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巴黎大會進入衝刺階段 主要難題仍需磋商

\

  人民日報巴黎12月9日電(記者:李永羣、裴廣江、王遠、邢雪)12月9日,距離氣候變化巴黎大會計劃閉幕日期還有3天。隨着大會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各方談判代表更加忙碌。當地時間9日15時,大會主席法比尤斯公佈了巴黎成果文件草案,包括巴黎協議草案和決定草案兩部分,全文減少至29頁。法比尤斯對此表示,本次大會取得了進展,但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解振華在案文草案公佈後對媒體表示,目前各國在能力建設、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這些問題都有了共識,大會主席認為這部分內容比較平衡地反映了各方的意見。現在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區別、資金和力度這3個問題上,需要部長們進一步進行磋商。“如果各方能在這3個問題上達成共識,巴黎協議就能夠達成,巴黎大會就能夠成功。”

  據悉,各國代表團將於9日夜間繼續加班加點溝通協調,尋找平衡點,爭取在10日完成巴黎成果文件第二稿。

  新工作機制有力加快了談判進程

  “倒計時已經開始。”9日,在氣候變化巴黎大會的官方網站首頁,這則標題的新聞處於最顯著位置。文章説,在談判的最後一週,各國環境、能源和外交部長們接替談判代表,將為達成巴黎協議做出必要的政治決定。

  本次大會11月30日正式開幕,會期近兩週。12月5日,“加強行動德班平台特設工作組”(簡稱“德班平台”)把第一週形成的帶有括號和選項的案文提交給巴黎大會,第二週由締約方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就相關問題進行談判磋商。“德班平台”主要負責在2015年前制定出一個適用於《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以下簡稱《公約》)所有締約方的法律文件或法律成果,作為2020年後各方加強《公約》實施,減控温室氣體排放和應對氣候變化的依據。

  據瞭解,第一週形成的草案共43頁,主要包括對主要談判內容的建議,同時附有5頁的説明,告知各國部長第一週的主要工作。相對於2011年的德班大會提交給各國部長們的長達幾百頁的草案,這次大會第一週形成的文件無疑要簡潔得多,更方便部長們磋商。大會主席、法國外長法比尤斯7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草案措辭簡潔,減少了選項,是達成最後協議的第一步。

  7日開始,談判進入第二週,首先是約100名部長髮言,闡述各自立場。與此同時,大會主席任命的部長協調員開始在各個工作組開展工作。為加快談判進程,大會主席安排了新的工作機制,並於5日在全會上通過。新工作機制包括法比尤斯任主席的“巴黎委員會”、4個工作組以及1個專門負責法律和措辭核實的小組。4個工作組各由兩名部長擔任協調員,議題分別涉及資金和科技轉移的執行方式、發達國家對温室氣體排放的歷史責任、巴黎協議的長期目標和評估機制、2020年前應採取的行動。按計劃,巴黎協議應該於10日完成,並翻譯成6種聯合國工作語言,最終在當地時間11日18時舉行的全會上通過。

  明確的政治意願和自主貢獻是亮點

  “領導人會議之後,各方對於推動巴黎會議取得積極成果表達了明確的政治意願,同時在談判中積極推進這樣的進程。”中國代表團副團長、中國氣候談判首席代表蘇偉在第一週談判結束時對本報記者表示。

  目前來看,巴黎大會主要有兩大亮點。首先是近150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出席會議,表達推進國際氣候談判進程的政治意願,為達成巴黎協議提供了難得的政治推動力。在開幕式上,中國等主要發展中國家明確支持在巴黎達成一個全面、均衡、有力度、有約束力的氣候變化協議,美國等發達國家也表達了較為積極的意願。領導人講話對達成協議、推進多邊進程起到了很大推動作用。

  其次,超過180個國家提交了“國家自主貢獻”,覆蓋全球95%以上的排放。這種“自下而上”的減排承諾,相比以往有很大的進步。國際能源署副署長保羅·西蒙斯對本報記者表示,這些國家都有意願付出額外的努力,竭盡所能應對氣候變化,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在努力釋放積極信號,相信這有助於巴黎協議的達成。

  最終的巴黎協議被寄望於能夠適應各方、有效應對全球變暖,但談判桌上還堆積着不少棘手問題,會議最終將達成什麼樣的協議目前仍不明朗。在8日晚舉行的全體會議上,來自195個國家的環境部長指出了所有待解決的主要分歧,同時強調了已經取得的進展。

  中方致力於推動會議取得積極成果

  在巴黎大會開始階段,各方的分歧點主要涉及大會成果的法律約束力、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力度、資金問題以及巴黎協議與《公約》的關係等問題。中國代表團全面參與談判磋商,致力於推動巴黎會議取得積極成果,既堅持立場又表現出了靈活性,中方積極建設性作用有目共睹。

  據悉,很多國家無法接受沒有法律約束力的巴黎協議,一些國家要求所有決定都要有約束力,但有些國家擔心國內無法通過,因此不能有約束力。解振華對本報記者表示,中方積極做兩種立場的工作,建議以“協議”和“決定”相結合的方式解決,即將2020年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機制性安排作為協議,具有法律約束力,部分內容列為政治決定。

  就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力度問題,一些國家認為目前的自主貢獻不足以將全球氣候升高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要求進行整體審評,但也有國家堅持自主決定減排貢獻。中方認為,應該對提交自主貢獻的國家所採取的積極行動加以充分肯定,相信各國已根據各自國情盡了努力,這是必要的政治互信。此外,在實施過程中,可通過建立盤點和激勵機制,讓各國自主決定是否更新自主貢獻。

  資金問題是發展中國家普遍關注的。發達國家至今沒有兑現承諾,歐盟和美國還提出,除工業化國家外,其他國家也應參與出資。發展中國家對此表示失望,要求發達國家明確資金支持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中方認為,發達國家應兑現此前的承諾,到2020年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並於2020年後在此基礎上繼續增加,同時鼓勵發展中國家自願提供資金。此外,也可通過企業、基金會、發展中國家內部基金等不同渠道,把資金的蛋糕做大。

  就巴黎協議與《公約》的關係,存在巴黎協議替代公約以及巴黎協議是公約下的階段性成果兩種主要觀點。中方認為,巴黎會議結果應是在遵循《公約》原則及框架的基礎上達成的階段性成果。雖然情況有變化,但歷史責任沒有本質變化,新的協議仍需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公平原則和各自能力原則。

  解振華9日對媒體表示,中國代表團已經開始分析成果文件草案的內容,在此基礎上中方還要與“基礎四國”、“77國集團和中國”及部分發達國家就分歧進行進一步溝通,為推動會議取得成功作出貢獻。解振華説,中國代表團努力爭取讓這次會議取得成功,達成一個全面、均衡、有力度、有法律約束力、適用於各方的巴黎協議。

責任編輯:洪笑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