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昌e袋洗被投訴:五次返工風衣內襯被洗爛

葉女士送洗的風衣原本只是衣領髒了,第一次送回多了大片油漬,前三次投訴返工都原樣送回,第四次油漬終於下去了,但衣服內襯卻被洗爛了,第五次送回來依舊有破洞。 葉女士/供圖

  葉女士送洗的風衣原本只是衣領髒了,第一次送回多了大片油漬,前三次投訴返工都原樣送回,第四次油漬終於下去了,但衣服內襯卻被洗爛了,第五次送回來依舊有破洞。 葉女士/供圖

  近日,陸續有消費者反映,通過榮昌e袋洗送洗反將衣服洗壞。而e袋洗事後處理進度緩慢賠償難達成,也令消費者煩心。榮昌e袋洗方面就此迴應,承認洗衣質量存在一定風險,客服也有滯後的漏洞,將協調方案解決。

  消費者遭遇

  ●案例一

  長款大衣縮小三分之一

  由於在家帶孩子,沒空去洗衣店,一次偶然的機會,孟女士得知“上門取送方便”的榮昌e袋洗在線洗衣平台,沒想到初次體驗令她很糟心。3月28日,她通過e袋洗送洗了去年10月在韓國購買的價值兩千多元的ON&ON中長款毛呢外套。3月30日晚上衣服送回,竟發現毛呢外套整體縮小了三分之一,“好好的長款洗完變成中款大衣了”。

  孟女士出示的毛呢大衣圖片顯示袖口是向上翻起的。而洗之後的衣服袖口已經縮水,“不僅袖口翻不上來了,衣服腋下還開線裂口子了!”記者看到,毛呢外套的標籤上標明“不可水洗,緩和乾洗”。“毛呢外套水洗就會縮水,必須乾洗。我很懷疑他們是怎麼清洗的。”然而,e袋洗取件員對此不知情,客服電話直到3月31日中午才打通,隨後客服同意把衣服拿回先作鑑定。“洗變形的衣服沒法復原,我不需要返洗,只要求他們賠一件同款的衣服。”昨日,孟女士答覆記者,客服與她聯繫商討賠償方案。“他們説確實看見裂口了,但沒解釋原因,也不承認是水洗的。”

  ●案例二

  羽絨服洗成“薄外套”

  3月21日,張女士通過榮昌e袋洗送洗了一件價值兩千多元的羽絨服。衣服第一次送回時,原本蓬鬆的羽絨服被洗成了薄薄的“外套”。“裏面的鵝絨都抱成硬團,摸不到羽絨,只能捏到一個個硬疙瘩。”發現問題後,張女士聯繫e袋洗員工上門將羽絨服取走返洗,但衣服送回後,只是疙瘩沒有了,依舊很薄無法穿。

  更令她心煩的是維權的艱辛。“客服往往一問三不知,只能記錄,追蹤流程太長,一些消費者可能會因為沒精力跟他們打‘持久戰’,而放棄維權。相比之下,樓下的洗衣小店再不專業,起碼也能上門討個説法,但e袋洗實體店都不知在哪兒。”

  ●案例三

  五次返工內襯被洗爛

  葉女士的經歷更加離譜。原本衣領髒了,她將價值700多元、只穿過一次的風衣送去榮昌e袋洗,第一次送回時衣服多了大片油漬。沒想到投訴了倆月,前後返工五次,“心頭好”的風衣仍沒洗回原樣。“前三次都被原樣送回。第四次油漬終於洗下去了,衣服內襯卻被洗爛了。第五次送回來的衣服説補也沒補。”對於前三次衣服原樣送回,葉女士堅持要討個説法,“他們把責任推到物流身上,説是物流人員以為衣服處理完就打包送回去了。”最終,e袋洗賠償了100元。

  e袋洗迴應

  實體店不受理投訴

  記者調查發現,有很多消費者投訴榮昌e袋洗存在洗衣問題,還有消費者分享自己的維權經歷。就此,記者諮詢了榮昌e袋洗總部,對方表示北京有200多家實體店,但消費者就算拿着衣服到實體店,店內也不會受理的,只能向客服反映。記者撥打榮昌e袋洗客户服務熱線,等待一段時間後才有人接聽,對方查詢證實上述幾名消費者的投訴,“我們都是依據衣服上的洗滌標籤清洗的。”

  榮昌e袋洗客服部王姓負責人表示,“就洗衣質量問題,洗染行業會有洗壞的概率。消費者若對洗後效果不滿意,正常流程下我們會派物流人員取衣返洗,重新加工。如鑑定確實洗壞,理賠部會有專人回覆,具體賠償標準按洗染協會明文規定賠償。”她表示,e袋洗公司發展較快,客服也存在滯後,“我們承認之前沒有真正做到72小時給消費者答覆的情況,正在協調方案加快處理進度。”

 

責任編輯:子衿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