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革者徐和誼

  徐和誼一直是中國汽車行業的新聞人物,最近他的熱度有增無減。

  無比坦誠的徐和誼在這樣的時刻不會默不做聲。於是我又一次見到了他。

  他説——從追隨者到領跑者,是北汽人矢志不移的初心;由大到強、走向世界,是他堅定不移的“北汽夢”。

  就像之前他的每一次現身一樣,他神采奕奕,滿面春風,彷彿從來都沒有情緒低落的時候。

  就像之前他的每一次發聲一樣,他傳遞着積極、樂觀、向上的資訊,彷彿他的人生始終保持着灼熱的高温。

  自信,硬朗,大氣,進取——這就是徐和誼。所以,徐和誼是北汽的定盤星。變革,創新,奮鬥,進步,讓你快速感受他身上這股精神氣質,也所以,徐和誼領導的北汽始終保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全面新能源化——變革者的路徑選擇

  新能源是汽車行業未來發展的方向,這是共識。但在很多汽車企業的盤算中,傳統汽油車業務將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擔當主流,因而對新能源業務還多少有所保留。但徐和誼領導的北汽,態度要積極和樂觀得多。

  2017年11月,北汽集團年度新能源汽車工作會議提出了全面新能源化戰略,在全行業率先啟動了全面電動化轉型。提出兩個新目標:2020年在北京地區停止銷售傳統的燃油車,2025年在全國停止銷售傳統的燃油車。

  在新能源業務上,北汽是中國汽車企業中第一個嚐到甜頭的企業。它對新能源業務的部署可以説業界最早,2009年就率先成立了新能源汽車公司,開展純電動汽車業務。得益於先發優勢,北汽的純電動汽車銷量領跑全球,很快就將成為國內第一個上市的新能源整車企業。

  在新能源業務上,北汽也是中國汽車企業中轉型需求最強烈的企業。它地處大京津冀地區,對環保的要求最高,對汽車企業發展的門檻要求最高,對新能源汽車的需求量也最大。北汽利用新能源戰略,把外部壓力變成了轉型動力,揚長避短。今年3月,國家級的新能源科技創新中心花落北汽,為北汽的全面新能源化再添籌碼。

  北汽的全面新能源化,既包括整車,也包括零部件;既包括國內業務,也包括國際業務。其中,整車企業中,除北汽新能源外,北京汽車股份公司、昌河汽車的新能源業務也將強力推進。據悉,北京汽車股份公司主攻混合動力和燃料電池技術,而昌河汽車的純電動物流車也已投入市場。

  全面新能源化不是簡單的產品調整,而是牽一髮動全身的大戰略。伴隨着全面新能源化,帶來了三大整車業務主體之間的同業競爭問題、關聯交易問題和資源共享問題。為此,北汽集團下一步在資本結構、組織結構和業務結構上都將有所調整。徐和誼躊躇滿志,“我們想結合國企改革,在市裏的指導下,做一系列的事情,最終真正實現集團化,形成1+1>2和資源充分的共享。”

  改革創新——變革者的方法論

  蘋果創始人賈布斯説過一句話:領導者和追隨者的區別,在於創新。這句話被徐和誼經常引用。

  體制機制創新是最根本的創新,徐和誼特別講到了外界很關心的國企改革。北汽是首都經濟最重要的支柱企業,用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原話説,北汽是北京的“金字招牌”,是“第一支柱”,——徐和誼強調,這是北汽國企改革的前提。因而,“北汽的國企改革是要嚴格按照北京市的統一部署,在國資委的直接領導下,按照國家深改委和國務院國資委對國企改革總體要求穩步實施。”這段話的背後,是徐和誼一如既往的篤定和自信。

  徐和誼還透露,北京市國資委已經決定把北汽作為市屬國企改革的試點,先從董事會開始改革,增加外部董事比例,並進一步給董事會授權,同時經營班子和技術業務骨幹的股權激勵和職業經理人的市場化選聘及也相繼開始。北汽新能源已經在去年三季度率先實行股權激勵,是北京市屬國企第一家,“效果還不錯。”

  北汽的國企改革會不會引入民營企業,搞一把傳説中的“混改”?北汽新能源要上市,北汽股份和北汽福田已經上市,“都上市了還談什麼民企不民企,出資人百十來個,還什麼混改不混改?”徐和誼還透露,未來北汽整車業務板塊A股和H股都要打通,實現全面的資本化和證券化。

  北汽體制機制改革的另一動作,是建設“頭腦型”總部,目前進入方案的最後論證階段。據透露,這將是一個頗有力度的方案,意在通過組織機構調整、人力資源優化、激勵機制改革和企業文化激活,提升北汽集團總部的決策力、執行力、服務力、控制力,最終指向總部價值創造能力的提升,使總部真正成為決策科學、執行高效、服務到位、管控有度的指揮中樞。“頭腦型”總部建設,是北汽提升管理水平,解決體系能力的重大舉措。

  主動調整——變革者的發展觀

  當前北汽自主業務處於調整之中,對此徐和誼並不諱言。

  由於地處北京,適應首都城市定位的調整,北汽的產業結構、產品結構和產業鏈必需同步調整。這是北汽集團面臨的特殊外部條件,國內其他汽車企業不存在同樣的問題。北汽調整的方向是三個字:高、新、特。高,就是製造高端,產品高端;“新”,就是加快新能源步伐;“特”,就是強化硬派越野車的優勢。

  北汽將只保留高端製造,實現品牌向上,產品向上。不久前,北京汽車股份公司把旗下的北京分公司調整到北京奔馳,成為北京奔馳的第三工廠,就是適應形勢的需要,打造高附加值產品。北汽股份公司的威旺事業部與昌河合併,也是調整的一部分。在國內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下,自主中低端產品市場份額收縮,但在海外市場,它們卻仍然有需求。北汽的做法是按照國家“一帶一路”的倡議,利用全球市場的梯級層次,把產能轉移到這種有需求的海外市場。這不失為一手好棋。

  徐和誼還透露,北汽集團在北京將不再擴充產能,甚至還要略有壓縮,但研發、銷售和一部分售後服務將留在北京。北京本身就是中國科技資源、高端智力資源和互聯網資源最密集的地方,現在又正在打造科技創新中心,這是北汽集團的地緣優勢。北汽將借勢科技創新、提升產品的技術附加值。

  越野車是北汽的特色產品,越野世家的歷史積累,參與國家重大歷史時刻的品牌故事,越野迷的深厚市場基礎,以及近年“北京”越野品牌強勢崛起的現實支撐,使北汽對越野車抱有特殊的期待。

  “調整可能使我們在短期內放慢發展的步伐,但從長遠看,我們將會更加健康和強大。”徐和誼説,“我們有這個信心,也有這個能力。”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