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當首富壓力大很痛苦

  央視財經(記者 潘敏 周琰 趙研)最近,財經頻道《中國財經報道》特派記者來到阿裏巴巴集團,對馬雲進行了深入的采訪。打開心扉,馬雲說了很多他平時不願意提及的話題。打開互聯網時代的商業密碼,還原真實的馬雲商業王國,財經頻道元旦1日、3日21:55分別播出《解密阿裏巴巴》上集、下集。以下是精彩看點,記者總結了糾纏馬雲的八大問題。

  1、怎麼看待新首富的頭銜?

  馬雲:首富是別人稱你的,你難道真是首富了?你難道能動用這些錢為所欲為,你能睡幾張床,吃幾頓飯,你真覺得你能解決人家總理、總統解決不了的事情?不可能,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回到本能,但是毫無疑問現在壓力挺大,我們講話,講對的都應該的,講錯了都成了標題。被爭議的都成了大標題,那挺痛苦。

  2、淘寶如何面對假貨的質疑?

  馬雲:我們今天在淘寶上面,是能夠迅速通過數據、通過所有的技術手段,能鎖定制假者和賣假者,但遺憾的是我們不是執法機構,我們感謝公安部,我們感謝很多的部門,商檢部門、質檢部門幫我們去打擊。但是事實上我們也很悲劇,很多地方保護主義,很多的執法機構,他們對付的不是這些人,制假者,而是我們,因為對付我們最容易,對付他們很難。所以我覺得也很痛苦。可能中國如果有一個機構人最多、技術最強、決心最大、打擊力度最大的公司,全世界可能我們算排第一,因為我們知道,對這公司來講有三個問題是將成為我們這家公司生存發展的癌症——假貨、知識產權和炒作信用。

  過去兩三年來,我們已經打掉那麼多假貨,但是打不盡其數的。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現在假貨集團從開始給我設靈堂,到我這兒來遊行示威,到人生威脅、攻擊,到今天為止,他們認為千萬不能再在淘寶和阿裏上面去成規模賣假貨,因為一旦被揪住的時候,那公安部就摸上門來了。

  3、菜鳥巨資圈地到底是什麼意圖?

  馬雲: 我覺得菜鳥今天了不起的地方,在於別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和它競爭,因為我們自己不送包,我們要做的是物流供應鏈服務平台,我們每天想的辦法就是怎麼樣讓快遞公司和物流公司成本降低,甚至我們要想到如何讓快遞員工得到尊嚴,所以我自己覺得,這些工作的競爭,就是這麼點點滴滴看起來毫無意義的事情組織起來,就相當有意義。但是你一旦組織起來以後,自然而然就會賺出錢來,所以我覺得別人擔心很正常,其實十多年來,我們是一路被人指責和擔心過來,也不在乎再被人指責十年。今天擔心我們,對吧,我們很感謝,但是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4、大數據是不是阿裏巴巴的一個噱頭?

  馬雲:數據不是在於挖掘,數據在於分享、數據在於交換,兩個完全不同的數據合在一起,突然得到了一種新的產品和新的服務出來。我自己覺得,大數據和雲計算對整個中國和世界經濟的影響,今天應該說真正的,我們絕大部分都沒想明白,無論是PC時代、IT時代,到互聯網這都是工具,就是你買了很多鍋、鋼灶,造了很漂亮的廚房,你目地是做出好菜來,菜是原材料,做菜的本事才是真正我們要的。你看飯館,有那麼多鍋碗盆灶的,你的目的什麼?做菜,數據就是菜,所以微軟也好、IBM也好、英特爾也好這些公司,包括很多像我們互聯網公司,都是為了做這個菜而準備的工具,人類將進入到真正的大數據時代,就數據和由數據產生的新的經濟、新的產品、新的服務,這暢想是極其之大的。

  5、阿裏巴巴農村布局意欲何為?

  馬雲:我們現在淘寶搞了十多年,搞了三億的活躍用戶,六億多的用戶,中國還有一大半的人在農村,這是巨大的機會,這些機會也許沒有互聯網還真難幹,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們想做的。今天農村的電子商務,農村的工業化、農村的信息化,到了特別有意義的時候,以前農民都還沒有搞清楚什麼是電腦,每個人卻在手上拿了個手機 。而今天的手機不比任何一個電腦差,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能夠在對農村的改革、農村的經濟、農民的富裕、農產品生產資料的變革,如果能夠電子商務進去,我覺得對這國家貢獻就大了。

  6、阿裏巴巴能成為中國的亞馬遜嗎?

  馬雲:WTO是在上世紀我覺得做得很了不起的一個組織。但今天這個情況下,我們要反思,WTO是政府之間,各政府之間的協商,最後商人、商議企業按照政府的協商來進行從事這樣的工作。國與國之間的要素之間,雙邊之間的關係,會導致有的時候,反而有的時候出現這種地方貿易保護主義。中國也是個制造業大國。但是中國在世界貿易和世界的制造業中沒有說話權,我不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但我覺得應該更公平地說,中國這麼大一個貿易大國,應該參與世界貿易的遊戲規則,應該參與世界制造業的變革。所以我覺得,由於出現了電子商務互聯網以後,也許我們能夠為20年以後的世界貿易和制造業的變革加入自己的一種色彩在裏面。

  我覺得全球化的很重要的思想,就是阿裏巴巴到了當地國家以後,我們做什麼事情是當地國家的企業做不到的。我們不應該去當地去搶人家的飯碗、砸人家的企業,我們覺得,我們去一定是幫助當地的企業和消費者越來越好,這麼做我覺得中國企業的全球化才是真正全球化,否則就變成中國化了,阿裏巴巴是要做國家公司。我自己認為像三星就是韓國的國家企業,奔馳是德國的國家企業,可能蘋果、谷歌是美國的國家企業。但中國的國家企業到底是哪個?我覺得中國未來幾年應該要誕生出一批國家企業。

  7、阿裏巴巴現在最難的是什麼?

  馬雲:我們經過了十年所謂「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個口號、這個使命是很雄偉、很高大上的。但是最後落地的時候你必須思考,你不是上帝,你做不到這個事情,你應該把大家聯合起來,共同來維護一個很好的生態係統。生態是非常非常難建立,因為人們不一定相信,憑什麼你會把利益讓給我,憑什麼要讓別人強大了我才能強大,但是它一旦建起來,那就會生生不息地下去。

  8、上市後,阿裏巴巴最危險的是什麼?

  馬雲:今天的阿裏比以前更危險,以前阿裏,反正都不看好你,其實我們知道我們比大家想象的要好很多,根本不用擔心,別人今天說我們無所不能,很厲害、很有錢、非常厲害,想做什麼做什麼,去哪兒哪兒成功,最危險。其實我們並沒有別人想象那麼強大,我們今天的很多的漏洞,我們今天要做的事情,我們今天都是年輕人,我們在做的產業沒人碰到過,我們今天進入到任何領域,都碰上強大的阻力。以前在這些領域裏面,都是很微小,我們做也沒人關心,今天我們進入的任何領域都是非常,原來的既得利益者和強悍都很強。所以,阿裏也進入了深水期,改革進入了深水期,我們也深水期,我們容易做的都被我們做完了,今後要留下來都是不容易做的。

  (央視)

責任編輯:漠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