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宏觀經濟 > 政經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企業大佬們如何暢想十八屆三中全會?

被寄予改革厚望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於11月召開,各方對其充滿期待。不同的人對不同的期待,不同的需求,有的人可能失望,有的人可能興奮,這個我覺得無所謂,但是一定會這樣,因為就是由於我們這個體制決定的。

  被寄予改革厚望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於11月召開,各方對其充滿期待。對中國的企業家來講,能夠清晰地把握「政治、經濟天氣」向來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讓我們來看看柳傳志、任志強、陳東升、黃怒波、馮侖等企業家對即將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有什麼期待?

  1、柳傳志:經濟政策會更加開放

  9月22日,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出席弘毅投資十周年慶典時表示,即將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經濟政策上會更加開放,這對企業發展是利好消息,而他本人最關心的是土地確權。

  做實業的到底如何排兵布陣,必須密切關注政策的走向和動態。最近我們頻頻開會,研究政策趨勢,分析如果政策更放開我們怎麼做,如果收緊我們怎麼做。隨着逐步傳達出的一些信號,中國的經濟政策逐漸明朗,我們心裏越來越踏實,也比較放心了經濟政策上未來是會進一步開放的。

  分析此判斷的依據時,柳傳志列出了幾點理由:1)金融領域,允許民營企業進入銀行就比以前開放了一步。2)城市城建允許民營企業進入參與,也是很大的開放。3)農民土地確權問題得到了關注,如果以後房地產市場發展正常化,地方政府能更多依靠稅收而不是賣地來得到收入,會為地方帶來持續的發展動力。4)城鎮化的發展,大量人口從農村轉移到城市,保證了房地產行業不會一擁而上,但也不會被限制得不能發展。5)服務業得到重視,尤其教育、醫療等基礎服務業,將解決大量人口的就業。

  除了進一步放開經濟,還應該繼續精簡機構、精兵簡政。1983年我在中科院工作時,需要把中科院領導的材料報給中組部,要花費很大的精力、人力、時間來寫報告,但其實沒有太大用。類似這樣的事情要往下減。」目的是為了:「讓幹部做更多有效率的工作」。

  2、任志強:不解決產權問題我們不敢投資

  8月25日,亞布力論壇上,任志強說我覺得中國的經濟問題很重要的一個是私有產權的保護問題,如果企業家的財產權利和做人的權利不能得到保證的時候,今天是你,明天就是我,所以每個人要把這個問題當成自己的事做討論。

  所以我想三中全會最後給人們,如果僅僅是說經濟上放開哪些,你可以進行投資,但如果不能消除人們對財產權利的保護和個人權利保護的恐懼感,我不覺得這次的三中全會能像前面所說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那樣產生一個巨大的推動作用。如果真想像十一屆三中全那樣會給出了是中國政治上的一個保證,就是說先對曆史的問題做一個說明,黨內若幹問題的幾點意見,然後大家就放心了,應該這樣,可以充分的往前跑,否則要想讓中國的經濟真正能走入正軌還有一段距離。

  3、陳東升:我堅信它會有新的東西

  大家現在很期待十八屆三中全會。當然為什麼三中全會,大家都很知道,一中全會決定黨中央,二中全會決定政府體係,不討論具體問題。到三中全會就新一屆政府要討論他們的施政綱領,從這一點來講,每一屆三中全會肯定,它基本上是新一屆政府的未來的施政綱領,一定會有新東西。因為它要指導未來5年的發展,它要根據國際國內形勢的整個來判斷,中國未來的發展,我堅信是會有新的東西。

  但是不同的人對不同的期待,不同的需求,有的人可能失望,有的人可能興奮,這個我覺得無所謂,但是一定會這樣,因為就是由於我們這個體制決定的。當然現在中國的經濟走到這一步,我還是,我的觀點從來都是很公開的,特別是在紀念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時候,我認為過去30年政府主導經濟取得了成就,這是事實。有的人就不接受這個,不承認這個,所以這個是理論上有不同的看法,這是正常的。

  但是對未來中國30年,我很清晰地,我就說建立法制社會,還有一個建立小政府大社會。那麼小政府大社會就是要政企分開,就是要把經濟還給市場,就是要鼓勵民營經濟的發展,當前中央的政策是把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同等對待,或者是雖然是同等對待,國有經濟還是排在前,還有有一定差異。這個我覺得,國家的國情,中央怎麼決策,我們都能理解,我們作為一個市場化的企業,我們就要做好我們的事。所以像我做企業,我就是三句話,堅定地走專業化道路,堅定地走市場化道路,做市場的好學生,這是我的一個訴求。

  4、馮侖:不是走夜路吹口哨

  馮侖開玩笑說,他的幹爹曾經調侃過他,說馮侖18歲的時候第一次聽說改革,就像少女聽說愛情一樣第一次心動,「你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給自己壯膽。」

  但是,馮侖並不認同,他說他38歲被改革,最後下海做生意,到48歲這個事都快遺忘了,大家才開始說改革。他認為,他的心裏一直期望,三中全會以後,再談到改革的時候,就不是走夜路吹口哨,而是要在陽光下唱心裏的歌。

  其實改革是分兩部分的,一部分是拆,一部分是建。以前我們比較注重拆,現在建就比較難。我覺得作為企業家,我們在公益領域做一些正面的事,那我們就能在社會建設方面發揮力所能及的作用。

  • 責任編輯:欣哲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