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財富》最新富人榜公佈 前十除了馬化騰馬云許家印還有誰?

  

  馬化騰首次在該榜單摘冠

  大公網5月9日訊(記者毛麗娟)“經濟新常態”的渲染下,人們對於中國GDP增速的下降已有了充分預期,但今年《新財富》上榜的500位富人的總財富卻再次大幅增長,總和達到了95676.8億元,同比增2成。騰訊馬化騰、阿里巴巴馬云、恆大許家印分別以2794億(人民幣,下同)、2602億、2285億分列該榜單前三甲,其中,馬化騰首次奪冠、吉利集團李書福首進富豪榜前十名。

  今年,《新財富》富人榜門檻從去年的66.1億元微降至64億元,而與此同時,百億富人數量從276位上升至297位,説明即使500富人內部,也出現了一線富人財富加速上衝的現象。並首次出現了2000億級別的富人,且多達3名。

  前十已成“千億俱樂部”

  過去的一年,是屬於頂級鉅富的狂歡。500個富人裏,前十名的身家之和達到了17181.5億元,能佔到整個榜單財富18%的比重,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中國前十大富人的身家均升至1000億元之上。其中,百度李彥宏跌出前10,小米雷軍進入前10。

  時隔多年,IT行業再一次誕生中國首富。47歲的馬化騰,擠下了連莊兩年的王健林父子,以近2800億元身家喜提中國首富。上一次還是2005年,年輕的陳天橋憑藉盛大網絡的風頭,以150億元成為當年首富。

  過去一年,騰訊股票翻倍,而阿里巴巴的股價也上漲了56%,微信的用户近10億人,而天貓則擁有5億賬户,“天時地利人和”俱備,中國二馬的財富在今年雙雙跨過2600億元大關,再次向世界富豪榜前列加速靠攏。

  前十富人行列中,已有馬化騰、馬云、丁磊、雷軍4位來自TMT行業,成為第一大勢力,隨着小米的上市,雷軍的財富將由估值變市值。

  儘管去年港股的內房股估值暴漲、基本面大漲,但只有許家印、楊惠妍兩位重新殺回前十席次,以地產起家的王健林早已轉身綜合業務,甚至連萬達商業地產都在2018年更名為萬達商管。2007年時地產富人包下前十富人7個位置的奇觀,再難重演。

  與房地產業一樣,耐用消費品行業也貢獻了兩個前十鉅富。今年55歲的李書福在收購了沃爾沃之後,不僅讓沃爾沃起死回生,還邊整合邊吸收邊學習,吉利汽車從設計到性能長足進步,去年股價漲勢如虹,2018年3月吉利又拿下戴姆勒大股東席位,此次李書福/李星星父子成功躋身千億俱樂部,這也是這一家族首次晉升至前十名。而憑藉智能家居和工業機器人的佈局,美的集團何享健家族在榜單上的位置依然穩如泰山。

  中小創富人企業轉型不力促估值迴歸

  在投資偏好轉變的環境下,頭部企業吸金明顯,而中小創富人大幅洗牌,導致榜單後200名較去年出現了較大的變動。根據新財富統計,2017年上榜的500富人,前300名富人只有24位未能進入2018年富人榜,落榜率為8%;而排名在301-500名的富人中,有多達87位富人落榜,落榜率為43%,這意味着,在榜單上如果是後200名的富人,差不多有近半概率會被沖刷出去。

  新財富進一步比較了這些富人所在上市公司近兩年的漲跌幅及市盈率變化。這其中,轉型不力的富人受到了致命的衝擊。

  周成建、胡佳佳父女一度是中國服裝行業的首富,美特斯邦威“不走尋常路”的口號曾深入人心,2012年頂峰時期全國門店數量超5000家,利潤達11億元。然而時代迅速演化,一來HM、ZARA等國外休閒品牌兇猛圍攻;二來電商興起鋪租暴漲,美邦以大規模鋪店為核心的戰鬥力成為負面資產;三來渠道改革越改越亂,直營店和加盟店價格互搏嚴重。過去兩年,美邦股價已經腰斬,市值只有75億元,周成建父女的財富排名從2016年的125名跌落至2017年的427名,再到今年落榜,最終跑輸了這個時代。

  一些無力革新的傳統行業富人,選擇了套現走人,將舞台留給純資本財團。曾貴為中國第一鞋靴集團的百麗集團,就飽受“品牌老化、轉型無力、競爭加劇”的痛苦,自2014年2月以來,百利國際同店銷售額連續13個季度負增長。其創始人盛百椒、鄧耀2017年悉數套現所有股權,私有化賣給了近年來如日中天的高瓴資本為首的財團。

  另一些身處新興行業的富人落榜,則傷于曾被爆炒後高高在上的市盈率。2016年的榜單上,周國輝的怡亞通、華勇的順網科技、何志濤的聯絡互動2016年初的市盈率都在百倍之上,經過殘酷的擠泡沫歷程,股價2016年打5折,2017年再打個6折,估值才修復到合理區間。曾輕鬆入榜的青年俊傑們,財富如同一場幻覺,在這一回歸過程中身家劇降,跌出榜單。

  資本玩家遭“封堵”

  一方面,老一代的創富人物,或因為資金鍊斷裂,或因為監管壓力,或因為轉型不力,陸續告別富人榜。2017年是以掌趣科技、海思科、全通教育等百億市值公司的實控人跌出榜單為典型,2018年則是以樂視網、九鼎集團、中科招商為典型。

  曾經為創業板龍頭的樂視網,即使迎來了白馬騎士孫宏斌也無力迴天,在經歷了長達7個月的停牌重組後,于2018年1月24日復牌,復牌後連續11個跌停,股價從停牌時的30.68元/股下跌至最低4.01元/股,市值從最高的千億元到只剩4月初的180億元(2018年4月6日數據)。

  作為創始人兼大股東,賈躍亭所持樂視網股權除了套現了百億元,幾乎全部都已反覆質押,在此輪暴跌中早已跌穿平倉線,但因多輪司法凍結無法正常處置。樂視網要想翻身,十分艱難,2017年業績快報索性淨虧損116億元,淨資產從102億元巨減至24億元。

  九鼎和中科招商紛紛隕落

  熱衷於在資本市場造系的,不止賈躍亭一人,但隨着監管風向的變化,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意圖已成主流,以資本催肥泡沫再收割二級市場韭菜的方法,不太行得通了。

  另一個鮮明的例子是九鼎。這家自創立伊始就伴隨着巨大爭議的PE,在資本江湖以另類創新而著稱。地推式掃項目,通過將LP份額轉化為持股股份化解退出之難,並反向借殼A股上市公司中江集團,種種新招讓人目不暇接,九鼎順利上位成新三板的市值王。

  據不完全統計,九鼎一度還持有19家A股上市公司股權,擁殼自重威震資本江湖。然而,這一系列出格行動引發了輿論和監管高度關注,PE/VC在新三板的掛牌融資遭到限制,在流動性不斷緊縮的態勢下,九鼎唯有在二級市場清倉式減持,如所持的絕味鴨脖、帝王潔具、博士眼鏡等股權遭甩賣,但相對LP的天量訴求仍是杯水車薪。

  在停牌1023天后,2018年4月,九鼎集團終於復牌,首日盤內成交僅155萬元,就引發暴跌5成,僅僅7個轉讓日,其市值就由停牌前的1024億元縮水至315億元。去年,吳剛/吳強兄弟還擁有243.5億元的財富,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不相上下,今年他們身家只剩92億元,排名從去年的第65名掉落至300名之外。

  另一PE大佬單祥雙所控制的中科招商,2017年掛牌價暴跌8成,並在12月26日以66億元的市值從新三板摘牌,而此前中科招商曾創造1300億元的天量市值,並利用從新三板融資的40億元舉牌A股10余家小市值殼公司。泡沫擊穿後,財富如同被黑洞吞噬,無影無蹤,只剩股東忙於維權的身影能夠提醒,單祥雙在中科招商股價暴漲時也曾上過《新財富》富人榜。

  監管促資金向實業流動

  曾經在2015年入榜新財富的趙薇夫婦,作為首個入榜的娛樂明星,試圖以6000萬元資金借款30億元,進而撬動百億市值的萬家文化。這種“空手套白狼”且違規信披的行為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趙薇夫婦被處以5年內證券市場禁入及30萬元罰款。

  資本玩家的套路被封堵,所反映的財富洗牌,實質是督促資金、資源向實業流動,向創造價值而非套取價值環節流動的最好示範。

  《新財富》研究員陶娟認為,2017年快速IPO代替實質註冊制的氛圍裏,殼資源漸從香餑餑變身燙手山芋,若無基本面支撐,價值就會快速流失。而在監管新規步步合圍之下,殼公司無論是注入資產、重組還是後續的套現,都面臨重重障礙,給資本玩家施展財技增添了不少束縛。

  多家“獨角獸”企業創始人上榜

  《新財富》年輕創富榜上的企業成為阿里和騰訊相爭的勢力,

  在AT(代指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助燃下,拼多多、餓了麼、今日頭條、大疆科技、ofo等一眾獨角獸創始人上榜,年輕富豪均擁有名校學歷,從創業到身家幾十億,耗時已經被壓縮到五六年甚至兩三年,創富速度令人咋舌。

  青年首富依然由今年36歲的楊惠妍所佔據,自25歲接過家族股權以來,她就在這一子榜單上難逢對手,她畢業於俄亥俄州立大學。龍光地產紀凱婷今年28歲,已代表家族持有282.6億元財富,位居青年富人榜的探花位置,她畢業於倫敦大學。

  17位青年富人中,代表家族持有財富的還有海虹控股的康喬(加州州立大學),以及宏達電子的曾琛(北京師範大學)。而榜單上未來的希望顯然加速向創業類新貴們靠攏。除了傳承的4位富豪,其他13位都是自己闖出的天下,30多歲就已躋身中國最富500人的人中龍鳳。

  要麼姓A(阿里)要麼姓T(騰訊)

  名校之外,青年富人的另一個醒目標籤是:一大半背後都是AT的影子。

  美團的王興(畢業於清華大學)曾面臨2選1,阿里承諾給5億美元也行,要10億美元也給,只要美團不再拿騰訊的錢。王興不幹,自認與阿里三觀不合,徹底倒向了騰訊。今年,阿里做出了回應,把美團最主要的對手餓了麼給收了,這份豪華“外賣”價值95億美元,是張旭豪在上海交通大學讀研時半夜餓了冒出的點子,在和美團焦土對抗時,若看到表現不佳的數據,張旭豪會氣結,“這就是交大和清華的差距”。

  挺進三四線:高學歷新貴的基本盤

  一二線移動互聯的流量紅利接近尾聲時,瞄準三四線市場是TMT創業者一個容易突破的方向。今年剛上榜的拼多多和快手成為典型。

  截至2017年底,快手已經有7億用户,日活躍量1億左右,而在一年前,快手的日活還不到5000萬。快手用户裏,三四線城市及小鎮青年成為決勝基本盤。截至2018年2月,小鎮青年的規模已經高達2.12億,滲透率同比增長38.6%。快手的月人均使用頻次為193.6次,相較於去年同比上漲53.9%,在短視頻APP排行中排名第一。

  這個百億估值的獨角獸創始人宿華,與其主流用户的人生並無重疊,他在清華大學讀博,曾任職于谷歌和百度,快手已是他第三次創業,項目孵化于清華五道口的華清嘉園。

  和快手一樣,拼多多也拿了騰訊的錢,也植根於底層人群。淘寶已經是“物美價廉”的代名詞了,拼多多的價格,還可以在淘寶的基礎上再次降維,並且取得了巨大成功。打開拼多多頁面,“三人拼團、9.9包郵”簡直瞬間擊中人心,許多邁入了中產階級的人們發現自己的父母沉迷於拼多多的“超級划算”而無法自拔。

  拼多多以社交為核心切入電商紅海,短短兩年時間,聚集商家30多萬,用户數近兩億,以黑馬之姿態殺入中國電商前十陣營。2018年4月,拼多多獲得C輪30億美元融資,投後估值約150億美元,其背後的資本方包括騰訊產業基金、新天域、IDG資本等。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