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食品頻道 > 行業 > 動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豬肉價格飆升豬周期再次被關注 是什麼攪亂了豬周期

政府的高度介入攪亂了豬周期,使市場的投資風險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場資本不敢大規模進入養豬這個領域。

  原標題:有形之手攪亂豬周期

  近期豬肉價格飆升,豬周期再次為人關注。

  近日,北京有個養了26年豬的資深從業者說越來越看不懂豬周期了,原來還存在賠-平-賺-平-賠-賺……似乎有跡可尋,現在卻搞不清了。原因何在?我認為是行政幹預攪亂了豬周期。

  我國養豬的主導模式是散養,受市場波動影響很大,並且自身抗風險能力弱,所以政府覺得應該介入,既保證供應,又保護養豬戶利益;但政府的介入,或許調節了供應,但同時又扭曲了供應,也扭曲了成本,導致虧損時養豬戶為了得到政府補貼而繼續投入,最後再次供過於求;而這時政府政策卻又減弱或退出(供應增加了,政府的財政負擔也增加了),導致供應急劇減少(隔一段時期就有殺母豬現象),供不應求,價格再次上升;而這時政府為了保證供應平抑物價又再次介入,下一個循環又開始了……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疊加在一起,誰還能夠搞明白豬周期?

  價格是最基本的市場信號,可以調整供需關係,進而引導資源配置。如果純粹是市場化運行,市場變化就是有跡可尋的,投資者及生產者就可以根據市場來決定投資和生產。但如果政府強力介入,通過補貼、價格控制、投資審批等手段進行所謂的「引導」「調節」,就在某種程度上扭曲了市場信號,幹預了資源配置,使市場投資者的判斷無所適從。神秘莫測的豬周期,實際就是這麼來的。

  行政幹預導致了我們最不希望見到的結果,也與我們最初的政策目標完全背離:一是加劇了市場動蕩,二是阻礙了規模化養殖的發展。

  第一個問題很容易理解,政府介入以後,市場信號就混亂了,市場預期更加模糊不清,無論是規模化生產者還是散戶都沒法判斷市場,不得不跟着政策走,但跟着政策走必然會走入死胡同。

  第二問題略為複雜點,但也只是一層窗戶紙。為什麼我們一直鼓勵規模化養殖,卻至今成效不大?其實,正是政府的高度介入,攪亂了豬周期,使得這個市場的投資風險大大增加,才使得市場資本不敢大規模進入養豬這個領域。

  有個很有趣的例子:前幾年媒體炒作高盛「大舉進軍」我國養豬業,投資幾億美元收購若幹養豬場等等,有人還把這事上升到了國家食品安全的角度,呼籲要制止高盛這一行動。筆者當時就覺得實在是荒誕無稽:中國這樣的養豬市場、這樣的價格變化,金融資本怎麼可能會投入進來?別說投資幾億美元,就是投資幾十億美元、幾百億美元,也未見得能控制得了中國市場、操縱市場價格。何況,養豬的利潤率在那擺着,一年賺三年賠,哪個跨國資本能夠承受這樣的回報率?能夠承受這樣波動無常的市場風險?

  政策的着力點本來應該在消費者上(即補貼低收入人群,既解決社會保障問題又穩定市場消費預期,從而引導生產),但長期以來我們的政策着力點卻是放在生產者上;如果說以往是不明白才這樣做,現在明白了為什麼還這樣做?

  筆者認為權力尋租是重要原因。補貼低收入人群,經手者怎麼克扣?補多少就是多少。補貼養豬戶或者企業,財政資金一級級下去,至少要經過四級(財政部撥款到農業部、再到省,再到市、縣、鄉主管部門)才能到生產者手裏,這樣起碼有兩個好處:一是解決了官員就業,每個層級都要有官員負責啊;二是增加了官員收入,不客氣地說,經過層層收取管理費(不管什麼名目)以後,真正到生產者手裏的,能有一半就不錯啦!套取財政補貼的也不在少數。

  所以,本不複雜的豬周期,就搞成了這樣的一筆糊塗賬。而這個糊塗的豬周期,恐怕還會繼續下去。(馬宇)

  • 責任編輯:楊揚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