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宏觀經濟 > 財經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銀玉芝:治理鎘米從公開污染真相開始

一些地方可能錯失了土壤和水資源污染的早期治理時機,而消除鎘米危機和治理土壤、水資源污染問題,注定是個長期的過程。一些地方可能錯失了土壤和水資源污染的早期治理時機,而消除鎘米危機和治理土壤、水資源污染問題,注定是個長期的過程。

  一些地方可能錯失了土壤和水資源污染的早期治理時機,而消除鎘米危機和治理土壤、水資源污染問題,注定是個長期的過程。最重要的是,要立刻行動起來,不妨從公開污染真相開始。

  繼廣州檢出鎘超標大米及米制品後,廣東順德食藥監局20日通報了順德市場大米抽檢結果,9批次大米鎘超標。最新報道還顯示,肥料和水源可能是污染源;而在3個月前,就有大米加工企業知道其采購的稻穀鎘超標,但依舊生產和銷售,直到最近才停產。

  從目前已知的情況看,稻米被污染應該不是出現在加工和流通過程,而是在種植環節土地和水資源被污染是主要因素。追根溯源並不難,難的是直面和解決問題。

  早在兩年前,就有媒體調查顯示:重金屬鎘正通過污染土壤

  侵入稻米;這種情況可能已存在一二十年;鎘超標大米能輕易流入市場。報道披露後,不知道相關部門做了什麼,但今天我們看到的是鎘米流入市場。而且,越來越多的報道和數據揭示,不僅僅是鎘米,可能還存在其他重金屬污染,比如鉛。

  鎘污染似已成沉屙。反思起來,一些地方在以經濟增長為主軸的發展思路下,各類污染問題沒有得到足夠重視,才發展到如今這般嚴重的程度。

  那麼,土壤到底被污染到了什麼程度?相關部門沒有披露最新的詳細情況。根據環保部2006年公布的一組數據,當

  時中國受污染的耕地約有1.5億畝,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萬畝,固體廢棄物堆存占地和毀田200萬畝,三者合計1.85億畝。

  最新的報道也證實水源和土壤污染,至少是部分區域、流域廣東市場的鎘米起碼來自湖南、廣西、廣東3省份。於此而言,專家所言換着吃不同地方的米,恐怕不是什麼好辦法。

  如果對鎘米追本溯源,會發現,應當為此次廣東市場上流通的鎘超標大米負責的主體,幾乎囊括了從稻穀生產、到流通、到衛生及食品安全監管部門等群體。但無論如何,即便是土壤污

  染導致了鎘米,也不能成為鎘米流入市場的理由。

  一些地方可能錯失了土壤和水資源污染的早期治理時機,而消除鎘米危機和治理土壤、水資源污染問題,注定是個長期的過程。最重要的是,要立刻行動起來,治理污染不能再說一套做一套,不妨從公開污染真相開始,從公開鎘米品牌開始,從問責相關責任人開始。更進一步,須從根本上改變一些地方的政績考核體係,徹底摒棄落後的經濟發展模式,將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放到重要的位置上來。

  本報特約評論員銀玉芝

 
  • 責任編輯:安吉羅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