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岸人民幣收創兩年半最大單日跌幅

  大公網訊(記者張豪) 在岸人民幣兑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3260,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大跌664點,創2015年8月12日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跌430點。

  開年以來人民幣兑美元一路飆升,其中1月份升值3.5%,創1994年匯改以來最大單月漲幅。持續上漲的人民幣8日終於迎來回調,不過回調幅度有點出乎市場意料。

  中國海關總署週四公佈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1月出口同比增長11.1%,進口同比則大幅增長36.9%,路透調查預估中值分別為增長9.6%和9.8%。

  西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朱一平認為,進口增速超預期,説明國內經濟基本面還是不錯的,當天股市和債市都出現調整,而且銀行上證50調整幅度比較大,我們之前預計匯率升值對出口和增長的壓力會很快到來,這個月的貿易數據就已經開始反映。對於當天的匯率市場走勢,朱一平強調,“個人認為這個邏輯就好似美股超調,前面漲多了。”

  對於週四在岸人民幣的下跌,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也評論説,這只是對過去一段時間匯率“暴漲”的正常反抽,“人民幣的突然下跌,只反映出一個事實,市場上的人民幣‘多頭’實在太多了”。

  東方匯理銀行高級新興市場策略師Dariusz Kowalczyk在接受外電採訪時稱,人民幣的跌勢部分受到貿易數據帶動,因貿易順差偏低,意味着人民幣的淨需求減少;從週三開始,人民幣市場的購匯需求重新增加,目前尚未看到具體原因。

  需指出的是,日前發佈的中國1月外儲環比增長215.08億美元,至3.16萬億美元,已連續12個月環比增長,並創2016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國家外管局強調,上月中國跨境資金流動和境內外主體交易行為總體平穩,國際金融市場上,主要非美貨幣匯率的升值,及資產價格變動等因素的疊加作用,促使外儲規模繼續小幅攀升。

  至於年初以來人民幣中間價的表現,恆生銀行經濟研究部首席經濟師薛俊升指出,中國央行的中性貨幣政策取向,是現時支持人民幣匯率的一大因素,而中國經濟愈發明顯的回升跡象,及美元走勢的轉弱,也對當前人民幣匯率構成支撐。

  展望未來,申萬宏源債券首席分析師孟祥娟判斷,年內美元指數恐難見大幅下行,全年美元指數下行至87以下水平的概率不大,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大概率將在升至6.2附近時,進入較為為穩定的階段,“目前看,人民幣相對美元仍依然處在‘穩中升值’通道”。薛俊升判斷,年內美元或繼續承壓,進而推高人民幣匯率,“預計至今年末,在岸人民幣匯率或達6.3至6.4水平”。

  順差收窄可紓中美貿易關係

  記者留意到,海關總署週四發佈的1月中國貿易順差大幅縮水。數據顯示,上月人民幣計價貿易順差錄1358億元,收窄59.7%,美元計價貿易順差亦較前值減少343.5億美元,至203.4億美元。

  1月中國進口讀數的大幅跳升,是當月貿易順差收窄的主因。興業銀行兼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相信,當前市況下,中國對美貿易順差的收窄,有助於紓緩現時中美經貿緊張局勢。他並指,去年美國對華佈下全套貿易救濟調查,其中301調查、201調查結果大概率在一季度落地;另一方面,1月22日,美國宣布對進口大型洗衣機和太陽能光伏產品徵收保護性關税等措施,表明中美貿易戰風險預期正在上升,鑑於此,中國政府為緩解中美經貿緊張局面,或將主動增加自美進口,藉此減少對美貿易順差。

  蘇寧金研院研究員付一夫坦言,1月中國進口增速的大幅度反彈,是引致同期貿易順差明顯收窄的主因,而國際市場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國內消費結構升級,以及人民幣兑美元匯率的逐步升值等,亦是助推貿易順差收窄的重要因素。

  中金公司宏觀分析師劉鎏強調,儘管上月中國貿易順差大幅收窄,但人民幣匯率的加速升值,很大程度可能受到了結匯需求的推動;另一方面,去年中國貿易順差雖較2016年有所回落,但中國的出口結匯比例卻逐步攀升,“前期集聚的結匯需求,或在未來繼續支撐人民幣匯率的走強”。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