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研光伏牡丹今與明 扶貧“鑫模式”邁向3.0版

協鑫新能源總裁孫興平在2018首屆中國光伏牡丹產業發展高峰論壇致辭

  大公網訊 “堪笑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又空枝”,北宋宰相王溥在《詠牡丹》詩中曾言牡丹空有其美卻不實用。然而,古人的認知已被現代科技顛覆,在4月14日召開的“2018首屆全國光伏牡丹產業高峰論壇”上,記者了解到,油用牡丹作為新興木本油料作物不僅能高產優質食用油,更因其喜陰畏熱的特性成為光伏農業好搭檔,讓土地實現發電、產油、觀光等多重收益。得益於油用牡丹等高經濟價值的特色農業,光伏扶貧“鑫模式”正向振興鄉村的3.0版進階。

  “2018首屆全國光伏牡丹產業高峰論壇”由中國林業經濟學會油用牡丹經濟專業委員會主辦,協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宿州市埇橋區國家現代農業示範區管委會承辦。國家林業局原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李育材,中國科學院匡廷雲院士,安徽省能源局新能源處處長曾曉明、宿州市副市長韓維禮、埇橋區副區長魏啟宏、復旦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孫耀傑,中國林業經濟學會油用牡丹經濟專業委員會會長孫建,協鑫新能源總裁孫興平,協鑫新能源執行總裁徐陽,協鑫新能源副總裁張耀邦、周海兵等出席論壇。

  一光兩用,牡丹成為光伏好搭檔

  在協鑫新能源位於宿州埇橋區的40兆瓦農光互補電站,四月的春風中600畝油用牡丹繁花錦簇,當地的貧困户已然變身現代農業的產業工人,忙碌着除草鬆土。

  2017年是中國光伏“紅火”的一年。全年光伏發電新增裝機530萬千瓦,連續5年位居世界第一,截至2017年底全國光伏發電累計裝機達到1.3億千瓦。光伏發電的快速發展也表現在地域上從西部向中東部地區延伸。不同於西部的戈壁荒漠,中東部地區發展光伏必須實現土地在農業與光伏間的合理安置。

中科院院士匡廷雲在2018年首屆中國光伏牡丹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作專題報告。

  以協鑫新能源為代表的光伏企業在光伏農業的發展上進行着積極的探索。協鑫新能源總裁孫興平介紹,公司積極響應國家政策,以“三不爭”作為光伏農業的“鑫標準”,重點發展喜陰畏熱的油用牡丹產業,以“一光多用,一地多收”實現企業、鄉村、農業的共贏。

  據了解,光伏農業“鑫標準”採用平單軸跟蹤和折射板補光解決“爭光照”的問題;採用柔性支架和智能清洗技術,解決“爭土地”的問題;通過抬高光伏支架和拉大光伏陣列間距,解決爭“空間”的問題。協鑫新能源和中國農業大學、江南大學、江蘇省農科院等機構合作,科學設計光伏組件陣列的間距和高度,選取適合當地土壤和光照強度的農作物。

  光伏牡丹最適宜20%~30%遮陰環境生長,協鑫新能源自2016年起在光伏電站內發展油用牡丹種植,現已種植光伏油用牡丹8000餘畝,分佈於江蘇、安徽、河南、山西四省共13個基地,預計到2020年牡丹種植面積將達到三萬畝。

  2017年9月25日,國土資源部、國家能源局、國務院扶貧辦聯合發佈了《關於促進光伏發電產業健康發展用地的意見》(國土8號文),對於使用永久基本農田以外的農用地開展光伏複合項目建設的,要求“避免對農業生產造成影響,嚴禁拋荒、撂荒”。油用牡丹結伴光伏發電,成為綠色發展、糧油安全、鄉村振興的一道亮麗風景。

  振興鄉村,光伏扶貧“鑫模式”進階3.0版

  協鑫新能源探索了以光伏農業為主體,以優質工程建設管理能力和一站式智能運維為兩翼的光伏扶貧“鑫模式”。根可入藥、籽可榨油、花可製茶,油用牡丹可謂“渾身是寶”,讓光伏扶貧“鑫模式”帶動脱貧致富的效益更加顯著。

  2014年10月,國家能源局、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於實施光伏扶貧工程工作方案》,決定用六年時間組織實施光伏扶貧工程。2015年底,國家能源局出台的《關於加快貧困地區能源開發建設推進脱貧攻堅的實施意見》提出了光伏扶貧新目標:“到2020年,保障200萬建檔立卡無勞動能力貧困户(包括殘疾人)每年每户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

  “光伏扶貧是國家‘十大精準扶貧工程’之一,光伏之前,我們還是要回到脱貧這一本質問題去考慮。習近平總書記説,脱貧要靠內生動力,困難群眾要靠辛勤勞動改變貧困落後的面貌。這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要把光伏扶貧做好,僅僅提供政策性扶貧資金是遠遠不夠的。”協鑫新能源副總裁張耀邦説。

  他介紹,“我們的光伏扶貧‘鑫模式’為貧困地區帶去的不僅是一座座電站,不僅是政策性扶貧資金,更是一個新理念、新技能、新產業,注入可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助力農村振興。單一的光伏扶貧電站是輸血式的1.0版本,那麼協鑫的探索已經升級為造血式的光伏扶貧2.0版本。當前,光伏扶貧“鑫模式”正以油用牡丹等高經濟價值的特色農業為特徵,正向振興鄉村的3.0版進階。”

  “我們對光伏扶貧+農業這一主體重點發展油用牡丹產業,是看重它的產業鏈更長,對貧因地區經濟拉動作用更強。油用牡丹產業還兼具服務地方特色旅遊、解決人員就業等社會效益。光伏扶貧‘鑫’模式以‘兩翼’確保了及時性和穩定性:卓越的工程建設管理能力確保項目建設的及時性,並極大地保證了電站的工程質量;智慧的區域運維則確保了項目的穩定性,極大地降低了度電運維成本。”張耀邦進一步剖析。

  目前,協鑫新能源已成立牡丹公司,開發了牡丹籽油,牡丹花蕊茶等產品,下一步將在牡丹食品、日化等方面進行產品研究,並着手開發牡丹花海觀光旅遊。

  張耀邦介紹,“光伏牡丹+光伏扶貧”延伸出了“技能扶貧”,即向貧困户及當地農民輸送新農業發展的技術;延伸出了“產業發展”,即在當地打造一個新農業產業,進而發展農產品營銷及深加工產業、鄉村旅遊產業,實現鄉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延伸出了“理念扶貧”,帶去發展產業、共同致富的理念。

  以光促農,油用牡丹迎來發展新機遇

  與會專家表示,光伏油用牡丹產業的興起,是現代光伏科技與農業科技強強聯合創造的綠色發展與糧油安全雙贏的新局面。光伏農業、光伏扶貧作為新興產業,正以其如火如荼的快速發展為油用牡丹產業帶來新機遇。

  花色豔麗、富麗堂皇,牡丹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譽,自南北朝始,就被作為觀賞植物栽培。經過農業專家的試驗與研究,牡丹籽的油用價值得以開發利用。

  中科院院士匡廷雲介紹,2016我國首個純油用牡丹新品種——“祥豐”已通過省級審定。該品種6年生牡丹畝產籽203公斤,8年生畝產310公斤,較常規栽培品種“鳳丹”高出28%,出油率提高近33%。同時,抗病蟲害能力、抗旱能力也優於目前廣泛栽培的品種。

  “牡丹籽壓榨出的食用油不飽和脂肪酸含量超過90%,其中α-亞麻酸40%以上。α-亞麻酸是一種ω-3人體必需脂肪酸,且只能從體外攝取,可以增強智力、提高記憶力、保護視力,抗血栓。發展油用牡丹產業,需要強化牡丹籽油的深加工,生產高純度的α-亞麻酸,促進產業提升附加值。”匡廷雲院士表示。

  2016年,我國進口成品食用植物油近700萬噸,進口食用油籽近9000萬噸,食用油對外依存度已達到67.7%,已超過了國際安全預警線。

  長期關心中國油用牡丹發展的國家林業局原副局長李育材表示,“油用牡丹具有產籽量大、含油率高、品質優、抗性強等特點,產業發展關聯着每一個中國人的糧油安全,是在國家政策、市場的雙重推動下發展起來的。近年來各地政府日益重視,但作為新興的木本油料作物,一些地方出現了一哄而上、盲目跟風的亂象,需要強化技術推廣與市場規範”。

  他表示,光伏牡丹的興起,有助於油用牡丹產業走出小、散、亂,實現集約化、標準化生產,希望光伏產業內能湧現更多類似協鑫新能源公司的企業。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