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公司產業 > 要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九芝堂迷失十字路口 公司高層不務正業

  自2008年魏東過世之後,風光一時的湧金係日漸式微。其執政11年的九芝堂(000989)再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上。

  「北有同仁堂,南有九芝堂」。這家有着300年曆史的老字號醫藥企業,繼上一任總經理程繼忠離職之後,又被曝出其實際控制人湧金集團萌生退意,傳聞不休不止。九芝堂不得不在5月17日臨時停牌。盡管九芝堂發布公告澄清了傳聞,但這些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公司高層「不務正業」、產品賒銷困局難突破、保健品業務受挫,使得這一昔日資本的寵兒業績增長乏力,危機四伏。即便是中國醫藥界「控制營銷」理論創始人程繼忠,也沒能扭轉這家湖南老牌中藥企業業績滑坡的頹勢,不得不黯然離場。

  「2013年,公司將在堅持原有戰略的基礎上,找一條適合自己的路。」5月16日,在2012年度股東大會上,九芝堂董事長魏鋒如是說。然而,程繼忠掛冠而去,九芝堂的營銷短板再次成為投資者擔心的問題。一面是主營業務競爭壓力大,盈利能力較弱,另一面是新開拓的保健業務受挫。九芝堂要突破目前的發展瓶頸,成功轉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贏周刊記者 陳純麗

  九芝堂否認「湧金係」欲退出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5月16日,九芝堂集團董事長魏鋒在九芝堂股東大會上表示,如果有能讓雙方共贏的並購合作方案,九芝堂不排除引入新的第一大股東的可能。該媒體還援引魏鋒的話稱,「此前包括華潤醫藥集團在內的多家大型醫藥企業已與公司有過溝通,但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成熟的方案」。

  魏鋒是湧金係創始人魏東的兄長。公開資料顯示,「湧金係」為魏東創建的「係列家族企業」,2001年6月,湧金係入資九芝堂,隨後通過購買其母公司的股權間接控股九芝堂,至今仍為九芝堂最大的股東。

  2008年,魏東跳樓自殺離世。2010年魏鋒走上前台,出任九芝堂董事長。而魏東的遺孀陳金霞為九芝堂實際控制人,間接持有九芝堂40.35%的股權。

  九芝堂此前被資本市場譽為股市「黑馬」,是「湧金係」投資較為成功的上市企業之一,也是湧金係重要的資本平台。易主傳聞背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近年來九芝堂風光不再,業績持續走低。

  對於湧金係萌生退意的傳聞,九芝堂5月17日發布澄清公告稱,經詢問,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無轉讓、拋售本公司股份的意向,不存在退出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的情況。

  與此同時,九芝堂稱,「經調取本公司2012年年度股東大會錄像視頻畫面,本公司董事長魏鋒先生與股東溝通時已明確說明目前沒有和華潤或國內大型醫藥企業有股權轉讓計劃。」

  九芝堂在公告中還指出,公司未來三個月無資產重組、股權轉讓、收購計劃及其他對公司有重大影響的事項。但對於此前是否曾有過溝通或者洽談卻沒有提及。

  但據媒體報道,九芝堂一位高管透露,2011年、2012年「湧金係」與多家醫藥企業商談過股權轉讓事宜,不過因並購方提出的條件不合適而作罷。作為「湧金係」重要的資金和資產整合平台,在流動性普遍緊張的環境下,九芝堂的現金流卻很充裕,湧金係也不急於出售。

  不過,宏源證券在今年2月發布的研報中稱,九芝堂只有引入新第一大股東才能改變當前困境。其分析師指出,自2002年湖南湧金入主九芝堂之後,曆經十多年九芝堂依然沒有做大做強。九芝堂產品市場份額停滯不前,2012年九芝堂引入新的營銷人才擔任總經理,改革緩慢,空降高管與老管理層的磨合出現問題。九芝堂只有引入新第一大股東才能改變當前困境。從華潤集團的發展策略、收購動機,到九芝堂自身的發展需要來看,華潤集團是最有可能收購九芝堂的公司。華潤集團在醫藥領域依靠並購進行快速擴張,並擁有強大的營銷網絡,可以使快消與中藥老字號良好嫁接,華潤集團完善的公司治理機制有助於改變九芝堂長達十年的營銷困境。

  多次動用巨資買銀行理財產品

  九芝堂之於湧金係,或許只是資本運轉的工具。有業內人士指出,近些年九芝堂業績迅速下滑,與公司將側重點放在資本運作上有關。九芝堂對投資理財的熱衷似乎遠高於對公司實業資本的積累。

  早在2011年三季度,九芝堂就啟動了銀行理財產品投資項目,當期投資金額將近4億元。

  九芝堂5月3日公告稱,公司用不超過6億元的閑置自有資金循環購買短期理財產品。在某款1億元本金購買的3個多月期產品到期後,繼續拿出8000萬元購買理財產品。

  九芝堂的財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公司貨幣資金為0.81億元,比年初減少5.28億元,下降了86.56%。九芝堂表示主要是現代中藥科技園項目支出增加以及購買銀行理財產品所致。而記者發現,截至5月2日,九芝堂已經購買但尚未到期的銀行理財產品總額為4.5億元。

  曆年財報顯示,九芝堂的閑置資金確實充盈,資產負債率一直保持着相對穩定的狀態。購買理財產品也為公司帶來了一定的收益,比如去年的投資收益約為1964萬元,比2011年增長102%。

  但是有券商研究人士認為,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相對穩定,盡管有點「不務正業」,但在實體經濟沒有更好的投資方向時,進行中短期的理財產品投資也是可行的,畢竟企業行為是以利潤為導向的。

  魏鋒也表示,「基金等機構多次和九芝堂溝通,希望公司賬上充裕現金能有效使用,而不僅僅是購買理財產品。但我們還是相對保守的,賬戶上要有一定現金才感覺踏實,而且必須找到有可靠回報的項目才會去投,目前還沒有好的項目。」

  實際上,用「閑置自有資金」買銀行理財產品的上市公司並非九芝堂一家。近些年,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屢見不鮮,熱衷購買理財產品的上市公司中,單筆購買的金額多的有幾億元,少的也有數千萬元。同時,借助委托貸款獲得投資收益的方式,近年來也被上市公司屢試不爽。

  海螺水泥(600585)斥資40億元大手筆購入理財產品,打破了2011年上市公司投資銀行理財產品金額的紀錄。2012年哈投股份(600864)持有的4500萬股民生銀行,低買高賣收入囊中的2.65億元投資收益,幾可媲美全年主業淨利潤。2012年其主營業務收入9.75億元,創造的淨利潤為2.8億元。但像九芝堂那樣拿出絕大部分貨幣資金的企業去買理財產品的企業卻不多。特別是伴隨着銀監會8號文的出台,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率呈下降趨勢已是不爭事實。

  針對上市公司踴躍購買理財產品或進行委托貸款,市場的爭議從未間斷。有投資者指出,九芝堂高管們忙於資本市場運作卻無心將這部分閑置資金用於拓展主業,是否舍本逐末?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正是因為九芝堂高管有錢不投主業,致使九芝堂渠道建設乏力,產品缺乏競爭力。中投顧問醫藥行業研究員郭凡禮稱,九芝堂的核心產品市場競爭力逐漸降低,毛利率近年來也不斷下降,公司不但不苦心鑽研新的核心競爭產品,反而不務正業地轉向資本市場掘金,導致九芝堂在整個利好醫藥的環境下並沒有嶄露鋒芒,反而低迷愈演愈烈。

  資料顯示,九芝堂的產品有驢膠補血顆粒、六味地黃丸、斯奇康注射液、裸花紫珠片、天麻鉤藤顆粒、杞菊地黃丸、乙肝寧顆粒等,其中驢膠補血顆粒和六味地黃丸為主打產品。

  但這兩款產品的同質化競爭卻異常激烈,九芝堂也很難在競爭中獲得優勢,這也是九芝堂致命的弱點。由於六味地黃丸在生產上都執行行業標準,故不同企業的產品沒有明顯區別,同質化競爭也比較激烈。其強勁競爭對手主要有同仁堂和皖西制藥、佛慈制藥等。

  驢膠補血顆粒也面臨同仁堂、東阿阿膠、福牌阿膠等眾多品牌的競爭。宏源證券研報顯示,近兩年,補血類藥品行業龍頭東阿阿膠約年營收達23億元左右,福膠集團、同仁堂等年營收也過億元,九芝堂的驢膠補血顆粒年收在2億左右徘徊。各企業生產的阿膠產品,主要原材料都是阿膠、當歸、黨參等中藥材,功效基本一致,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同質化競爭。

  分析師指出,相比其他中藥企業來說,九芝堂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並不強,且大部分市場在湖南,對其高速擴張構成壓力。面對競爭,九芝堂的戰略轉型顯得十分迫切。

  保健業務受挫

  為豐富產品線,增加新的業績增長點,九芝堂瞄向了保健品領域。

  除了這是眾所周知的暴利行業,九芝堂進入該領域的另一個原因是,傳統藥品的渠道主要是醫院和藥店,但這兩個渠道審批周期長,把控嚴格,而保健品等快消品則限制少,除了能進藥店,還能到超市鋪貨。

  2012年7月30日,九芝堂注資5000萬元,在北京成立了子公司九芝堂芃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芃茂公司」)。據了解,程繼忠當時的想法是讓九芝堂的保健品業務立足北京,輻射全國,借此來進行戰略轉型。

  然而,由於戰略發展規劃失策,在進軍保健品業務路上九芝堂還是摔了一跤。芃茂公司在北京運作不足一年,便不得不流血退出該市場,並遷址長沙。九芝堂2012年報顯示,芃茂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39.89萬元,淨利潤卻為-387.03萬元。

  對於退出北京市場的原因,九芝堂負責人稱主要原因是時機不成熟。但北大縱橫高級醫藥合夥人史立臣指出,一般情況下,藥企做保健品都是在樣板市場(一般是藥企所在地)取得成功經驗後,才向全國市場拓展,而九芝堂在北京的市場並不成熟,這是其敗走麥城的因素之一。

  而產品規劃失策,是導致芃茂公司無力開拓北京市場、未能在保健品市場打開局面的又一原因。

  資料顯示,芃茂公司的唯一產品為芝生美L-阿拉伯糖的目標人群是血糖偏高者及單純性肥胖人群。該產品並非九芝堂自有知識產權的技術,而是委托唐傳生物科技(廈門)有限公司貼牌生產。

  據業內人士介紹,L-阿拉伯糖在歐美國家大量作為食品添加劑用途,並不能依賴此來降血糖、減肥。在產品功效上,九芝堂的保健產品遭到了質疑。而貼牌生產也削弱了其品牌力,想在市場占據一席之地並非易事。

  史立臣還指出,目前保健品市場混亂,大家基本都在炒作概念,所以這個產品按照九芝堂的做法難以形成規模。九芝堂的戰略轉型路,由此蒙上了一層灰。

  難破產品賒銷困局

  「九芝堂預計是我職業生涯的最後一站,預計九芝堂業績在五年內翻倍。」在去年九芝堂年度股東大會上,程繼忠在媒體面前放出豪言言猶在耳。然而僅僅一年時間,這位被譽為醫藥界營銷奇才的人物,最終無奈地終止了他在九芝堂的總經理生涯。

  程繼忠早年在葵花藥業銷售部門任職時,摸索出一套營銷策略,成為醫藥界「控制營銷」的創始人。此後,程繼忠又在步長集團和東阿阿膠任職,尤其是在東阿阿膠期間,他創造的銷售佳績讓東阿阿膠股價一年內上漲逾兩倍。

  去年1月,程繼忠將空降九芝堂的傳聞一出,便讓九芝堂股價在短短3個月內上漲50%,去年4月程繼忠在九芝堂正式與媒體和投資機構見面後,資本市場更是掀起「程繼忠熱」,九芝堂股價一度衝高至19.23元,半年內股價漲了一倍。

  然而,程繼忠上任後,並未像資本市場所期待的那樣迅速扭轉九芝堂的業績頹勢。市場期待的營銷改革遲遲未能推出,九芝堂的業績繼續一路下滑。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一季度九芝堂淨利下滑11.87%,半年報時下滑了13.8%,三季報時下滑了19.47%,年報時更是直降44.71%。

  2012年,九芝堂實現營業收入10.42億元,同比下滑9.34%;實現淨利潤1.12億元,同比下降44.71%。而去年第四季度僅實現淨利潤2551萬元,同比大幅下降73.12%。

  業績下滑讓九芝堂的股價連連跳水,去年10月傳出程繼忠辭職的傳聞後,九芝堂股價更遭機構砸盤,最終跌至9元左右的起點。如今其股價一直在13元左右徘徊。

  在5月16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九芝堂高管坦言,2012年公司推行的營銷改革在探索中遇到了不少挫折,效果較預期有差距。

  據了解,程繼忠執掌營銷大權之後,在九芝堂推行的營銷改革核心內容是整頓渠道,控制發貨,將公司賒銷體係改為現款現貨模式,即經銷商要從九芝堂拿貨必須全部付現款。

  據了解,由於長沙醫藥商業體係發達,老百姓大藥房、益豐大藥房等多家藥房在市場上廝殺,低價成為了吸引客戶的營銷手段,而九芝堂的產品成為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犧牲品,往往被藥店用於拉動人氣,導致價格低廉,品牌形象難以維持。

  程繼忠的改革切中時弊,但是帶給公司的陣痛卻無法避免。

  一位醫藥行業分析師指出,程繼忠崇尚的模式是「控制營銷」,是通過控制零售端價格,避免零售端的競爭性降價。為此主動控制發貨的方式減少和消化渠道庫存,這種類似東阿阿膠前低後高的營銷模式,自然會影響到銷售收入。

  九芝堂在公告中也稱,由於2012年營銷改革轉型快速,一些比較突出的問題陸續出現並導致營銷改革較預期效果不理想。

  作為一家老牌藥品企業,九芝堂想要打破長期建立起來的賒銷體係,推行更加市場化的現款現貨模式的難度很大。從九芝堂去年的營收情況來看,現款現貨模式的銷售遭到部分經銷商的抵制。

  盡管如此,魏鋒認為陣痛是必須經曆的。5月16日,魏鋒在九芝堂年度股東大會上首次公開表態,將整體保持程繼忠原有營銷改革路線,僅會做局部調整。「在原來我們的賒銷模式下,經銷商一拿到貨就變現,有些甚至虧一點也先變現,然後拿着這個現金去幹別的賺錢的事。短期而言公司營收是做上來了,但長遠來看,對公司不利,對公司品牌也是損傷。」魏鋒說。

  記者發現,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九芝堂營銷改革還是有些明顯效果,九芝堂一季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2.96億元,同比增長24.17%,盈利3717.24萬元,同比增長32.16%。既然如此,那程繼忠為何還要離開九芝堂?

  「九芝堂是一個偉大的企業!可能是我不適應這個企業!」程繼忠這樣解釋他離開九芝堂的原因。

  有分析人士指出,九芝堂去年半年報顯示,程繼忠雖然是總經理,但並不是公司董事,而公司重大決策又必須由董事會決定,從這一點看,他在公司其實並無實權。像營銷改革這樣的行動,牽扯到公司內外太多利益糾葛,如果沒有實權,很難施行。

  還有分析稱,對於九芝堂這樣的企業,營銷改革需要企業多方面的協調配合,新老管理層之間的磨合需要時間,而公司業績的大幅下滑也成為公司內外攻擊程繼忠的口實,面對「水土不服」的狀況,營銷奇才只能黯然離去。

  接替程繼忠之位的是九芝堂原董秘兼副總經理徐向平。徐向平表示,營銷改革仍在推進之中,但對於醫藥企業來說,營銷改革並不存在獨門秘訣,公司的營銷改革要符合公司的特點。

  對九芝堂而言,其營銷改革之路依舊步履蹣跚,但又迫在眉睫。據悉,九芝堂位於長沙高新麓穀的現代中藥園明年將正式投產,而產能的擴充將倒逼公司加速營銷改革,而該公司代表產品的驢膠補血顆粒和六味地黃丸,未來要進一步擴大市場占有率和品牌影響力,也與公司能否尋找到適合自身發展的營銷模式或營銷帶路人不無關係。

  但史立臣指出,九芝堂的問題不單單是營銷的問題,而是戰略、公司治理、企業管理、營銷和體係建設等綜合問題,不能指望依靠營銷一個方面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九芝堂要走出目前的困境,要解決的難題還有很多。

  延伸閱讀

  陳氏「湧金係」困局

  □贏周刊記者 陳純麗

  2008年4月29日魏東從北京家中跳樓身亡,這個一向低調的資本大佬神秘的人生軌跡以及一個龐大的資本帝國才逐漸浮出水面。

  1994年,年僅27歲的魏東創辦了湧金集團。彼時剛好是中國經濟轉軌時期,湧金集團主要利用盲點套利的模式,通過轉配股、法人股受讓、配售新股等方式積累資金。

  「湧金係」的最大特點,是在魏東刻意經營下擁有非常靈通的信息和豐富的人脈資源,可以根據不同階段經濟發展和政策環境變化,適時調整投資策略。「湧金係」操作手法的每一次轉變,都準確把握住了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脈搏。

  2002年是「湧金係」重要的分水嶺。這一年「湧金係」開始進入實業領域。九芝堂便是其第一家真正控股的上市公司。隨後的幾年裏,「湧金係」通過資本運作成為一係列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並通過「醫藥+金融」的模式走出一條湧金係特色的道路。

  正當湧金朝着魏東構想的集證券、信托、期貨、基金管理、投資、投資谘詢為一體的金融帝國之路前進之時,危機突然而至。2008年魏東跳樓身亡,此後「湧金係」逐漸走上了下坡路。據當時媒體報道,其名下淨資產應超200億元。

  2008年6月,魏東遺孀陳金霞繼承了魏東的全部遺產,開啟了「陳氏湧金」的時代。但是失去了魏東廣泛的人脈關係,「湧金係」開始在資本市場上接連失利。

  2012年12月20日,作為「湧金係」最重要的上市金融股權資產之一的國金證券完成30億定增項目。陳金霞雖仍為控股股東,但股權已遭稀釋,控股比例由43.25%下降為33.27%。

  2013年1月,王晉勇請辭國金證券副董事長,這意味着跟隨魏東加入國金的舊部已全部離開,國金證券雖未易主,但湧金係的影響力已逐步弱化,並逐漸脫離金融行業。

  而分析師大量跳槽、高層人事變動、IPO失利等各種負面影響紛至遝來,更讓「湧金係」的金融王國逐漸瓦解。

  業內人士指出,借助「醫藥+金融」的模式,早期的「湧金係」通過資本運作實現了自身的資本擴張。不過,魏東離世之後,人才流失和管理因素使得「湧金係」逐漸弱化了旗下金融資產和醫藥資產的控制力。關於有意退出九芝堂的市場傳聞,實際上反映出「湧金係」經營和定位轉型的困局。

  • 責任編輯:漠漠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