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公司產業 > 要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農夫山泉水質標準門事件背後

  調查:農夫山泉「標準門」事件背後

  農夫山泉深陷標準門,在與北京某媒體口誅筆伐的背後,一個競爭對手始終若隱若現——它便是華潤怡寶。

  文︱《小康·財智》記者

  範穎華

  農夫山泉深陷標準門之後,在與北京某都市報的糾葛之下,一個老對手浮出水面。

  農夫山泉的反抗

  5月6日下午,農夫山泉高調在北京國貿中國大飯店舉行發布會。就標準不如自來水問題出示證據,試圖實證農夫山泉執行的標準包括衛生安全標準國家《瓶(桶)裝飲用水衛生標準》(GB19298)和質量標準浙江省《瓶裝飲用天然水》(DB33/383)。

  在發布會上,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開場的一番話讓人唏噓。鍾睒睒稱,農夫山泉在自己的首都召開新聞發布會並非自願,從創立至今遇到過三次重大危機,也開過三次新聞發布會,唯這次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他自己「希望能夠在這兒尋找到真理,找到言論自由,找到法律之下人人平等」。

  鍾睒睒親自演示PPT辯解,農夫山泉執行的標準是飲用水執行的最高標準之一。鍾睒睒用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不厭其煩耐心解釋了國家食品標準由安全標準體係和質量標準體係兩大體係組成,兩大體係互相補充管理。駁斥稱,認為農夫山泉瓶裝水「有害物質指標不如自來水」的說法嚴重缺乏事實依據,是由於對標準體係的不理解造成的。

  同時,作為會議的另外一項重要內容,農夫山泉稱,此次北京某報的批評事件對農夫山泉造成了巨大傷害。「農夫山泉預計該批評報道引發的實際損失將有數億人民幣。農夫山泉已經向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賠償名譽權損失6000萬元。」

  似乎是為了表明自己的胸襟與坦蕩,在廣泛邀請了全國各大媒體的記者、網絡知名意見領袖(如五嶽散人)前來旁聽之外,還邀請了北京某都市報的記者到場。

  在發布會的後半段,當有記者提問,事件背後是否是農夫山泉的競爭對手華潤怡寶在搞鬼的提問時,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同時稱,「4月9日,華潤怡寶曾在北京召開一場以企業社會責任為內容的發布會」,並稱,「該會北京該都市報的記者應當參加了」。

  在發布會上,農夫山泉稱,有理由懷疑北京某報記者稿件中的「業內人士」是誰,並稱該報有必要向公眾公開這一新聞來源。

  扯出華潤怡寶

  早在4月11日,農夫山泉的一份鄭重聲明中稱,「我們有理由相信隱藏在幕後的策劃者就是華潤怡寶」。

  為了自證清白,農夫山泉在對外辯解過程中的一個細節耐人尋味,農夫山泉曾經在聲明中稱,「公布農夫山泉和以自來水為水源的華潤怡寶的工廠地址,並將邀請大眾對農夫山泉和以自來水為水源的怡寶的所有水源、工廠和產品品質進行參照比對。請媒體和消費者自己做出評判。」對此,華潤怡寶沒有任何回應。

  面對有媒體質疑,北京某報在報道中曾經引用的「北京桶裝水銷售協會某聯係人疑為同時是華潤怡寶放心水站員工」的說法,5月4日,華潤怡寶稱,經調查核實後,該人士艾某2007年6月18日入職華潤怡寶北京分公司,並於當年10月18日離職。也就是說是華潤怡寶前員工。

  員工可以是前員工,但農夫山泉提供給公眾的某些華潤怡寶書面的廣告冊似乎對華潤怡寶很不利。

  農夫山泉(該公司廣告語是「我們是大自然的搬運工」)稱,早在3月22日,華潤怡寶推出中國飲用水之殤的網頁,列舉了中國近十年來的水污染事件,然後話鋒一轉,打出「從大自然搬運過來的水,你還敢喝麼?」這一口號,目的所在,似乎昭然若揭。

  面對上述疑問,本刊記者試圖采訪華潤怡寶,但面對本刊記者發出的「農夫山泉提供的上述書面廣告材料是否屬實,以及希望華潤怡寶透露4月9日會議上發布的內容有否涉及農夫山泉」等提問內容時,華潤怡寶截至本刊發稿前沒有任何回複。

  水行業內戰已久

  當然除了同情農夫山泉的媒體,也有媒體支持北京某都市報的一個觀點,即農夫山泉執行的產品標準「DB33/383-2005瓶裝飲用天然水」,的確是由農夫山泉參與制定的浙江省地方標準。而該標準在砷、鎘等毒理指標上寬鬆於強制性國標和自來水標準。

  更有甚者稱,被同行掐着脖子欺負——「從大自然搬運過來的水,你還敢喝麼」?的確讓農夫山泉今天似乎有點冤。但不要忘了農夫山泉本身的宣傳口號——農夫山泉從不使用城市自來水,每一滴農夫山泉都有它的源頭——也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無怪乎,在行業內結怨甚深。

  事實上,作為同省兄弟,農夫山泉與娃哈哈便一貫不睦。

  早在2000年6月,杭州娃哈哈集團曾飛鴻傳書,邀請國內有影響的純淨水廠家匯聚杭州,召開「聲討反擊農夫山泉」大會。這也是繼之前廣西30多家純淨水生產廠家聯名向農夫山泉「討說法」之後,國內純淨水企業一次大規模的內戰。

  事情原由是在此之前,農夫山泉在新建成的千島湖水廠發布了一條令國內純淨水生產企業大為不快的消息:將停止純淨水的生產,只生產天然水;並指出在自來水變成純淨水的生產工程中,把鈣、鈉、鎂、鉀等對人體有益的礦物質濾掉了,如長期飲用,對人體會造成不良影響。

  一石激起千層浪。此消息一經傳布,國內的純淨水廠家紛紛指其「不正當競爭行為」。當時的水界大佬——樂百氏更聲稱,農夫山泉打着「有義務對飲用水健康問題負起責任」的幌子,試圖達到混淆消費者視聽的目的,這是「極不負責任」和「極不道德」的炒作行為。

  樂百氏稱,已有大量的科學資料、數據和事實證明純淨水是安全衛生的健康飲用水,國家已制訂和頒布了相關標準,按照國家標準生產的純淨水完全有質量保證。對此問題,根本不必再作無謂的爭論。

  除樂百氏公司外,另一個引人關注的純淨水生產企業就是杭州娃哈哈集團公司。據了解,由娃哈哈公司發起組織的該場純淨水廠家「大聚會」當時主要的幾個議題便是:起草聲明,呼籲國家有關部門制止農夫山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協商組織專門班子,落實反擊農夫山泉的方案;聯合組織主要生產廠家起訴農夫山泉,並要求賠償損失;同時動員各地純淨水生產廠家就地起訴農夫山泉。

  面對當時主要的純淨水生產廠家聯合起來劍拔弩張,前來叫板的架勢,娃哈哈的同城兄弟農夫山泉當時的態度也很明朗,農夫山泉已做好準備,邀請來杭州開「聲討大會」的各純淨水生產廠家,到位於千島湖的新水廠去「走一走,看一看」。

  也正是當年,農夫山泉只身挑戰娃哈哈、樂百氏等國內水界巨頭後,才奠定了其今天的地位。而當年的競爭對手,樂百氏公司和娃哈哈公司也先後分別與法國達能公司合資。舊冤已成往事,新仇接踵而來。

  退出北京生產市場

  在當天的發布會現場,鍾睒睒透露,農夫山泉現在全國的份額是25%,在華南的份額是相對比較低的份額,大概是10個點左右,今年以來,迅猛增長,可以說是高速增長。「我們核算年度是從(去年)12月份開始,同比幾乎增長是100%。」

  鍾睒睒稱,在北京,(今年)4月10號以前,農夫山泉的增長也在30%以上,在全國看來都是一個「非常高的增長率在增長」。然而,這件事情以來,現在的增長率已經全部停下來了。

  發布會的最後,有記者提問「有消息稱達能可能收購農夫山泉」是否屬實,鍾睒睒厲聲稱,「農夫山泉就是中國的企業,農夫山泉不可能有一點國外的血脈。農夫山泉要做的事就是讓中國的水站到世界的高峰。我們要不次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品牌,這是我們農夫人多年的內訓」。

  然而,也是在當天,鍾睒睒也黯然宣布了另一個消息,今後「不會在北京再開工廠生產……因為一個產品的協會就可以讓一個公司的產品下架,一個產品協會的決定就可以讓報紙把它登在頭版頭條,這樣的環境農夫山泉只能退出」。

  • 責任編輯:漠漠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