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通速遞暴利時代終結 加盟制舊傷未愈借殼自救?

  中國經濟網北京1月26日訊(記者 臧允浩)2016年或將成為快遞公司的上市元年。先是申通快遞傳出借殼艾迪西的消息,此後A股上市公司大楊創世也公佈與圓通速遞重組。然而,在快遞公司急於與資本市場攀親的同時,快遞業面臨的困境也難以迴避。

  數據顯示,快遞件均收入正逐年下滑,從2005年的27.7元/件降至2014年的14.65元。江河日下的是,2015年前11個月,快遞件均收入為13.45元/件,繼續下滑。而國家郵政日前發佈預測數據顯示,今年我國快遞業業務量將完成275億件,同比增長34%,遠低於 2015年的48%,終結了此前連續4年保持超50%增長的紀錄。這意味着快遞業的暴利時代已然過去。

  除此之外,電商巨頭對快遞價格的打壓仍未停止。一方面,“三通一達”為了應對快遞成本上升,持續提價。另一方面,京東、蘇寧等巨頭們為了爭奪傳統快遞的市場份額,則在不提價的基礎上,提升運營效率,擠壓傳統快遞的生存空間。

  有業內觀點指出:快遞公司不選擇IPO,而選擇借殼,無疑是希望儘快上市。因為他們的戰略縱深遠不及電商巨頭,後者可以通過快遞虧損來搶佔市場份額,而快遞公司則難以招架,急需通過資本運作來補充血液,或者引入更多社會資本抵禦對手凌厲的攻勢。

  除此之外,圓通、申通等自身的加盟制弊端也亟需解決。據悉,加盟制相對於直營模式管理難度更大,眾多加盟商更像一個獨立王國,容易出現問題。去年9月,南京一家圓通速遞分公司老闆跑路,捲走大量錢款,並導致五千餘件快遞無人派送。至今仍未根治的加盟制舊傷或讓圓通們的借殼增添變數。

  上市步伐慢人一步

  今年1月15日,大楊創世發佈公告稱:將與圓通速遞有限公司進行資產重組,交易完成後,圓通速遞的實際控制人將成為大楊創世的實際控制方,圓通速遞將成為大楊創世的子公司。

  圓通速遞並非第一個爭奪快遞第一股的公司。早在去年10月,申通快遞也啟動上市進程。去年10月21日,浙江艾迪西流體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艾迪西”)發佈“關於籌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的進展公告”,明確“艾迪西已與申通快遞股東達成收購申通快遞股權的初步合作意向並簽署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框架協議”。隨後,申通快遞也在其官網上發文確認此事。

  實際上,2015年,圓通速遞加速上市的跡象就已非常明顯。2015年5月,阿里巴巴宣布聯手雲峰基金對圓通進行戰略投資。分析認為,阿里的入股將加快圓通的上市進程。然而,就在去年10月,也就是申通宣布借殼的時間點,圓通速遞才傳出完成股權變更的消息。而這距離今年1月15日,圓通公佈借殼消息,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

  據《快遞》雜誌報道稱,按照圓通的既定規劃,原本擬定於2016年下半年上市。但是不成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在這種情況下,圓通速遞掌門人喻渭蛟決定“提速”,通過借殼加快上市步伐。

  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圓通速遞提速IPO有四個關鍵因素:第一,阿里系入股圓通並與其達成IPO提速的共識;第二,圓通航空運行和圓通2020航空梯隊計劃;第三,申通突然宣布借殼上市;第四,圓通領先計劃與全球戰略的實施。

  此外,國家政策的東風也讓快遞企業的上市更加左右逢源。2015年10月,國務院下發《關於促進快遞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意見》提出,鼓勵各類資本依法進入快遞領域,支持快遞企業兼併重組、上市融資。

  除了申通、圓通外,其它快遞公司也已對資本市場心有所屬。據悉,全峰快遞也曾表示在公司完成第四輪融資後,將於2016年登陸新三板。而在去年,中國證監會披露了德邦物流的IPO文件,德邦物流擬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1.5億股,募資超過29.88億元用以支持其多項業務投資,但由於緊接而來的“股災”使得監管層暫停了IPO,德邦物流上市計劃陷入了漫長等待。

  快遞業暴利時代終結

  國家郵政日前發佈預測數據顯示,今年我國快遞業業務量將完成275億件,同比增長34%,遠低於 2015年的48%,同時終結了此前連續4年保持超50%增長的紀錄。

  在業內人士看來,快遞業的增速大幅放緩與當下的市場環境有直接關係,在國民消費信心下滑的情況下,包括電商、快遞等行業將受到衝擊,“增速放緩後,我國快遞業甚至有可能出現近十年來沒出現過的產能過剩現象”。趙小敏認為,衝擊上市或尋找靠山成為快遞業免遭淘汰的關鍵。

  據悉,快遞件均收入正逐年下滑——從2005年的27.7元/件降至2014年的14.65元。而且這種下滑態勢並未得到遏制。2015年前11個月,快遞件均收入為13.45元/件。

  有分析指出,快遞單價在過去幾年一直處於下降態勢,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方面由於異地件佔主導,而因電商網購的快速增長異地件中,單價較低的電商件佔比較大,另一方面也由於主要快遞企業為加快佔據市場份額而採用價格競爭以價換量。隨着人工成本的急劇攀升,快遞業的暴利時代已經結束。

  在這一背景下,三通一達”為了應對快遞成本上升,而持續進行提價。據媒體報道,2015年9月份,除了順豐速運以外,申通快遞、圓通快遞、中通快遞、百世匯通快遞、韻達快遞以及天天快遞等,統一將派送費上調至2元/單,上調的幅度每單在0.5元-1元之間。

  然而,就在快遞公司漲價的同事,電商巨頭們對快遞價格的打壓仍未停止。巨頭們為了蠶食傳統快遞的市場份額,則在不提價的基礎上,提升運營效率,擠壓傳統快遞的生存空間。

  2015年8月18日,蘇寧宣布,818期間,重點城市手機將實現2小時急速達服務。。而在今年1月8日至1月31日,京東到家南京站推出“指尖年貨節”,推出商品2小時送達服務。

  除此之外,這些電商巨頭也在搶佔快遞的市場空間。2016年元旦前夕,蘇寧物流與金螳螂完成對接,雙方倉配項目正式上線。據蘇寧物流集團營銷中心總監王上斌介紹,此次蘇寧承接的是金螳螂家的滬寧線業務,金螳螂將商品備貨在蘇寧蘇州物流基地,在接到顧客下單指令之後,將由蘇寧物流直接將家裝所需主材輔材由蘇州發至蘇南及上海等地。

  2015年9月,寧波三江超市與京東到家達成合作,以實現生鮮2小時送達。據悉,在物流配送方面,京東到家上線“眾包物流”模式,除自有的物流配送外,招募兼職配送員進行貨品配送。京東方面表示,截至目前,京東眾包共招募兼職快遞員超過50000人,到今年底將開放城市13個,平均每天的派單量超過20000單,派送單量月增長速度為219%。

  有業內人士指出:“快遞公司要急於上市,IPO已經來不及,而要借殼上市,因為他們的戰略縱深遠不及蘇寧、京東們,後者可以通過快遞虧損來搶佔市場份額,而快遞公司則難以招架,急需通過資本運作來補充血液,或者引入更多社會資本抵禦這一波凌厲的攻勢”。

  加盟制舊傷未愈

  加盟制曾經成就了圓通速遞的擴張壯大,但如今也成為擺在它面前的一大難題。

  2015年9月19日,據揚子晚報稱,南京大廠圓通速遞分公司老闆許某被疑跑路,捲走員工押金、工資及快件款共計200余萬元,並且導致5000餘件快件無人送管。而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圓通中南分公司就因為虧損而無力經營,導致兩千餘件快遞無人派送。

  據悉,上述曝出問題的分公司即實行的加盟制。快遞行業所謂的加盟模式是指,加盟型快遞企業由母公司發起,建立一個運營平台,將區域細分,每個細分塊由加盟方投資經營。加盟方可以進一步將本區域進行分割承包,形成一級加盟、二級加盟、三級加盟甚至更多,最終由每個加盟企業或個人來分擔啟動成本。

  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到,快遞企業形成三大梯隊:第一梯隊以順豐、EMS為代表,直營模式+全國網絡+高附加值產品。第二梯隊以通達係為代表,直營與加盟混合模式+全國性網絡,圍繞淘寶、天貓電商發展起來,但同質化較嚴重,價格戰導致毛利率下滑。第三梯隊以全峰快遞、德邦物流為代表,眾多物流快遞企業中會產生部分優秀企業。

  業內分析指出,在快遞行業發展之初,加盟模式的確令民營快遞企業迅速地擴大了市場份額。然而,這種加盟模式註定管理上會比較鬆散,上級部門管理下級部門不是通過完善的制度,而是變化無常的經濟罰款,令加盟企業對公司完全沒有認同感。

  2014年全國郵政業消費者申訴中心共受理消費者申訴71.9萬件,同比增長86.2%。其中,快遞延誤問題最為突出,投訴佔比達43.4%。這使得快遞企業更不敢輕易漲價,擔心失去原有的市場份額。

  對於加盟制之弊,快遞公司並非不知。2014年3月11日,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從去年開始,雖然幾大民營快遞企業在部分城市相繼推出“加盟轉直營”的收編工作。但是,在中國廣闊的鄉鎮一級地區,絕大部分快遞公司仍然採用加盟商承包制。而這也導致快遞行業的種種弊病在中國鄉鎮市場悉數可見。比如,無上門配送服務、取件另外加收手續費、服務不規範、先簽收後驗貨等。

  快遞物流資訊網首席顧問徐勇曾對中國經濟網記者表示,快遞企業走加盟代理模式無法形成自主品牌。而且,這種模式導致快遞業件均收入低下,並逐年下降。在徐勇看來,採用加盟制的快遞企業產品附加值低,走的還是以價換量的粗放型道路。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曾表示,2016年只是少數民營快遞的上市機遇期。對於骨幹網直營化不充分、職業經理人隊伍尚未建立的加盟式快遞民企,如果草率借殼,或許不是借殼衝浪,而是帶殼下沉。

  喻渭蛟站隊“阿里系”

  圓通速遞的掌門人喻渭蛟是杭州桐廬縣人。圓桐廬縣素有“快遞之鄉”之稱,圓通、申通、中通、匯通、韻達的創始人均為桐廬人。圓通快遞與申通快遞均出自“桐廬幫”,而兩者關係匪淺。早年間,喻渭蛟的妻子張小娟是申通董事長陳德軍的初中同學,還曾擔任過申通的財務工作。

  阿里系資本的插足,正讓過去的“桐廬幫”發生微妙的變化。2015年5月14日,此前已入股百世匯通的阿里巴巴集團宣布聯手雲鋒基金,對圓通速遞進行戰略投資。這意味着喻渭蛟在戰略佈局上與阿里關係更進一步。這場合作為圓通帶來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在與阿里戰略合作之後,圓通速遞在“雙11”以5325萬件的接單量成為單天快件攬收量最多的快遞企業,一舉超越了此前穩坐國內快遞單量第一的申通。2015年去年3月,圓通聯合菜鳥開通了一條中韓貨運航線。

  在市場看來,背靠阿里,圓通強勢借殼上市,申通老闆陳德軍“桐廬幫”老大的位置或將動搖,快遞業格局或生變。

  圓通與阿里的聯姻無疑刺激了其它快遞競爭者。2015年6月7日,順豐、申通、中通、韻達、普洛斯聯合發佈公告,共同投資創建豐巢科技,致力於研發運營面向所有快遞公司的24小時自助開放平台——“豐巢”智能快遞櫃。圓通也不甘示弱。6月10日,阿里系的菜鳥網絡針鋒相對地宣布,百世匯通和圓通將先期加入菜鳥驛站——這同樣是一個面對最後一公里的包裹收寄終端平台。

  此外,據《2015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圓通速遞創始人喻渭蛟、張小娟夫婦以160億元奪得物流、快遞行業首富。申通快遞董事長陳德軍以個人財富80億人民幣位列榜單第1911位。不過,如果申通能夠率先上市,陳德軍的身價必將大漲,或將超越喻渭蛟夫婦。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系列事情之後,有媒體將快遞業的競爭格局成為“阿里系”與“非阿里系”的戰爭。而申通與圓通的競相借殼無疑是此次戰爭的焦點。有業內人士對中國經濟網記者表示:“在快遞業暴利時代結束後,各家快遞公司選擇各自站隊,尋找新的金主和同盟。隨着申通、圓通上市進程的推進,快遞業的行業格局將面臨洗牌”。 

責任編輯:江山 DN003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