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公司產業 > 產經要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徐昌東:把航空俱樂部辦成救援中心

\

徐昌東近照。

  人物簡介

  徐昌東,企業家,1952年出生,早年經曆坎坷。1983年赴美留學,1988年成立達西集團,1990年起先後在中國內地投資旅遊、航空、新能源等產業。現為中國通用航空發展協會會長、直升機產業發展協會會長,被稱為「中國通用航空產業發展之父」。

  采訪徐昌東是在一個霧霾天,環球人物雜志記者在北京的北四環上堵了半個小時,見面後也自然談到了空氣污染和擁堵的問題。「如果二三十年前,我們能把空氣治理好,道路規劃好,而且還能實現盈利,今天的城市就不會有這些嚴重問題了。」徐昌東說。在他看來,這些公共管理事務都要用市場化思路去完成,才能夠有效率地持久發展。

  總是在找市場機會

  對徐昌東來說,「市場」這個詞甜酸苦辣、五味俱全。1983年,31歲的他懷揣40美元,登上赴美留學的飛機。到了紐約,從肯尼迪國際機場打車到曼哈頓,花了他28美元。他原想靠剩下的12美元熬過開學前的兩個星期,但第三天就熬不下去了。他去了一家制衣廠打工,後來又到一家中餐館端盤子。到開學時,攢了一兩千美元。

  此後4年,他一直邊讀書邊打工,拿下化學和計算機兩個碩士學位,每月還給家裏寄100美元。畢業後,他在波士頓的一家企業工作了一年。1988年,他在長島成立了達西集團,做起了貿易。「改革開放之初,國內農民分到了地,需要化肥,我又是學化學的,就選擇了化肥生意,當時的市場非常好。」挖到第一桶金後,他很快擴大經營範圍。從1990年開始,他在中國內地試水旅遊、航空、新能源等產業。

  除了化肥,徐昌東還想把很多國外的「好東西」帶到中國來。美國有一種「分時度假」,把酒店或度假村客房的使用權分成若幹次,按10年到40年甚至更長期限,以會員制的方式一次性出售給客戶,會員每年可以到此住宿7天,還可與其他會員交換住宿地,實現低成本旅遊。徐昌東一直想把這套東西引入中國。2000年,「黃金周」出現了,徐昌東決定回國創業,並在國內推廣這一做法,但並未成功。「我犯了個錯誤,一張卡如果要用20年,將形成一個龐大的係統,必須有一整套與之相配的誠信機制。當時的中國還不具備這個條件,我引入得早了。」

  徐昌東的另一個不成功嚐試是瓶裝雞尾酒。以往,雞尾酒都是現場調制,美國人上世紀90年代發明了調好後裝瓶出售的雞尾酒,他把它帶回中國,卻發現中國人幾乎不喝雞尾酒,直到現在這種產品也沒普及。不過,正是在不斷的嚐試和失敗中,徐昌東最終摸到了一條新路——用市場化方式來做直升機緊急救援。

  直升機救援

  說起這項事業,徐昌東又講起往事。

  1984年,徐昌東還在讀書。他每個周末都去參加海釣。「我們50個人在一條船上,船兩邊各有25人,釣一種二三十斤重的藍魚。魚餌是一條不鏽鋼小魚,前面有鉤子,魚線像細鋼絲一樣,魚竿也非常長。那天,我們在海上走了45分鍾,船長用聲呐定位儀找到了魚群,大家開始甩竿。意外發生了。」有個女孩不會甩竿,把魚鉤一下子甩到船的另一邊,勾住了一個男孩子的眼睛。瞬間男孩滿臉是血,一船人全亂了。

  40多歲的船長非常有經驗,先大喊一聲大家不要動,同時按下警報按鈕,與緊急救援中心通上話,然後拿出一個手掌大的醫用膠布,衝到傷者身邊,把眼睛、魚鉤、魚線全部封在膠布裏,然後剪斷魚線。之後,船長用擴音器對大家說,已通知緊急救援中心,10分鍾之內就會有直升機到來。

  「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們已經離開出發地45分鍾了。我就一直看着手表,到9分鍾左右時,一架美洲豹直升機真的在我們頭上盤旋,然後放下一個航空吊籃,船長把人抱上去,飛走,傷者的眼睛保住了。這件事對我的刺激太大了。當時我就想,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在中國建立一套這樣的救援機制。」徐昌東說。

  回國發展多年,徐昌東沒忘了這個夢想。在汶川大地震中他看到,盡管國家全力救援,但因缺少直升機造成了不小損失。「固定翼飛機在救災中作用不大,因為災區沒有跑道,下不去。只有直升機能無障礙地懸停在空中,是最有力的救災工具。」

  既掙錢又崇高的事業

  國家開放低空領域後,徐昌東開始生產直升機,並提出一個新思路:救援直升機,國家只用,不養。「緊急救援的範圍是一個直徑600公裏的圓圈,直升機能在2小時內到達。根據黃金72小時的救援標準,全中國需要50個緊急救援中心。」而業內人士認為,要在我國構建起以直升機為主的24小時航空救援服務網絡,保守估算需要約1050架直升機,至少投入300億元人民幣。在徐昌東看來,這麼多的直升機,國家就是買得起,也養不起。

  環球人物雜志:5年前你就開始推動直升機救援的市場化運作,在鄂爾多斯、昆山、福州都有了通航產業基地,清遠的航空俱樂部也已設計完畢。這個行業最終能把賺錢與救人統一起來嗎?

  徐昌東:這有一個前提。從國際經驗看,當一個國家的人均GDP達1000到1500美元時,會發展汽車;到四五千美元時,會發展通用航空。根據中國目前的發展水平,國家要大力發展通用航空產業。同時,富豪群體的出現,意味着私人飛機要進入家庭。這些資源是可以利用的,在每個省建一個私人航空俱樂部,市場化經營,讓相關各方能夠實現盈利。會員加入俱樂部時要簽約,一旦國家發生災害等緊急狀況,可無償征用其飛機進行救援。

  環球人物雜志:你的這個想法有人讚同嗎?

  徐昌東:2010年7月,中國國際緊急救援大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我在會上提出了國家不養飛機的理論,獲得了基本一致的認可,對發展中國家來說更加有效。參加會議的美國官員認為,這可以作為他們緊急救援的輔助方式。他們現在是用國民警衛隊和海岸警衛隊,但總有死角。日本的緊急救援本來更多還是靠政府,福島大地震發生後,大海嘯衝垮了機場,跑道淹沒,戰鬥機都給衝到一邊,只有直升機能無障礙地進入災區救人。災難發生後第九天,日本有個代表團來到我的辦公室,表示認可和采納國家不養飛機的理論,希望在他們的每個縣(相當於中國的省)都建立這麼一個體係。

  環球人物雜志:目前這一產業市場化運作的困難在哪裏?

  徐昌東:如果完全按照傳統方式運作,推廣就很困難。只有讓人們從中獲取正當利益,他們才會自覺地參與進來。其實,私人飛機產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高利稅,比如,經營一個航空俱樂部涉及飛機維修、保養、租賃,還有配套的會所、旅遊、婚慶、酒店等,需要2000多人,如果每一個環節都能掙錢,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進來投資,這個行業就能蓬勃發展。對老百姓、投資者、政府來說,都有利可圖。

  環球人物雜志:那麼在中國,這樣的救援行業初具規模需要多久?

  徐昌東:應該不用很久。如果30年前,有人說中國的汽車產量會超過美國,不會有人相信。私人飛機現在也是這樣。我認為按目前情況,用不了20年就會超過美國。

  為了培養人才,2013年末我在北京大學開設了中國通航(低空)產業經濟與應急救援高級研修班,為期9個月,學員主要來自通用航空主管部門和航空公司、俱樂部,還有地震、急救等相關單位。課程主要是通航的管理、法律法規等。我想只要有15年,就能實現不需要國家投入的直升機救援產業,這絕對是個有市場前景的崇高事業。

  • 責任編輯:臧建齊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