賬面虧損高達78億美元,總部廣場上充斥着員工抗議遊行,其股價也一落千丈。

  人們認為法興會成為第二個巴林銀行,兩者所受劫難頗為雷同—1995年2月,擁有233年歴史的英國巴林銀行,因「魔鬼交易員」尼克·利森(Nick Leeson)的一筆巨額虧損交易而直接倒閉。在此之後,銀行內部的風險管理變得更為嚴謹了—各家銀行安裝了複雜的監控係統,以避免類似災難再次發生,但災難還是發生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厄運之後,巴林、法興的命運卻迥然不同。吳棣言帶領法興走出了交易員醜聞的陰影,無論是隨後爆發的全球金融風暴,還是席卷全球銀行業的巴塞爾協議Ⅲ,法興均能坦然應對。2013年,法興全年營淨利潤22億歐元,較2012年增加了2.8倍。如此成績頗為驕人,吳棣言不僅向世人證明了自己,他所掌舵的法興在經歴大刀闊斧的精簡和內部改革之後,也以輕鬆姿態迎來150歲生日。

  今年10月,吳棣言將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大皇宮(Grand Palais)—一棟已有百年歴史的建築裏慶祝法興150周年生日,吳棣言將親自邀請眾多嘉賓參與見證這一神聖時刻。在法興人看來,即便未來仍難以言說,但昔日的光輝已足夠榮耀。危局吳棣言堪稱銀行家中的少壯派。在法興百年歴史上,從未有一個人像他那樣,從首席財務官、首席執行官再到董事長,前後只用了6年時間。而這正是吳棣言的宿命。「交易員事件對我來說是命運的安排。我非常幸運,在那個時間節點正好有這麼一個機會去解決危機。這是我職業生涯中不可預測的轉折點。」吳棣言對《環球企業家》說。

  年輕時,他一度以為自己會終生從政。吳畢業於素有「總統搖籃」之稱的法國國立行政學院,歴史上有多位法國總統、總理及超過8000名政府高官畢業於斯。他也曾就職於法國政府預算部及財政部,並擔任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齊(Nicolas Sarkozy)的顧問。

  1995年,吳棣言被法興銀行前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丹尼爾·布通(Daniel Bouton)慧眼識珠,招至麾下。吳棣言正是丹尼爾·布通所欣賞的社會精英。在丹尼爾·布通統領法興的十五年內,法興在衍生品交易上采取了激進作風,並大力倡導精英文化。丹尼爾·布通充分利用法國教育體係培育出色數學家的才能,建立了世界一流的股票衍生品業務。從1990年到2008年,法興銀行衍生品部門從25人擴展3500人,增長了100多倍。由於專門對市場走勢進行複雜的押注,該業務的利潤非常豐厚,以至於丹尼爾·布通可以令人信服地認為在銀行業中,規模不是一切。法國興業銀行也因此可以遠離合並,獨善其身。

  在此背景下,吳棣言從法興銀行倫敦公司銀行業務部主管開始銀行家生涯,他很快晉升為法興全球股權業務部運營總監。2003年1月,他開始擔任集團CFO,是當時高層中最年輕的一位。

  但很快經歴交易員欺詐事件之後,人們發現丹尼爾·布通的戰略開始顯得不那麼令人信服了—如果這一戰略完美成立,那麼一個交易員何以能獨自隱藏比當年摩洛哥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還要高的巨額頭寸?

  魔鬼交易員醜聞傳出之後,丹尼爾·布通等高管被迫辭職。一時間,法興群龍無首陷入混亂。當時的吳棣言正擔任法興首席財務官(CFO)。想起事件的來龍去脈,他至今仍不寒而栗。2008年1月18日,這是一個寒冷的早晨。吳棣言還沒走進辦公室,法興企業及投資銀行業務部主管皮埃爾·穆斯迪爾(Jean-Pierre Mustier)就將交易員醜聞一事告訴了他。

  當天下午,法興就緊急組建了一個調查小組,開始對整個事件進行調查。那段時光,吳棣言整天埋頭於各類報表之中,分析法興的頭寸表,計算可能出現的損失。20日淩晨,所有的頭寸被最終確認,法興董事會在當天下午六點半召開緊急會議,吳棣言帶來的消息震驚了所有的人。根據查清的違規持倉情況,法興欺詐交易的賬面金額高達約500億歐元。

  500億歐元幾乎相當於當年法興全年淨利潤總額的十倍。若不迅速處理這些交易頭寸,後果將不堪設想。21日,法興在非常不利的市場環境下進行緊急平倉,整整拋售了三天,最終實際損失仍高達49億歐元,這相當於海地全年的GDP。

  為了填補巨額虧損的資金缺口,2008年2月,法興宣布緊急融資55億歐元。「由於時間限制,我們只有三周的時間完成如此巨大的增資項目。」法興中國董事長馬蓉露(Anne Marion·Bouchacourt)向《環球企業家》透露說。當時她任法興集團全球人事部負責人,由於法興大部分員工為持股人(總計持有約6.5%的股權),她需要不斷跟工會溝通,以說服員工增資時也能增持股票。

責任編輯:張照龍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