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期

  2018年新年伊始,直播答題突然爆紅,儼然已經成為新風口。

  短短4天內,王思聰投資的獨立APP《衝頂大會》,今日頭條旗下西瓜視頻推出的《百萬英雄》,花椒與一站到底合作推出的《百萬贏家》,映客推出的《芝士超人》,在直播答題平台投入共計已超過1億元,開啟一場新的燒錢大戰。

  直播答題火爆 用户收錢忙

  “競答+直播”的形式並非中國互聯網人的原創,起源於美國的HQ Trivia(簡稱HQ)。2017年8月,著名短視頻應用Vine的聯合創始人Rus Yusupov和Colin Kroll共同開發的HQ在美國的App Store上線。HQ的玩法十分簡單,每天分時段開設幾場有獎問答,主播在App上以直播的形式,給用户出12道百科問答題。用户要在10秒內選對答案,答錯則出局,最後勝者平分池內所有獎金。

  而我國這次直播答題的突然火爆,則起源於王思聰的微博造勢。1月3日,王思聰在30歲生日當天在微博喊話“我撒幣,我樂意”,當晚9點在《衝頂大會》撒錢10萬,實現28萬人在線參與,引爆直播答題產品。最後,2000多人殺出重圍,每人從10萬的獎金池中分得了51元。

  此後,各直播平台迅速跟進,1月3日當天,今日頭條旗下的西瓜視頻上線了玩法相似的《百萬英雄》,1月4日,花椒與一站到底合作上線《百萬贏家》,加上早在去年12月24日上線的《芝士超人》,一場直播答題混戰由此開啟。

  1月4日,《衝頂大會》將直播場次增加到4場,最高場次獎金20萬,《百萬英雄》同樣將直播場次增至4場。1月6日,四家平台開啟了《爭奪用户週末時間之戰》:中午,《百萬英雄》宣布當晚11點半增加一場獎金高達100萬的直播,《芝士超人》立即回應,晚上11點半同樣增設直播,獎金為101萬,《百萬贏家》則將直播時間提前至晚上11點25分,獎金為102萬,試圖截流《百萬英雄》和《芝士超人》。據悉,《百萬英雄》場的百萬獎金被20多個人分得,每個人可以分得4.3萬餘元。

  1月8日週一,戰爭再次升級,《百萬贏家》將百萬場增至4場,《百萬英雄》將21點的單場獎金提至200萬,《百萬贏家》立即跟進,追加了一場200萬獎金的“陽光普照場”。

  幾家平台砸錢帶來了直播APP新增用户的猛增。據ASO100數據,西瓜視頻在安卓市場的下載量從173.9萬上升到1613.09萬,5日漲幅近10倍。此外,映客直播與花椒直播也都呈現出相似的趨勢。

  資本入局 燒錢大戰才剛剛開始

  1月8日,王思聰在朋友圈裏發出:“ 2018年第一週總結,王思聰撒幣,張一鳴撒幣,周鴻禕撒幣,奉佑生撒幣。”周鴻禕回覆稱:“你們都撒幣,我大撒幣,比你們厲害。”映客創始人奉佑生則回應:“不管你們撒不撒,反正我準備了10個億,我會一直撒的!”

  在直播答題火爆的同時,已有平台吸引了“金主”,《芝士超人》拿到了趣店旗下的大白汽車分期1個億的廣告,《百萬贏家》與美團合作,開設美團專場,30分鐘吸引約400萬人參與。如今,直播答題的單場獎金正在節節攀高,作為最能“撒幣”的《百萬贏家》,單場獎金已經漲到200萬、400萬甚至530萬。

  但在直播答題火爆的同時,它的商業模式也受到質疑,“撒出去的幣”能否收回來?似曾相識的燒錢大戰獲得的用户能否持久?

  不可否認,對於平台來説,直播答題有其獨到優勢:流量集中,用户質量高,用户注意力集中,最重要的是,獲客成本極低,以1月6日《百萬英雄》和《芝士超人》晚上11點半的場次為例,在線人數均超過100萬人,平均每個用户的在線成本僅為1元;美團專場100萬元,吸引約400萬人參與,成本不到3角錢。對於用户來説,去中心化的參與感、“躺着賺錢”的快感,都是其吸引人之處。

  目前,直播答題的商業變現似乎已經走出第一步——通過吸引廣告主的持續投入,“燒錢”留住客户。但這也與當年火熱的百團大戰、專車大戰、直播大戰的模式如出一轍。“燒錢”雖然可以在短時間帶來爆發性的流量,但如何留住客户,作為一個商業體如何盈利,即使是前幾次大戰的“勝利者”,這些問題也尚在探索中。

  對於直播答題的發展趨勢,可以預測,接下來將有越來越多的平台加入這場大戰,全民答題的熱情也會持續一段時間。但也必須意識到,大批大同小異的知識問答類項目興起,時間一長自然會引發用户的審美疲勞;而每個APP上的直播答題一天只有4、5場,每場15分鐘,其他時間用户並不需要打開APP。

  “砸錢”並非長久之策,當直播答題平台的高額獎金難以為繼,當用户答題的熱情消退,產品的生命力如何持久?用户的忠誠度如何保證?各個平台還能憑藉什麼吸引用户?熱度正盛的直播答題是風口還是泡沫,仍待時間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