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學院不會倒閉 還會活得更好

  對商學院來說,最近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持續一個熱門話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位教授在調查後表示,美國有一半以上的商學院在未來10年,甚至5年內會面臨關門的危險。

  這也成了近日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召開的管理教育創新院長論壇的熱門話題。

  來自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斯坦福大學商學院和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3所全球頂級商學院的院長,借着參加清華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2014年會議的機會,與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一起,探討了商學院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

  勇於求變

  清華經管學院院長、著名經濟學家錢穎一不能肯定15到20年之後,在座的學校是不是將消失。但是他們「肯定與現在不一樣」。

  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這位教授的結論有一個好處,「就是讓商學院院長思考如何改變現狀。」錢穎一說。

  而這個結論的大背景是,全球化和技術革新正在改變世界商業和管理的格局。而大規模在線教育的興起,則為更多的人提供了教育途徑。

  在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院長大衛·施密特雷恩看來,全球化以及技術革新意味着進入教育的門檻會更低,同時意味着來參加論壇的管理學院和商學院培養出來的學生的同質性會更高。

  這非常契合當天會議的主題:勇於求變。「這正是我們在座的一些經管學院以及商學院在過去10到20年所關注到的。」他說。

  教育界沒有跟上互聯網的變化

  邁克爾·斯賓塞在2001年以「不對稱信息」理論而被授予諾貝爾經濟學獎。1999年,當互聯網經濟方興未艾的時候,他是斯坦福大學商學院院長。

  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的現任院長塞隆納當時在學院教書,他對斯賓塞院長建議:我們開課教電子商務吧。

  當時,他們兩個人都不知道什麼是電子商務,開課的目的是為了搞清楚這個概念。於是,斯坦福大學商學院就開設了這門新鮮的課程,每周找一些業界的思想領袖介紹互聯網的變化。

  在那個年代一個流行的觀點是:大家都在說互聯網很重要,但覺得不會影響到自己的行業。實際上,技術的改變對行業的影響是慢慢顯現的。

  塞隆納認為,所有的行業都因為互聯網發生變化,教育界卻沒有跟上——「這100年來教育界的變化就是從黑板換成白板,然後從白板換成幻燈片。」

  「作為教育家我們要認識這個問題,我們必須承認未來的世界可能會因為技術的出現而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影響別的行業的同時也會影響教育行業。」塞隆納說。

  「在過去的10到15年,商學院的管理發生了變化。」塞隆納說,對大多數人來說,商學院在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教授的內容,比如說金融、營銷這些核心課程,已經非常標準化,到處可以獲取。

  對於很多學生來說,他們已經學到了10到15年前商學院教授的課程。「所以應該給他們一些其他的材料。我們現在的課程需要進行相應的調整。」塞隆納說。

  以斯坦福的商學院為例,在他們的大綱中,給28%的學生提供的選修課程是去年所沒有的。

  商學院院長的生活則變得更加充滿挑戰,也更加活躍。塞隆納說,5到10年前,無法想象技術會給教育帶來這樣的改變。「商學院非常關注怎麼能夠把自己的教育通過技術向其他的領域傳播。」塞隆納說,隨着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在線的內容將會越來越多,我們需要把相關內容向全球進行傳播。

  線下教育不可替代

  可很多人都在擔心,在線課堂會不會侵蝕傳統的課堂?

  「不會。」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院長吉爾菲·蓋瑞特很肯定地說。在他看來,如果作比較好的規劃,甚至能夠吸引更多的學生來課堂到學校學習。同時也能夠幫助他們找到全球各地的人才。

  在線上課以及線下上課之間的連接,是商學院的強勢所在。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院長大衛·施密特雷恩以斯隆管理學院為例,同樣都是在線學習的課程,但是斯隆管理學院會優選5000個人到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園,在線下上課。「這樣的體驗在線是無法複制的。」他說。

  蓋瑞特是澳大利亞人,在加入沃頓商學院之前的6年,在悉尼兩所商學院工作過。他說起了在線教育興起的初衷,無論是美國,還是澳大利亞,大學的金融壓力都很大,政府都希望大學可以減少成本。以佛羅裏達為例,就有立法,為了減少成本,要州立大學允許學生利用其他的學分完成佛羅裏達大學的學分,而在線教育無疑是非常好的選擇。

  「所以不管怎樣,最終的問題就是這條選擇線,誰在線上誰在線下,現在問題沒有答案。但是這個線的水平越來越高。」蓋瑞特說。

  所以蓋瑞特認為,對在線教育來說,更難的一點是如何與商學院的品牌保持一致。

  「我看到的並不是恐懼而是一些機會。對這些未來潛在的機會,我非常振奮。」蓋瑞特說。

  塞隆納描述了這樣一個場景:5到10年之後,不管你在全球哪個地方,回到宿舍裏面,你可以在網上找到5位教授對一個課程的不同演講,有一個可能是本地教授,其他是世界各地的教授。而這些都會在網站上免費獲取。

  「教育市場非常活躍,對於整個商學院的結構來說將會產生巨大的變化。」塞隆納說。

  但是,教育機構未來肯定還是會對學生發揮重大的作用,塞隆納很肯定:我們仍然是世界上非常優秀的教育學府的代表,我們有機會能夠把最優秀的學生招攬進來。既然招攬進來就有責任讓他們蛻變成為最優秀的企業人員,這是我們的職責。

  塞隆納不認為這種學生的轉型還可以通過什麼其他的方式來實現,「必須要通過面對面的交流才能實現」。

  「20年之後我們不僅會存在,還會扮演更重要的知識傳遞者的角色,我們的影響會更大。」塞隆納說。

責任編輯:張文婧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