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11111111111111111 浙江白象山採礦權商拍爭議再追蹤_大公財經_大公網

浙江白象山採礦權商拍爭議再追蹤

  浙江省三門縣國土資源局就該縣沿赤鄉沿江村白象山建築用石料礦採礦權招拍掛一事,與浙江新曙光建設有限公司因3600萬交易保證金歸屬爭議,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國內外200百餘家媒體報道。

  日前,針對該“採礦權”地塊牽扯國家公益林等話題記者與浙江省國土資源廳聯繫,浙江省國土資源廳礦產開發管理處的回覆是:

  (一)該採礦權位於《三門縣礦產資源規劃》的開發區,允許設置採礦權。在採礦權設置前,三門縣協調了安監、公安、環保、林業、國土、水利等相關六個部門意見,在《三門縣新辦採石場聯合踏勘可行性意見表》上明確簽署了“同意”的意見,並加蓋公章,作為上報採礦權設置方案的必備材料。因此該採礦權設置合法合規。

  (二)在省礦業權交易中心按規定實施該採礦權網上掛牌期間競買人反映的涉及礦林地問題,三門縣林業特產局專門出具了“三門縣沿赤鄉白象山礦區屬國家三級公益林地塊,經同省林業廳聯繫溝通,此區塊可以按有關規定程序審批,具體情況請諮詢林業廳相關處室。”的意見,在礦業權交易系統上公開,供競買人查閲,因此,該採礦權掛牌出讓過程合法合規。

  (三)根據《森林法》、《礦產資源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採礦需要佔用林地和臨時佔用林地的,由採礦權人憑《採礦許可證》向林業部門辦理徵佔用林地審批手續,因此,採礦項目只有在採礦權出讓成交、並辦理《採礦許可證》之後,才能由採礦人申請辦理林地審批手續。

  還是讓我們從頭溯源,探枝尋節吧。

  新曙光:回鄉興業競標得礦源

  浙江新曙光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稱新曙光)總經理陳福根説:“離鄉多年,想回家鄉投資,結果成了生態文明的活素材。”

  陳福根是温嶺市人,離鄉多年在外發展,一直想為家鄉做點事,聽説白象山一帶採礦權招拍掛,高興機遇終於來了!投資這個項目,既與公司業務吻合,又如了回鄉興業的夙願,這巧合不容易。

  於是立刻安排同事關注交易網站,跟蹤相關資訊。

  白象山採礦權公開拍賣業務由浙江省三門縣國土資源局委託浙江省礦業權交易中心(以下簡稱交易中心)通過上網,將三門縣沿赤鄉沿江村白象山建築用石料礦採礦權進行交易,約定掛牌期間為2014年1月2日至1月15日。

  由於網上交易在當地是首次,很新鮮,員工從未經歷過,邊學習邊實踐,認真對照拍賣須知、説明操作。

  據三門縣國土資源局局長鄭永堅介紹,當時有20多家企業參與競拍,每家競拍企業都要繳納3600萬交易保證金方可進入交易。經過275輪競價,2014年1月15日,新曙光以8.02億元中標。

  2014年1月22日,新曙光與三門縣國土資源局、交易中心簽訂《採礦權網上掛牌出讓成交確認書》,並收到一份書面的《三門縣沿赤鄉沿江村白象山建築用石料(凝灰巖)礦採礦權掛牌出讓相關情況告知書》。

  陳福根説,此刻他才知道,中標地塊是國家公益林。

  陳福根與團隊四處打聽,多方諮詢後得知:《國家級公益林管理辦法》第一章第十一條明確規定:禁止在國家級公益林開墾、採石、採沙、取土,嚴格控制勘查、開採礦藏和工程建設徵收、徵用、佔用國家級公益林地。

  新曙光想要的是能產出建築材料的礦山,“國家級公益林地禁止採石”,那8.02億元買它幹嗎?在國家強調生態文明力度如此之大的如今,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當下,面對受法律保護的國家級生態公益林,企業豈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浙江省林業廳出具的證明顯示,三門縣沿海區域(包括白象山)全部為國家一級、二級生態公益林,三門縣國土局在網上招拍掛須知中卻沒有告知是公益林,卻在競拍結束簽訂《成交確認書》後才提供告知書,而且是與事實不符的“三級公益林”。陳福根説。

  採礦與生態保護:割肉如何不滴血?

  陳福根説,從建築原料商業價值論證,沿赤鄉沿江村白象山一帶石料材質非常好,如果不是在國家公益林禁止地塊,幾年即可收回成本,即使按現在行情價,利潤也在50%以上,這樣的地塊我們之所以放棄,就是因為不想違法。

  “更為甚者,原浙江省國土資源廳批准白象山採石規模350萬噸/年,20年開採年限,而拍賣確認書中卻變更為700萬噸/年,10年開採期限。”陳福根説,別説還不能開採,即使能開採,省廳審批過的規劃也是能任性更改的?年開採規模由350萬噸/年變更為700萬噸/年,噪音、粉塵環評指標也可能無法通過。

  記者諮詢浙江省國土資源廳科教處,李峰(化名)的短信回覆是:環評是採礦權出讓成交後,由競得人負責做環評報告。

  中國生態文明研究促進會專家胡又非(化名)告訴記者:開採指標發生變化必須先環評!

  據三門縣農業林業局介紹,招拍掛地塊75公頃,總面積達1100畝,有活立木蓄積1246立方。其中松類211立方,闊葉樹類1035立方。

  陳福根對記者説:“如果按照三門縣國土資源局規劃開採,10年後,這座形似大象的白象山將被夷為平地。這些活立木將何去何從?炸山,採石,開採建築材料,土地部門許可,林業部門允許嗎?這叫不毀林?我們如何能做到採石不動樹?割肉不滴血?”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實施條例》第二章第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佔用或者徵收、徵用防護林地或者特殊用途林地面積10公頃以上的,用材林、經濟林、薪炭林林地及其採伐跡地面積35公頃以上的,其它林地面積70公頃以上的,由國務院林業主管部門審核。”

  “國家文件寫得清清楚楚,三門縣國土資源局卻視若罔聞。我們要求明確公益林能否調整,要求把保證辦理相關合法手續的承諾寫進合同,遭到拒絕。”陳福根説,“我們把文件給有關部門看,他們不予理睬。”

  新曙光以競拍標的物涉及國家公益林,尚未取得公益林開發許可等為由,拒絕簽訂《浙江省採礦權有償出讓合同》。

  訴訟結果:企業埋單喊冤枉

  2014年3月18日,新曙光被交易中心通知取消其採礦權的競得資格,其繳納的交易保證金3600萬不予返還。

  陳福根十分驚訝,他認為,三門縣國土資源局把國家公益林作為無風險礦種採礦拍賣是違法的,浙江省林業廳為其出具證明,該地塊不僅是國家一級、二級生態公益林,亦是海防林基幹林,如果他們在該地塊採石採礦,是違法的,這樣的紅線企業怎麼敢碰?

  新曙光多次向當地政府相關部門反應,並要求交易中心和三門縣國土資源局返還其交易保證金,無果。

  無奈之下,2014年9月新曙光向台州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將三門縣國土資源局、浙江省礦業權交易中心告上法庭,法院指定臨海市人民法院受理。新曙光認為,該交易地塊屬國家公益林不能採石採礦,要求返還交易保證金及利息等行政賠償。

  案件由臨海市人民法院審理。2014年12月8日,臨海法院判決,駁回“浙江新曙光建設有限公司訴訟請求”。新曙光不服,又向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5年3月5日,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經臨海市法院審理並判定,“關於白象山採礦權的設定符合三門礦產資源規劃要求,且已徵得省國土資源廳批准許可;採礦權涉及到的國家三級公益林在招拍掛前已經徵得三門縣林業特產局意見,林業特產局回覆:可調整規劃,並按相關程序審批;國家三級公益林的徵佔用,法律法規沒有強制性禁止規定,可以審批;競得人取得礦權資格後再向林業部門提出申請取得林地徵佔用許可。”

  二審法院判定:只有採礦權出讓後才能辦理林地徵佔用手續,上訴人沒有簽訂正式合同、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當然無法辦理林地徵佔用手續。

  兩審判決,負責該案的鄭曙光律師十分迷惑。

  1、拍賣採礦權地塊非“國家三級公益林”,而是一二級公益林,“國家級公益林地禁止採石”,法院沒有調查;2、三門縣林業特產局的意見不能代表就一定能辦理林地佔用手續,因為他們不具備審批資質;3、“國家三級公益林的徵佔用,法律法規沒有強制性禁止規定,可以審批;”拍賣程序合法。沒有哪條法規説這裏不能設採礦權,法不禁止即令行!這是法院判決的邏輯推論,由此可推盜墓者盜出的文物也受國家法律保護可以拍賣?鄭曙光説。

  法院不深入調查核實,卻判我們違約,如果按照政府拍賣、法院判決的結果做下去,只能是按照國土局規劃開礦毀林,企業違反國家公益林林業管理法。在違約與違法之間,我們成了迷路的“孩子”。行政職能部門之間的法規漏洞讓企業埋單,我們冤枉啊。陳福根很無奈地表述。

  三門縣國土資源局局長鄭永堅對記者説:新曙光必須先簽訂《浙江省採礦權有償出讓合同》,一次性交齊8.02億元採礦權出讓金,然後才能辦採礦證,之後再向林業部門申請辦理林地徵佔用許可手續,這個關係就是這樣倒置的。

  林業局:態度迥異的文件

  在三門縣政府提供的資料中,記者看到,2013年8月8日三門縣林業特產局給三門縣人民政府的報告內容是:經我局相關科室人員進行現地調查核實,對設立白象山採礦點提出以下幾點意見:

  1、經核查,該採礦區範圍內全部為國家級生態公益林(早在2008年做過一次規劃調整但未得到省廳同意);

  2、生態公益林林地禁止商業性開發和利用,除非列入省級重點工程項目(如:……);

  3、建議暫緩設該採礦點掛牌出讓,要求先對該採礦區域的公益林地上報申請規劃調整,調整為一般用地材林林地。在得到省林業廳批准同意後方可開發利用。

  2014年1月8日,三門縣林業特產局給浙江省礦業權交易中心蓋章的紅頭文件內容是:

  浙江省礦業權交易中心:三門縣沿赤鄉白象山礦區屬國家三級公益林地塊,經同省林業廳聯繫溝通,此區塊可以按有關規定程序審批,具體情況請諮詢林業廳相關處室。

  兩份態度迥異的紅頭文件,哪一個來決策白象山國家公益林的命運?針對自相矛盾的問題,三門縣林業特產局黨組副書記鄭從都在接受《今日聚焦》記者採訪時稱:“我們對公益林保護認識還不到位,在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方面有矛盾時,根據縣裏面總體規劃,最後統一了,協調之後蓋章了。”

  浙江省林業廳森林資源處副處長程軍茂對《今日聚焦》記者説:“這兩年我們沒有接到三門縣林業特產局就白象山公益林調整問題的聯繫和溝通。它不符合佔用林地的條件。另外調整公益林它也不符合條件,這個項目實施不了。”

  陳福根電話諮詢國家林業局資源司相關負責人,答覆是:《國家級公益林管理辦法》明確規定,禁止商業性採石,而露天開採建築用石料就是採石!這個項目是無法審批的。

  土地部門説:只要簽訂合同交了錢就可以辦理相關手續;

  林業部門説:不符合佔用林地條件無法審批實施不了;

  陳福根説,錢能解決的事,都不是事。8.02億,不是小數目,哪怕能寫進合同裏,也會有糾紛了。本以為政府項目不會有問題,想不到買了塊不能採、不能動的“燙手山芋”,招來官司不説,還折騰着3600萬的經濟糾紛撕扯,真是焦頭爛額啊。

  生態是百年大計,國家戰略,我們覺悟還是有的,不能做千古罪人。相信會有一個公平的結果,無論輸贏最好能讓我們明明白白,心服口服。 (來源:商務金融網 魏建玲、劉萍)

責任編輯:江山 DN003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