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感動員工股權”突遭清零

\

  作為很多樂視員工最後的寄託,賈躍亭2015年末推行的全員持股計劃宣布“作廢”,員工手中的股權如今已被全部“清零”。對於當年這個“非常厚道”的激勵計劃,現在回過頭來看,其實非常飄渺,因為樂視員工持有的股權並不是上市公司樂視網的股份,而是還遠未上市的樂視控股股權。

  賈躍亭當初為員工勾畫出的“樂視夢”正在一點點地坍塌為灰燼。作為很多樂視員工最後的寄託,當初賈躍亭推行全員持股方案時,獲得激勵的核心員工手中的樂視控股股權如今已被全部“清零”。“幾年白乾兩手空空”讓很多至今仍然追隨樂視的員工欲哭無淚。

  回溯

  賈躍亭全員持股政策曾感動年輕員工

  近日,樂視致新等樂視子公司的核心員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權協議成為一紙空文。這一事件緣起于2015年末賈躍亭推行的全員持股計劃。當年11月份,樂視全體員工收到了一封名為《全員激勵計劃正式啟動》的郵件。郵件內容稱,樂視控股將拿出原始總股本的50%作為股權激勵總量給予員工,而且原則上不需要員工出資。不過這一計劃從今年初賈躍亭與孫宏斌做的那筆交易開始,就變得禁不起推敲。今年初,賈躍亭將樂視網及鑫樂資產所持有的樂視致新10%和15%的註冊資本以約50億元賣給了孫宏斌。而鑫樂資產正是樂視員工的持股平台。“如今隨着此筆交易的完成,員工的持股也一併被宣布‘作廢’。”

  據一位樂視老員工告訴北青報記者,早在2015年的時候賈躍亭開始提出全員持股計劃,當時所推行的全員持股是指的持有樂視控股的原始股份。“當時除賈躍亭外,全員持股50%,這在當時是很大方的,也讓年輕的員工們很振奮。”他介紹,當時樂視的員工大多是有過三五年工作經歷的年輕人,他們從各地彙集到樂視,一方面是當時樂視已經開始顯露出快速爆發的勢頭,讓很多年輕人覺得很有激情;另一方面就是賈躍亭推行的全員持股,讓這些剛接觸社會或者原來工作不太如意的年輕人立即有了“自己成為企業主人”的感覺。“應該説那時大家不僅是興奮,而且還很感動,這種興奮和感動也化作了大家工作的動力,大家都拼命加班!”

  據另一位樂視內部員工透露,當時所有通過試用期的員工都能分得股份,持股時間從2015年12月底開始。而且即便是2015年底仍在試用期內的員工,在6個月後只要順利轉正,也能追溯到2015 年底開始持股。“因此從當時設計的全員持股方案來看,樂視還是非常厚道的。”這位人士表示,全員持股也是樂視一直以來凝聚員工信心的重要籌碼,雖然一般員工的持股數量並不多,但當時樂視的迅猛發展的態勢依然是這些年輕人遇到的最大一筆財富。尤其是樂視網股價衝上天的那段日子,眼看着股市中一路飄紅的數字,這些員工都難免要在心裏美美地盤算一下自己的未來。

  揭祕

  員工持有的其實是未上市公司股權

  根據規則,樂視員工持股行權分四年完成,分別是20%、20%、30%、30%。在此期間如果離職,則按照已發放部分的75%給予保留。不過,現在回過頭來看,其實這一切還都太飄渺。因為樂視員工持有的股權並不是上市公司樂視網的股份,而是還遠未上市的樂視控股股權。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當時的樂視員工並不是不知道這一點,但根據當時樂視內部流傳的説法是,包括已經上市的樂視網還有當時蒸蒸日上的樂視體育、樂視影業甚至還未成型的樂視汽車最終都會納入樂視控股。“光一個樂視網就在股市上翻着番地漲,未來的樂視控股還了得!”

  當時有一種説法,“目前樂視控股的行業公允估值是1000億元人民幣,預計7年後的估值是目前阿里的估值,即8000億元人民幣。按照賈總的為人處世,上市之前大概率會有期權內部交易和公司回購機制,就像阿里上市前那樣。”想想這些,很多年輕員工都表示很開心。很多年輕員工都是帶着這種夢想一直沉在樂視工作的,即便當時樂視的普通員工的收入在同行中並不算多的,甚至連中等都比不上,而樂視高管團隊的收入一直在同行中都不算低。

  有人表示,其實樂視這種慷慨的全員持股,最終員工能得到多少實惠的影響因素太多。一要看有多少人跟樂視控股走到上市的那一天;二要看樂視控股何時上市。換句話説,誰先倒下都是不行的。而這兩點似乎又是相互關聯的,如今樂視控股已經幾近倒下,大量員工也無心戀戰紛紛出走。如今,員工持股已經全被“清零”,無疑讓還抱有一絲僥倖的員工也對現實徹底清醒。

  動態

  賈躍亭卸任酷派董事會主席

  繼從樂視網的管理層“裸退”之後,賈躍亭又在樂視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當年樂視收購的酷派手機中全身而退。11月17日晚間,在香港上市的酷派集團發佈公告,稱賈躍亭已辭任公司執行董事、董事會主席及提名委員會主席,原因是“希望將更多時間用於個人事務”。此次與賈躍亭一同辭職的還包括樂視系人馬劉江峰和阿木,他們分別卸任了酷派集團非執行董事職務。不過,隨着三位樂視系的退出後,接替賈躍亭出任公司董事會主席的仍全部是樂視系——當年與賈躍亭聯手創立樂視的劉弘出任酷派董事長,馬麟、王俊民及楊永強獲委任為非執行董事,這三人也都與樂視有關,這也説明樂視還是有意繼續掌控酷派的。

  據了解,此前劉弘與賈躍亭一同獲得酷派的委任,前者成為酷派集團執行董事。根據當時簽訂的服務合同,賈躍亭和劉弘的合同期限均為3年,自2015年8月17日開始,二人在酷派的固定年薪也同為人民幣100萬元。如今賈躍亭任期未滿主動辭職,由劉弘接任也顯得順理成章。有業內人士分析,雖然自被樂視收購以後就一直虧損,但酷派此番出現的人事變動應該還不是經營層面的事,更多的是出於賈躍亭的問題。比如賈躍亭因為債務問題可能會被列入“失信黑名單”甚至被追究相應責任,如果其還繼續擔任酷派董事長可能會給公司帶來負面麻煩,因此這種脱身更多的是為了保全公司利益,而非樂視有意放手酷派。

  在2012至2014年間,酷派曾是中國增長最迅速的手機 廠商之一,整體市場份額在10%左右,位居中國手機品牌前三。不過,當時酷派主要是依託運營商經營的合約機模式。2014年下半年,國資委要求運營商在未來三年內連續每年降低20%的營銷費用,這使得酷派手機在2015年就立即出現份額下滑,排名一路跌出行業前十,營業收入也迅速下降。

  去年6月17日,在香港上市的酷派集團發佈公告,表示公司第一大股東與買方達成股權交易協議,將以10.47億港元出售公司11%的股份。由於買方此前已經持有酷派集團17.90%的股份,此次交易後將持有公司28.90%股份,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而根據公開資訊顯示,這一買方即為樂視控股旗下子公司。不過到樂視接手酷派後,當年後者就虧損42億港元。今年以來,酷派集團先後被平安銀行、寧波銀行以及浦發銀行起訴,3家銀行追討資金合計2.4億元。同時該公司的估值被機構砍去85%,境況與危在旦夕的樂視惺惺相惜。

  本版文/本報記者 張欽

  供圖/視覺中國

責任編輯:李耀威 DF002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