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財經 > 食品頻道 > 行業 > 動態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新西蘭品牌奶不足1成為真新奶

為了進一步求證,記者按照奶粉罐上標明的地址找到總代理公司新西蘭純天然乳品公司,而那裏並不是奶粉代理公司,而是一家修車店。據海關總署相關公告,自我國2009年對新西蘭進口的乳制品實施特保措施以來,我國進口新西蘭奶粉觸發該進口標準的日期越來越提前。

  「洋奶粉」亂象追蹤

  奶粉驚悚

  不知何時起,我們活得很「躲」。

  事實上,你可以躲開一頭大象,卻躲不開一只蒼蠅;你可以躲開一次非典,卻躲不過農藥、激素、地溝油;你可以躲開一次禽流感,卻躲不過毒姜、陳糧、皮革奶;甚至,你可以躲開一場地震,都躲不過假酒、劣水、「偽有機」……

  被有害食品包圍,我們已經疲憊。被有毒食品浸潤,我們已經木訥。信仰就是一個「錢」字,生活就是一個「躲」字,然而再躲,躲不過一個孩子,再將就,孩子的奶粉不能將就。

  人道是「三鹿以後無華奶」,曾幾何時,滴血的奶粉錢潮水一樣地湧向進口奶粉,一聲歡呼「逝將去汝,適彼樂土」啊,中國的子孫,畢竟還有洋奶!中國的後代,畢竟還有洋奶!

  洋奶,洋奶,繼往開來?殊不料一個晴天霹靂加一個迎面巴掌,洋奶,洋奶,也非善奶!

  僅以新西蘭為例,200多個新西蘭品牌奶,只有20種是真正的「新奶」,奶乎、奶乎,其無後乎?!

  至痛,無過於「無後」——連洋奶都崩潰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如同我們對「紅十字」淪陷曾經的瞠目結舌,我們現在還有多少力量向「大刀向子孫們的頭上砍去」的罪孽發出最後的怒吼?!

  (主筆 胡展奮)

  「洋奶粉」亂象追蹤

  法律法規沒有明確規定,監管部門又沒有相關職責,貼牌洋奶粉暢行無阻也就在所難免了。

  記者|陳 冰

  「讓寶寶喝上放心奶!」這是眾多媽媽的樸素心願,也是許多奶粉廠商的鄭重承諾。然而,在三聚氰胺事件爆發後的5年間,面對結石寶寶的悲慘境地以及接踵而出的奶制品醜聞,國人對國內奶粉廠商的信任降至冰點,眾多扛着「原裝進口」招牌的真假洋奶粉乘機大舉進軍中國市場,一時間,中國市場上充斥着各類在歐美國家聞所未聞的「國際知名品牌」。

  在這些讓人眼花繚亂的洋品牌中,有的使用國外奶源,在國外按照中國國標加工生產,屬於名副其實的進口奶粉,但卻在原產國本地沒有任何銷售,專供中國市場;有的使用國外奶源,在國內加工完成,依然可以稱得上是進口奶源,但在廣告宣傳上卻雲山霧罩;還有那麼一些甚至只是在國外注冊的洋品牌,杜撰一個個百年品牌的曆史故事,使用的是國內奶源,生產加工也在國內完成,屬於地地道道的國產貨,卻在銷售時大玩文字遊戲,給自己標上100%進口奶源,號稱原裝進口,以超高定價攫取巨大的利潤空間。

  面對這些遊走在法律空隙的貼牌洋奶粉,媽媽們即便擁有火眼金睛也難辨真假,往往成為花大價錢的「冤大頭」。從事過貼牌奶粉銷售的業內人士曝料,國外知名洋品牌不超過100家,其中僅有20多家進入中國市場,而且有些僅以品牌授權方式運作,生產和銷售都全部在中國境內,但是目前中國市場上出現的洋奶粉品牌已經超過了100家,也就是說,中國市場上,超過八成的所謂原裝進口洋奶粉全都是在蒙人,貼牌「洋奶粉」,怎一個亂字了得!

  新西蘭奶粉辟謠忙

  今年4月,新西蘭嬰兒配方奶粉出口協會在北京表示,目前中國市場銷售的聲稱來自新西蘭的嬰兒配方奶粉多達200多個品牌,但是真正新西蘭本土企業的品牌並不多,目前也只有6個企業的20多個品牌銷往中國市場。

  協會負責人表示,「目前中國市場上有不少國內的個人或公司到新西蘭當地注冊品牌,這種形式中,有在新西蘭當地選擇奶源,委托當地企業嚴格加工並只銷往中國的品牌;也有注冊商標後,不清楚是否使用奶源地的品牌,打着新西蘭奶粉品牌『山寨版奶粉』的旗號 ,前者從質量上講應該沒有問題,但是對於後者就很難判斷。目前中國市場上這種打擦邊球標注為『新西蘭奶粉』的品牌特別多。」

  為了與其他山寨品牌區分,協會負責人表示,「以後,只要是新西蘭本土嬰幼兒奶粉出口品牌,成為協會會員後,產品包裝上都將會印制統一的協會LOGO」。而貿易商和個人注冊的新西蘭商標如果希望「洗白」自身,成為新西蘭本土配方奶粉協會認證的品牌,就必須在新西蘭「設立辦公室,有專門的人員,企業保持正常的出口業務量和在保險公司投保,並且都要接受審計」。

  正當人們準備為此正名活動拍手叫好的時候,新西蘭初級產業部(該國負責農林漁業和食品安全監管的部門)在4月19日緊急發出聲明,指出「從新西蘭出口到中國的奶粉中,並不是只有上述協會成員所生產的產品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新西蘭奶粉」。「新西蘭配方奶粉出口協會」並不代表新西蘭政府立場,同時也不能代表新西蘭國內主要的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商。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在新西蘭本土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份額排名,占有率在0.5%以上的生產商中無一是「新西蘭配方奶粉出口協會」的成員。的確是太不主流了。

  雖然新西蘭初級產業部表示,該國注冊生產商信息可在其下屬的食品安全官網查詢得到,但要想知道具體品牌背後的信息目前仍非易事。

  記者就此向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出口商新西蘭恒天然集團求證,希望這家公司能夠透露一下給國內的哪些品牌商提供用於嬰幼兒奶粉生產的大包裝奶粉?但記者得到的答複是:很抱歉,客戶信息屬於商業機密,不便透露。

  看來,想要弄清楚洋奶粉的身世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需要懂得英語、荷蘭語、德語、法語,還要熟悉商標、授權法律、進出口貿易規則以及檢驗檢疫證明,說不定還得實地考察才能真正從霧裏看花、雲山霧罩的假洋品牌中找出真主。

  對了,千萬不要相信條形碼防偽。因為條形碼沒有任何防盜用或者防偽功能,條形碼國際登記查詢也只是能夠查明條碼是哪個公司登記的,對於中國的造假者而言,仿造條碼是個非常簡單的事情,勞力士和iPhone都可以仿得一模一樣,印刷一模一樣的條形碼更是不在話下,淘寶有些店鋪會告知讓顧客去查詢條碼來辨別真偽,這是個很不負責任的方式,舉例而言,A公司登記並在產品印刷包裝上使用了A12345的條形碼,假冒者B在自己假冒的產品上也同樣使用這個A12345條形碼,那麼,你在國際條形碼檢索網站輸入條形碼下面那串數字,查詢結果自然就是真的,但實際上剛好相反,所以,使用條形碼來辨別沒有任何用處。

  洋品牌注冊萬元搞定

  業內專家指出,從2008年到現在,中國市場上出現過將近300家貼牌洋奶粉,運作這些貼牌奶粉的,既有國內大型奶粉企業,同時也不乏一些小企業,搖身一變成為國際著名品牌,中間的利潤空間很大。這些企業抓住了消費者認定外國食品更加安全的心理,使用超高定價的策略,讓人覺得越貴的奶粉就是越純正的原裝進口貨。歐美本地的奶粉大多百元左右一罐,而在國內銷售的洋奶粉動輒要兩三百元一罐,差額巨大。

  中國奶業專家王丁棉2011年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采訪時披露,海關數據顯示,當年前10個月僅廣東省就進口奶粉6.8萬噸,同比增加18.8%,進口平均價格每噸為2.43萬元。也就是說,在不考慮後續添加的營養成分的成本下粗略折算,每900克進口奶粉的均價只有21.8元。

  更要命的是,在國外注冊一個品牌,不僅手續簡單,而且費用低廉,比如在荷蘭,注冊一個歐盟商標僅需要服務費不到1萬元。5月14日,央視「新聞30分」節目播出了相關調查,記者選擇了一款市場銷售還不錯的新西蘭原罐原裝進口的紐貝貝奶粉進行調查。

  記者根據客服提供的線索,在北京北五環的一個居民區裏找到了這個奶粉的經銷商,工作人員聲稱整個生產加工工藝都在新西蘭完成。工作人員還專門找到一個條碼查詢的國際網站,驗明正身,而且指出這個奶粉在當地還有一定名氣。央視記者在奧克蘭當地最大的超市並沒有找到這個奶粉的蹤跡。隨後記者又走訪了大大小小十幾個超市,結果都沒有這個品牌的任何奶粉在銷售。記者再次向北京當地的經銷商提出質疑,對方給出的答案是,這是公司的新西蘭團隊專門為中國孩子打造的一款奶粉,所以不在新西蘭銷售。

  為了進一步求證,記者按照奶粉罐上標明的地址找到總代理公司新西蘭純天然乳品公司,而那裏並不是奶粉代理公司,而是一家修車店。而且這條街區是個汽配城,從來就沒有過和乳制品相關的公司。

  根據奶粉罐上的信息,新西蘭記者找到了奶粉的加工工廠新西蘭善騰公司,北京的記者以谘詢合作的名義撥通了這家公司的電話。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公司以前做的是保健品生意,近年來由於中國奶粉需求量大增,不少客戶開始到新西蘭找代工企業,如今他們為中國代工的品牌已經有十幾個,他們只是一家奶粉加工廠,本身並沒有什麼專業團隊為中國孩子量身打造配方奶粉。這樣一罐成本價不到70元的奶粉,貼上所謂的新西蘭品牌之後,在國內的售價高達400元左右。

  隨後,記者在百度上搜索新西蘭商標注冊,出現了近300萬個結果,記者聯係到其中一家商標代理公司,這家公司位於北京西三環的一個小區內,裏面的工作人員表示近年來代理新西蘭、澳大利亞、丹麥、瑞士等地的品牌非常多,因為這些國家環境優美,口碑好,實際上都是中國的人在運作這些事情。注冊一個新西蘭奶粉品牌的費用不過5100元,只是貼個標,說是新西蘭品牌,但不能寫源自新西蘭。

  工作人員還指出,注冊一個新西蘭品牌,僅僅是一種低端的運作方式。有的在新西蘭成立一個當地的公司,以公司的名義發貨,這種做法屬於高級包裝。即便記者去查也查不出問題,這種公司要7000元左右,加在一起不過1萬多元。而且包裝一個品牌前期準備時間也只要一個來月的時間。

  這位工作人員還透露,現在有三種方式申請洋奶粉品牌。第一種,直接以中國公司的名義申請新西蘭商標,但產地不能寫新西蘭;第二種,在新西蘭成立一個公司,以這個公司的名義申請商標,產品就是源自新西蘭,新西蘭品牌;第三種方式就是在當地建工廠,在當地生產,這種方式成本太高,很少有人願意選擇。申請這樣的奶粉品牌,不需要任何資質,只要給一張加蓋了公章的營業執照複印件就可以了,完全沒有門檻。

  這些完全是國內生產、國內灌裝的產品,貼上在國外注冊的商標,獲得來自荷蘭或者新西蘭金字標牌的保障,身價倍增,銷售火爆,卻帶來很大的質量和安全風險,號稱荷蘭奶粉的美素麗兒摻假也就不足為奇了。

  去年國內相關部門查處的不合格乳品有566噸,以每罐900克計算,有超過62萬罐的不合格洋奶粉,如果這些奶粉流入市場,將有多少的孩子受到傷害?如何保證孩子們喝上一口放心奶,這個問題刻不容緩。

  洋品牌≠洋奶粉

  業內人士還透露,大型的中國奶制品企業也會找一些大的第三方加工廠貼牌代工,比如新西蘭善騰、瑞士赫爾達夫、澳大利亞塔圖拉等公司,而黑心的商家,則一般在國外設立一個空殼公司,或者拉一個當地奶制品企業合作,然後對外宣稱品牌授權或幹脆杜撰然後自編自導品牌故事,再購買大包粉(也稱為工業基粉,用於食品廠做蛋糕等,一袋一袋如同面粉包裝一樣,在阿裏巴巴就可以看到很多)進口到中國,然後在保稅區裏再按照配方搭配其他元素灌裝後報關進口,因為這樣成本最低,但最大的問題是保稅區裏的小車間幾乎不存在無菌車間和密封生產的條件,所以,很多所謂原裝進口洋奶粉吃出蟲子或異物的顧客投訴以及新聞時常會出現在媒體上。

  現在,不少企業為了漂白自己的貼牌洋奶粉身世,又玩出了新花樣——在國外投資參股或控股或者幹脆新建一個奶制品加工場,然後再編造百年品牌的故事,但產品全部銷往中國市場,其成本不超過人民幣100元一罐。這類奶粉裏,除了伊利、光明、雅士利、聖元等,還有所謂的法國合生元。

  法國合生元2010年被315網站曝光後敗訴,並被法院裁定只可使用「BIOSTIME合生元」商標,不可使用「BIOSTIME法國合生元」。 法國合生元後痛定思痛,斥資數千萬歐元在法國控股一家以生產黃油為主的奶制品公司生產奶粉並全部銷往中國市場,把自己身份漂白。

  中國市場知名品牌澳優乳業,控股荷蘭一家奶粉加工廠,推出一個從未在荷蘭本地市場上有銷售的所謂「百年品牌」嬰兒奶粉牛奶客,即以前的紐萊可,並斥資3000萬歐元,在荷蘭建立了一座奶粉工廠,預計2014年將投產。

  還有更聰明的如Hollander(國內商品名叫荷蘭朵),在荷蘭聯係了一家網店進行銷售,全荷蘭只有一家在賣,這種手法,重要在於可以證明這個奶粉是在荷蘭本地有銷售的,至於能賣出去幾罐則完全沒關係,因為它可以正大光明地對外宣傳,這個奶粉就是國外孩子吃的,現在漂洋過海來給幸運的國內寶寶們吃。在這些控股或投資國外的案例裏,出錢的中國老板都既「牛皮」又「謙虛」,「牛皮」是指在所有的宣傳裏,被兼並或控股的一間普通國外公司都成了百年曆史的某某集團,而「謙虛」,則是出錢投資的中國企業全都藏在幕後,有些甚至連控股方的大名都深藏起來,不查詢工商注冊資料,連本地人都無從知道。

  施恩奶粉事件曝光之後,當地質檢部門回應,他們很難判定奶粉是否完全是進口奶源,只能檢測產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標準,會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而當地工商部門則表示,他們只對產品的具體廣告進行監管,而沒有義務對產品標注的100%原裝進口進行核實與檢查。法律法規沒有明確規定,監管部門又沒有相關職責,貼牌洋奶粉在中國暢行無阻也就在所難免了。

  但事實上,所有以一般貿易方式進口中國的洋奶粉,在從始發地抵達口岸報關時都必須如實注明包裝規格,是大包粉(原料)或者是罐裝(加貼中文標簽後可直接銷售的產品)。要知道,這其中有天壤之別,再優質的原產奶粉,大袋包裝後再經過高溫潮濕的海運運進保稅區,在連密封條件都達不到的小車間裏灌裝,其品質也要大打折扣。但中國海關在統計數據裏,統統以一個簡單的數量詞「噸」一筆帶過,而所有的真假洋奶粉,在銷售時展示給顧客的報關文件裏,也是只有從保稅區發運時的報關單,原始報關單一份也沒有,或者以商業機密為由塗抹掉最關鍵的數據,從而為這些假冒的洋奶粉在中國市場上銷售提供了大玩文字遊戲的廣闊空間。

  讓奶爸、奶媽們稍微安心的是,今後,質量參差不齊、利用各種名堂蒙混過關的洋奶粉,進入中國的門檻將提高。新版《進出口乳品檢驗檢疫監督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已於5月1日起正式實施。

  《辦法》中提出,進口乳品標簽上標注獲得國外獎項、榮譽、認證標志等內容,應提供經外交途徑確認的有關證明文件。另外,質檢總局還將對國外乳品生產企業實施注冊制度,進口商和經銷商實施備案,對進出口乳品實行安全風險評估,只有檢驗檢疫合格,方可入境。其中首次向中國出口乳品的國家和地區需向質檢總局遞交相關資料並提供相應乳品安全國家標準中列明項目的檢測報告,若檢驗檢疫不合格,將責令進口商在3個月內銷毀,或由進口商辦理退運手續。

  鏈接:

  面對新西蘭、荷蘭以及德國、美國等地市場裏日益嚴重的奶粉供應緊張以及本地超市商店裏日益嚴格的限購措施,很多中國的父母表示奇怪,既然有這麼大的銷量,為什麼荷蘭、德國等國家的奶粉加工廠不開足馬力使勁兒生產呢?

  記者采訪時,荷蘭一家電商網站CEO史唯平提供的歐盟委員會的資料表明,荷蘭、德國等奶業發達國家都屬於歐盟,除自身產能限制外,還面臨歐盟的牛奶產量配額限制。2012年10月,歐盟委員會對荷蘭和其他5個歐盟成員國處以高額罰款,理由是這些國家生產的牛奶超出了牛奶生產配額。荷蘭獲得的罰單金額達1700萬歐元。除了荷蘭,德國、奧地利、愛爾蘭、塞浦路斯和盧森堡也被罰了款。罰款總金額達7900萬歐元。

  歐盟委員會認為,上述6個國家的農場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生產的牛奶超過了生產配額限度,即28.3萬噸。

  歐盟對於成員國牛奶產量限制配額的背景源於歐盟各成員國牛奶產量極不平衡,27個成員國中的10個牛奶產量遠遠低於配額標準。但荷蘭、德國等國家卻產能過剩。

  為確保歐盟各成員國農業和畜牧業的發展均衡,歐盟委員會對牛奶、糧食等主要農產品都規定了各國的最高生產配額,通過限制農產品供應穩定市場價格。根據目前計劃,歐盟牛奶生產配額從今年起將每年提高1%,直至2015年3月31日完全取消。

  嬰兒食用母乳或配方奶粉的年齡段在0-3歲,以在網上能夠查到的數據而言,這個階段的嬰兒在中國大概有7000多萬,每年還有新生嬰兒1600萬-1800萬,其中0-6個月母乳喂養的僅有不到67%,保守估計,至少50%以上的中國嬰兒要依靠奶粉成長,簡單換算一下,也就是說每年至少有4000萬以上的嬰兒需要購買奶粉,而按照每個嬰兒每月通常2-3公斤奶粉的食量計算,全中國嬰兒一年要消耗奶粉100萬噸以上。

  這個數字意味着什麼?按照歐盟委員會在2012年披露的歐盟牛奶產量,即便全歐洲的奶牛24小時不停地產奶再全部做成奶粉也無法供應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更何況歐洲本身生產的牛奶大部分都會做成鮮奶或酸奶、黃油、奶酪等奶制品供應本地市場。

  歐洲的不夠,還有新西蘭。行業內數據顯示,我國進口奶粉中,近八成來自新西蘭。今年1月28日海關總署發布公告稱,我國進口企業已進口新西蘭固狀和濃縮非固狀乳及奶油(以奶粉為主)75367.401噸,超過了2013年71060.895噸的特保措施觸發標準,因此自1月29日起,將對上述農產品按最惠國稅率征收進口關稅。

  據海關總署相關公告,自我國2009年對新西蘭進口的乳制品實施特保措施以來,我國進口新西蘭奶粉觸發該進口標準的日期越來越提前。今年固狀和濃縮非固狀乳及奶油類的進口達到特保措施觸發標準,則提前到了1月末。

  另據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數據,2008年中國奶粉進口量為14萬噸,2009年激增到31萬噸,同比增長121%;2010年增長至48萬噸,增長55%;2011年則達到98萬噸高位;去年1~8月,我國已進口乳制品超80萬噸,同比增長28.4%。

  (新民周刊)

  • 責任編輯:哈妮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