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歷時4個月籌備、1200多人參與的論壇要做啥?

  大公網5月9日訊 28個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出席,110個國家的政、商、學、媒各界人士參加,61個國際組織的代表參與,參會代表總人數達1200多人……眾人矚目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歷時4個月籌備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

  “一帶一路”合作倡議自2013年提出以來,受到了各方的普遍歡迎和積极參與,成果可觀:在全球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共同參與,有40多個國家與中國商簽了“共建合作協議”,國際產能合作拓展到近30個國家,三年多來,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高達500多億美元,不僅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還為當地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與此同時輸出了中國文化軟實力。即將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目的就在於“總結成果經驗,規劃合作路徑,共建合作平台,開啟‘一帶一路’建設的新篇章。

  共建“一帶一路” 溝通中國和世界

  此次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主題為“加強國際合作,共建‘一帶一路’,實現共贏發展,意在更好地凝聚共識,推進合作,議題總體以“政策溝通、設施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線”。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李永全認為,此次高峰論壇為總結“一帶一路”建設的成果搭建了平台,更為各國商討未來的務實合作提供了機遇。

  此前,外交部部長王毅在講話中指出,此次論壇有三大特色:一是主題鮮明,二是參與廣泛,三是形式創新。“高峰論壇是首次舉辦,沒有先例可循,這既是挑戰,也給我們提供了創新的空間”,王毅表示,此次高峰論壇綜合各方面情況和意見,採取了全新的會議形式,包括開幕式、領導人圓桌峰會和高級別會議。據悉,領導人圓桌峰會是本次論壇的重點。在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看來,中國首次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成為中國外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成為中國引領世界發展的亮色。

  “一帶一路”把世界的機遇變為中國的機遇,也把中國的機遇轉變為了世界的機遇。美國經濟學家、聯合國資深顧問傑弗裏•薩克斯認為,中國推出的“一帶一路”項目可以説是現代經濟史上最重要的經濟發展舉措之一。短短三年多時間,從無到有,由點及面,“一帶一路”東聯亞太經濟圈,西接歐洲經濟圈,跨越高山深海,正在逐步構建世界上最壯美的經濟走廊。

  

  “一帶一路”部分節點

  李永全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在前35年主要是以“引進來”為主,隨着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國的改革開放格局進入到了新時期,除了“引進來”,更重要是鼓勵“走出去”。

  隨着“一帶一路”倡議的縱深推進,中國企業正在加速佈局海外的步伐,努力“走出去”。對於中國企業來説,“走出去”是一場持久的馬拉松之旅。作為全球化的主體,當今中國企業在實現“走出去”的同時,也肩負着向世界呈現一個真實的中國的使命。

  如何在國際語境下講好中國故事?在馬來西亞依斯干達特區,碧桂園森林城市正在成為“一帶一路”上的中國符號,這正是碧桂園對此的最新探索。

  佈局“一帶一路” 連接歷史與未來

  漢晉以前,中國有一條從徐聞、合浦等地始發的海上航路,其經由北部灣或海南島西岸、越南東岸,最終通往東南亞。

  據史書記載,自漢朝開始,中國與馬來半島就已有接觸,尤其是唐代之後,來往更加密切。

  《漢書·地理志》中記載了漢武帝派遣的使者和應募的商人出海貿易的航程情形:經五個月抵達湄公河三角洲的都元(今越南南部的迪石)。復沿中南半島的西岸北行,經四個月航抵湄南河口的邑盧(今泰國之佛統)。自此南下沿馬來半島東岸,經二十餘日駛抵湛離(今泰國之巴蜀),在此棄船登岸,橫越地峽,步行十餘日,抵達夫首都盧(今緬甸之丹那沙林)。再登船向西航行於印度洋,經兩個多月到達黃支國(今印度東南海岸之康契普臘姆)。

  

  海上絲綢之路的其中路線之一

  除了包括絲綢、瓷器、茶葉和銅鐵器等四大宗在內的中國商品之外,“海上絲綢之路”的沿線國家和地區以及歐洲各地對中國的民族工藝和儒道思想更感興趣,當地甚至還掀起了“中國熱”。

  到了21世紀的今天,已經綿延2000多年的海上絲綢之路力爭開啟新的光榮與夢想。

  來自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中國共對全球164個國家和地區的7961家境外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實現投資1701.1億美元,同比增長44.1%。其中,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成為亮點。去年全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145.3億美元。截至2016年底,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立初具規模的合作區56家,累計投資185.5億美元。

  地處“一帶一路”戰略的要衝位置,位於亞歐大陸最南端的馬來西亞新山逐漸變得炙手可熱。緊鄰新加坡,兩地用一座跨海新馬大橋連接,這裏正在成為國際優勢產能的聚集地。

  碧桂園森林城市是這一聚集地的主要搭建者。2016年12月,森林城市與總市值超過6萬億元的36家中國龍頭企業和國際知名企業完成簽約,國際產能合作新城雛形漸顯。當前,森林城市已攜手華為、中聯重科、沙鋼、蒙娜麗莎等大約100多家中國企業優勢產能抱團出海,成功向世界輸出“中國製造”。

  

  2016年12月,36家中外龍頭企業簽約森林城市,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出席見證

  而森林城市是碧桂園國際化不斷加深的一個縮影。除了馬來西亞、澳大利亞,目前碧桂園戰略佈局在印度、印尼、泰國、美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全球擁有超700個項目,服務超300萬業主。

  加速文化輸出 讓世界在這裏讀懂中國

  2017年1月26日,紐約時代廣場。臨近除夕,LED屏幕上不斷滾動播放着碧桂園和森林城市向全球華人拜年的短片。

  富有中國春節元素的畫面背後,是這家誕生於廣東的房地產開發公司邁向世界舞台的信心與決心。

  紐約時代廣場LED的廣告畫面

  實際上,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由於“軟實力”不足,中國企業出海的效果並不理想。在全球化的競爭中,中國企業始終未能獲得更多實質性的話語權。隨着中國綜合國力的增強,當下中國企業的全球化不僅開拓了新的市場,也在加速自身的轉型升級。

  “軟實力”是美國學者約瑟夫·奈在20世紀90年代初提出的概念,指的是通過吸引而非強迫或收買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目的的能力,是源於一個國家的文化、政治觀念和政策的吸引力。

  隨着國家間的綜合國力競爭愈演愈烈,以文化為核心的“軟實力”成為各國競相追逐的目標。而要引領新一輪的全球化,強大的文化輸出無疑是主要殺手鐗。

  與全球經貿領域的深度合作倒逼着中國文化輸出的加速。那麼,如何利用經濟槓桿撬動文化“走出去”,從而精準輸出中國文化,彰顯文化大國實力?在擁有豐富“出海”經驗的碧桂園看來,其核心在於既要“走出去”,又要“請進來”。

  實際上,助推中國傳統文化走向世界,碧桂園對此重視由來已久。在今年,森林城市就贊助了馬來西亞當地的游神活動。游神活動是由新山五大華人幫會共同推動的民俗文化盛會,每年都有來自馬來西亞國內外數十萬人到場參與,是森林城市所在地新山最古老且重大的活動之一,意在為華人後代祈福安康。

  矗立在“一帶一路”上的森林城市也是世界認識中國、觀察中國故事的另一扇窗口。

  森林城市是碧桂園集團董事局主席楊國強夢想中的城市典範。這位始終把“立志蓋老百姓‘買得起’的好房子”作為信條的碧桂園創始人,曾如此形容這一座夢想中的城市——整座城市立體分層,車輛在地下穿行,地面都是公園,建築外牆長滿垂直分佈的植物,就像生活在森林裏,地上是無污染的架空軌道交通;每一天,人們都生活在花園裏,呼吸在森林裏,愉悦在自然之中。

  

  森林城市的垂直綠化

  

  園林實景

  “粗放型城市化在給我們帶來繁榮的同時,建築文化缺失與綠色可持續發展理念的匱乏,以及將文化與技術片面孤立的狹隘觀點,成為制約城市進一步發展的瓶頸。”2016年11月21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名譽院長何鏡堂在“綠色天際線·地標建築可持續發展高峰論壇”上提出,建築文化與綠色技術的交融表現為一種建築的“地域性、文化性、時代性”的和諧統一。

  

  晚霞中的森林城市

  文化與技術找到最佳結合點,這讓森林城市吸引了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日本、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全球23個國家的買家,其前景正獲得全球性的認可。

  5月1日,森林城市迎來首批居民,首期132套精裝修海景園林公寓順利交樓。從一片海到一片陸地,森林城市填海造城,開工僅僅兩年,滄海變城市,就已繁華初現,體現出了“中國速度”,向世界展示了“中國製造”的魅力,無形中輸出中國軟實力。與此同時,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創新和文化要素如同積木般不斷聚集,創新、引進以及融合,在這裏得到了更直接的體現。

  “在全球化加劇的今天,文化已經成為一座城市的靈魂,包括森林城市、科技小鎮等在內的碧桂園式建築設計,將追求一種綠色、生態的文明價值,一種智慧科技的精神氣質,一種創新和傳承的文化特徵、一種國際產能合作聚變的時代符號。”碧桂園集團副總裁朱劍敏如是説。(來源:網易)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唐川閣 tangcg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