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出行被曝監管缺位 順風車註冊存平台漏洞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滴滴監管缺位:不審核三證就可註冊,車主可利用多個手機隨意註冊搶單

  大公財經綜合報道,據《長江商報》今日刊載,一人6個手機,拼單載客,隨意強加錢……感覺被坑的楊先生跟記者算了一筆賬,這種車主的月收入可達到近4.5萬元,而這樣暴利正是依附於滴滴對順風車監管的漏洞。昨日,長江商報記者進行滴滴順風車主註冊時發現,不用驗證,無需三證審核,提交基本資訊就可以搶單上路了。

  大公財經查詢瞭解到,長江商報是由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主辦的省級綜合性都市類日報。據該報官網介紹,該報致力於打造長江流域主流財經媒體。長江商報作為一份省屬區域性大眾經濟類日報,強調商業經濟,倡導商業文明,致力於成為湖北第一財經日報、長江流域第一媒介商務平台、全國一流經濟生活大報。

  瘋狂接單一天“營收”1500元

  “不算我們這單,這位車主當天已經掙了1400元。按照這個算法,以我們這趟5個人為例共接三單,平均每單60元左右的話,這一趟差不多接近180元。此外車主還要求分攤過橋費,加上收取的額外費用近30元,車主一天的收入就可達1500元以上。”楊先生算的這筆賬顯示,車主月收入可達到4.5萬元。

  事實上,沒牌照、沒上保險、使用二手車,這種行車過程也沒有特別多的成本。楊先生和車主交談了解到,除了偶爾交一個進入停車場的個位數停車費和油費,這輛車基本上很少有其他費用產生。

  據車主介紹,他最早的時候,一般在早上五六點開工,然後中午在停車場休息約兩小時,就一直工作到晚上了。

  這樣算來,車主從早上五六點到晚上十一點以後,一共工作了近15個小時。

  “他拉我們的時候,因為犯困,已經有些精神恍惚了。而為了解困,車主就開始吃甘蔗,但是他邊吃甘蔗還邊超速,最快將近140碼,市區裏面車速也達到120碼,我們坐在裏面簡直是心驚肉跳。”楊先生表示,超速在這位車主看來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車主還自稱開車的時候可以邊吃熱湯麪、邊玩手機邊開車。因為沒有車牌號,攝像頭也拍不到他,這讓他在行駛過程中更沒有顧忌。

  一個月賺4.5萬,一年就賺幾十萬,但這在該車主看來並不滿足。該車主自稱,除了自己接單之外,還請人幫忙代接單,這輛車一個月就換了三次機油,跑了1.74萬公里。

  據記者瞭解,普通車一般跑5000公里才換一次機油,平均每天跑50公里的話,需要3—4個月才換一次機油。

  “只要沒有欄杆的地方,他基本上都不用交錢。”楊先生估算,如果以這種行車接單記錄換算成順風車費用來算,三年買套別墅似乎都不成問題。而車主自己也開玩笑説,在鄉下搞個別墅再買輛車就不幹了。

  管理粗放無需三證審核就可註冊

  上車後發現有同樣被騙拼單的乘客,順不順路車主説了算……是誰放縱了這位順風車司機?

  該車主自稱,做這一行有將近四個半月,基本上就是順風車推出來沒多久他就在這麼做,主要原因就是鑽滴滴對於順風車司機監管的漏洞。

  昨日,記者專門體驗了一次滴滴順風車司機註冊。通過第一步填上城市、車牌號和汽車品牌,進入第二個頁面,填上姓名、身份證就算註冊基本完成了。至於後續的駕駛證、行駛證照片、手持身份證和人車合影照,記者在都沒有提交的情況下,居然可以接單了。

  也就是説,如果車主分別用不同的手機號註冊不同的車牌號去接單,比如,車主用一輛武漢哈弗的車,虛擬了一個遼寧的車牌號,然後又虛擬一個遼寧本田的車牌號,這樣的話,就可以接到多個訂單進行拼車,這樣就等於是鑽了滴滴的漏洞,也從側面反映出滴滴本身在監管上就存在問題。

  此外,記者在楊先生和熊先生提供的圖片上看到,該車主的行車記錄上顯示出行七次。

  但楊先生認為,該車主應該不止出行過七次,“從他的工作時間來看,一天不止接了7單。”而這7單當中,對於溝通順暢、乾淨整潔、準時到達等好評,也可能是刷單所評。

  搶單漏洞訂單不取消也可繼續接單

  “他要我們自己取消訂單交現金,不讓我們用滴滴付款,就是不想接到顧客投訴,也方便以後接單。”雷先生在不願意和車主起衝突的情況下,支付了73元的現金。但是截至記者發稿時,楊先生和雷先生也沒有取消他們的行程訂單。

  為了驗證訂單不取消對順風車司機出行是否有影響,記者在一個訂單未結束的情況下,成功接到另一單順風車訂單。這就説明,即使訂單不取消,滴滴順風車司機也可正常接單,絲毫不受影響。而一旦乘客自己取消訂單,則對司機更沒有影響了。

  此外,除了好評之外,記者在車主的公開資訊上並未看到負面評價,而這些也與滴滴對順風車主的註冊要求不嚴有關。

  在該車主的個人資訊一欄,並沒有本人的真實照片。而在後續手持身份證和人車合影照等不齊全的情況下就可接單,這也給車主很多鑽漏洞的機會,一旦這個賬號投訴過多,或是被封,即可迅速註冊一個新的賬號繼續接單盈利,絲毫不受註冊門檻所限,而這些對於乘客而言,也間接造成了諸多不安全因素,正常權益難以得到保障。

  自滴滴軟件上線以來,就迅速在市場中脱穎而出。今年7月,滴滴快的宣佈完成20億美元的融資,公司估值達150億美元。這是迄今為止全世界規模最大的一筆非上市公司融資,也是中國移動網際網路領域最大規模的融資。與此同時,經國務院批准設立的從事外匯資金投資管理業務的國有獨資公司中投,已經承諾投資滴滴快的,作為滴滴快的近期融資的一部分。如此突飛猛進之態勢,也讓業界想象,曾被冠以“黑車”帽子的滴滴或離“轉正”為期不遠?

  然而,正值滴滴與各相關職能部門緊密聯繫的的關鍵時期,卻被爆出一人6個手機 ,順風車拼單載客,隨意強加錢,滴滴出行是否應該對平台的管理做出深刻的反思?

  乘客錄下的部分車主錄音

  “最多時候一輛車帶過9名乘客。”

  “我可以邊吃熱湯麪、邊玩手機邊開車”

  “牌照塞在後備行李箱裏,不拿出來就可以闖紅燈、違章變道。”

  “曾經有乘客與我爭執,我直接把車停到二七長江大橋的橋中段,把乘客趕下了車。”(記者 陳妮希)

責任編輯:江山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