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大會往事:當“拖堂”成了傳統節目

\

  沒有不散的宴席,沒有不拖堂的氣候大會。

  新華網北京12月10日電 氣候大會的一個幾乎不變的節奏就是最後一天必然拖堂,近乎成了傳統。記者經歷的哥本哈根、德班、利馬等等大會,無不從最後一天開始進入”加時賽“。

  挑燈夜戰是小菜一碟,關鍵是到凌晨犯困咋辦?困到極點,能搶個沙發,而不是席地而睡十幾分鍾,對氣候大會最後一天的報道記者來説,已經是奢侈而幸運的了。而談判官員們更苦。也難怪,攸關各國利益,不把各類協議的細節敲定,是不會散場的。

  最後階段往往最需要衝刺,也最艱苦。大家對48小時不睡的“拉力賽”也見多不怪了。

\

  巴釐、哥本哈根、坎昆、德班、多哈、華沙、利馬……,十幾年的氣候談判,新華國際客户端發現,氣候大會還真的從未準點結束過。

  作為參加過多次氣候大會的記者,我們發現,每次都是夜晚現場記者“躺倒”一片,談判專家和官員或挑燈夜戰,或抓緊中場休息時間打盹十分鐘。其辛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往事真的讓人不堪回首。往往巨大的會場全天燈火通明,分不清晝夜,難怪一些代表調侃:“我們過着‘亮’無天日的生活!”

\

  “今年你們記者如果採訪氣候大會訂飛機票,要留有餘地。會議通知是12月12日結束,一定要訂13日甚至14日返程機票才行。”去年,利馬大會中國代表團團長解振華在會前就囑咐記者們,“不是會議有可能推遲,而是沒有不拖的氣候會。從中可以看出氣候談判之艱苦,不光消耗體力,也磨鍊意志。”

\

  記者也曾記得,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大會,12天會議,拖堂整整一天,代表們連續晝夜談判,都疲憊不堪,生理近乎達到了極限。乃至代表英國的英國氣候變化大臣米利班德情緒失控,在大會上當眾發飆説,“趕緊結束這個會議吧,沒必要在這裏費體力!”

  拖個一天多的會議已經算好的,2011年底的德班氣候大會,12天會議,14天才結束。

  大會加時的最後兩天,不僅代表團高度緊張,我們記者也很累,因為隨時可能出結果:要麼出決議,要麼宣佈大會“黃”了,各自散夥。氣候談判的民主機制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要逐條討論全體一致,這就意味着,任何一個國家如果對決議的任何一條不滿意,都可以發表長篇大論,如果分歧太大談不攏會議就“黃”了,所以我們必須打起12分精神緊盯會場。

\

  從10日凌晨進入“加時賽”開始,報道這次大會的6名新華社記者和一位當地報道員,基本就沒有休息過。好在南非東道主對新華社很重視,在大會的媒體中心給我們分一個10多平米的工作間,可以看到會場直播電視,累了也可以拼幾張椅子打個盹。那些沒有工作間的同行們,就只有到處睡了。

  每每氣候談判,最後一天會場不關門,到處都會有席地而睡或的記者,能搶到個沙發,已經是豪華待遇了。一些記者打趣説,連睡覺也分等級,倒頭睡、牆邊地上睡、椅上睡,沙發上睡。最後一種最幸福。

  是的,現場風雲變幻,最後時刻,誰也不知下一秒會有啥消息,只能在會場將就打盹了。

\

  本次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中國氣候談判首席代表蘇偉則表示,“時間非常緊張,可能一場會接一場會,時間計算到每一分每一秒。”從歷次氣候變化大會的經驗看,延期形成最終結果已屢見不鮮。由此看來,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也不能排除延期達成協議的可能。(記者楊駿、陳勇、趙焱,新華國際客户端報道)

責任編輯:洪笑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