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康:減輕企業隱形負擔需配大部制改革 央地關係優化應從“理順事權”開始

  大公網8月23日訊(記者毛麗娟)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昨日在深圳作“走向‘現代國家治理’的財税配套改革”的演講, 他介紹,此前國家説要加快房地產税立法、並實施推進改革,但到現在為止沒有看到加快,今年應該不會有什麼動作。他認為,中國的財政税收結構中仍是間接税佔比過高、直接税佔比過低,未來個税、房地產税等直接税種應該唱主角。

  

  賈康稱,減輕企業隱形負擔需要配大部制改革

  現代國家治理含四個分系統

  在指出“現代國家治理”不同於傳統的政府主導式“管理調控”,而是多元化社會共治式的制度創新之後,賈康提出了現代國家治理體系的“邏輯鏈”:在現代國家治理這一“頂層設計”下,現代市場體系、現代財政制度、現代政治文明和現代發展理念四大支柱共同構成體系運行的基礎,其中每一個“分系統”都經歷了漫長而艱難的探索嘗試。

  以現代市場體系為例,早在1980年代就參與改革設計的賈康回顧了市場經濟從“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到“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基礎性作用”,直至改革六十條中確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其間所經歷的種種探索與曲折。

  在賈康看來,改革六十條中為市場經濟所確立的地位,終於把“市場的作用説到位了”,但同時也應該注意市場經濟並非能夠“決定一切”,在很多時候依然需要政府在社會公平、產業引導以及公共事務方面更好地發揮作用。

  在這方面,他特別提到近年推廣的PPP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以及國企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出對於這些涉及政府和市場關係的創新模式,雖然引來不少爭議與困惑,但從基本邏輯上是“符合現代市場體系發展方向”的,也是宏觀“現代治理體系”的微觀體現:因為產權清晰的企業與國家、國有和非國有資本充分混合的“包容性增長”,正是現代國家治理體系的微觀支撐。

  要建立現代財政支柱

  在談到現代財政制度改革時,賈康提到改革六十條中前所未有的表述——“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要建立現代財政支柱”,並非刻意撥高,而是有着嚴謹學理為依託的:因為財政體系就是社會公共資源的分配體系,“以政控財、以財行政”的管理模式是政府行使其社會管理權的基本形式。

  一個國家如果要進入現代治理模式,財政體系的現代化是一個必經的階段。賈康指出,從政治文明的角度來看,現代國家治理體系不僅是經濟現代化,而是包括政治、經濟、司法、行政等諸多領域在內的“全覆蓋框架”。

  而在這一全方位的改革推進過程中,他認為現代財政制度改革有着特殊的價值與意義。

  據他回顧,在1980年代改革開放啟動之初,通過農村承包制和經濟特區設立兩大政策推動微觀層面變革的同時,在宏觀層面則選擇了打破“分灶吃飯”財政分立體系的改革,並通過1994年之後的分税制改革,以及貨幣政策與財政政府的獨立,初步形成了與市場經濟相適應的政府間接調控體系。

  而在三中全會之後的新一輪全面改革中,賈康認為“財税改革合乎邏輯地充當了全面改革佈署之後的先行軍”:政府首先通過財税改革方案拉開了改革序幕後,包括公車改革、户籍改革、土地流轉制度改革,以及國企改革、反腐深化等等後續改革部署逐步展開。

  此輪率先啟動的財税改革包含三大方面的改革任務,分別是預算管理改革、税制改革以及優化調整中央地方體制(央地關係調整)。

  減輕企業隱形負擔需配大部制改革

  賈康認為,中國的財政税收結構中仍是間接税佔比過高、直接税佔比過低,未來個税、房地產税等直接税種應該唱主角。

  他指,減税不是減輕企業負擔問題的全部,甚至不是説最主要的問題,減輕企業隱性負擔,是一個要透過配套改革來解決的問題,不僅僅是税制的問題。李克強總理也專門提到,行政性收費要專門減少,但是減到一定程度變成了部門要怎麼樣“拆香火”的事情了,部門利益沒了,部門不幹。

  賈康表示,要真正解決中國税制的問題,整個税政體系的行政成本也要得以降低,因此應該匹配一個大部制和扁平化的改革,讓整個税制體系“拆香火”的事情打得比較像樣,這樣才能要求財税改革跟其他減輕企業負擔的改革配套起來,達到使企業活躍發展的目的。

  此外,在內地,個人所得税中非薪酬的部分很難有效徵税,徵税也不能納入超額累進的調解。賈康解釋,比如類似唐駿這樣的打工皇帝,一個月收入一二十萬以上的部分,就是35%、45%這樣徵税,但是到了富豪那兒沒有這種機制,因為他們可以給自己每月只開幾千甚至零工資。賈康認為,個人所得税方面,低收入的人税負往下調,高收入的人税負往上調,這是未來的發展方向,才能有效地降低間接税。

  中央地方關係的優化應從“理順事權”開始

  在中央地方體制的優化調整改革中,賈康指出,新的改革應從“理順事權”開始,包括形成各級政府部門“事權一覽表”,同時對接“支出責任明細單”,並在這個基礎上進行收入(税基)劃分和建設地方税體系。

  他指,新型央地關係的基本理念,是在扁平化的三級框架下尋求“財權與事權相順應、財力與事權相匹配”的體制,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各級、各地政府職能到位的現代治理結構。

  “在完善一級政權相匹配的事權、財權、税基、預算、產權及債權等配套機制外,加上由中央自上而下的兩級轉移支付,以及地方政府對口幫扶的橫向轉移支付,形成了一個滿足地方政府治理職能的網絡機制,將更加有利於各級政府治理的長治久安。”賈康坦言,在新型央地關係的建設上,還有許多需要進一步“攻堅克難”的改革挑戰,“有很多硬骨頭要啃”,希望十九大之後能在這方面有所突破。

  “財税改革這些基本的情況,事關全局,事關所有的企業、所有的社會成員,政府應該胸懷全局,認識發展大勢。”賈康認為,實質性的問題是改革要取得決定性的成果,才有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的後勁,才能對衝現在供給側看到的勞動力比較優勢喪失、土地資源越用越金貴、投資邊際收益遞減的劣勢。他指,供給側的全要素生產率是指科技創新、經濟創新,改革就是要制度創新打開科技創新的空間,爭取跨越式發展才能跨越中等收入的陷阱。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