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宏觀經濟 > 專家觀察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余豐慧:高盛清倉工行耐人尋味

高盛清倉工行股份正值中國GDP增速下行,外界唱空中國銀行業論調盛行之際,拋售的時間點頗為耐人尋味。高盛清倉工行股份以及其他外資投行、金融財團紛紛賣出中資銀行股份,與過去對中國銀行業的影響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余豐慧

  5月20日,知名投行高盛售出其持有的最後一筆工商銀行H股,為二者之間的7年合作畫上句號。

  2005年到2010年間,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先後在港上市。除農行外,建行、中行和工行改制重組上市的一大特點是引進高盛等國際投行以及金融財團。隨着高盛清倉工行所有持股,有必要對銀行上市引進海外戰略投資者的得失進行必要的梳理。

  按照當時的說法是,引進外海戰略投資者,一方面可以引進戰略投資資本,彌補資本金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引進國際投行和金融財團的管理經驗,實現戰略投資的目的。

  從高盛2006年入股工行,直到如今清倉走人看,主要有以下幾個特點:首先,高盛入股工行大賺特賺,入股工行伊始就是為財務投資而來。其次,高盛減持最終清倉工行股份速度之快令人思考。高盛累計6次減持完工行股份,其中最近12個月就減持了3次。其他中資銀行近兩年來也頻遭減持。匯豐清空15.6%平安銀行股權,美國銀行也在去年底出售建行的大部分股份。再次,無論是高盛、美國銀行,還是新加坡的淡馬錫財團入股中資銀行,幫助中資銀行引進先進國際管理經驗,實現戰略投資的目的,履行得似乎不到位。

  高盛清倉工行原因何在?從宏觀上看,不看好中國經濟未來發展趨勢是主要原因。在這個大背景下,高盛等認為中國銀行業的暴利時代已經過去,再想維持目前高位可能性不大,從資本市場來說目前股票價位應該是最高點,已經實現了自己入股中資銀行的盈利目標,到了就此抽身走人的時候。同時,隨着中國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增大,許多行業產能過剩嚴重,銀行信貸資產風險凸顯,也是高盛離場走人的原因之一。

  高盛清倉工行股份正值中國GDP增速下行,外界唱空中國銀行業論調盛行之際,拋售的時間點頗為耐人尋味。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是我們尋求經濟轉型所需付出的一時之代價,中國經濟增長潛力不但沒有消失而且是巨大的,關鍵在於利用有效政策手段將其挖掘出來,過度看空中國經濟最終必將落空。

  筆者以為,中國銀行業整體狀況是健康的,特別是商業銀行體係是穩健的。截至一季度末中國銀行業不良貸款率雖然走高,但仍低於監管要求的底線。

  因此,高盛清倉工行股份以及其他外資投行、金融財團紛紛賣出中資銀行股份,與過去對中國銀行業的影響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中國銀行業包括上市銀行已經不懼怕唱空,也不會被唱空所迷惑而「上當」。

  面對高盛的全身而退,我們要下決心化解資產風險,對不良貸款采取保全措施,避免更大損失。同時,盡快扭轉經濟下滑局面,使得經濟增速保持適度增長,通過經濟增量化解和稀釋信貸資產風險。

  • 責任編輯:安吉羅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