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期

  大公網8月25日訊(記者 李耀威)2017年,共享經濟成為新風口。被稱為中國“新四大發明”的共享單車已經迅速佔領中國的大街小巷,並大踏步走向海外。與此同時,汽車、籃球、雨傘、空調、充電寶等項目均搭上了共享經濟的東風。

  《2016年度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報告》指出,2016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規模達39450億元,增長率為76.4%;共享經濟的提供服務者人數約為6000萬人,比上年增加1000萬人。在共享經濟火熱的同時,有反對聲音提出,共享單車、充電寶等本質上是租賃並非共享。“許多不適合共享、不合規律的項目,蹭上熱點也飛不起來。”

  蹭熱度 “租賃”包裝成“共享”

  共享經濟並不是新興的概念,國外以Uber、Airbnb為代表,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國內以拼車、順風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形式也已經發展了幾年。但直到2016年,從共享單車開始,“共享”這個概念才被明確提出。

  共享單車火起來之後,越來越多的東西變得可共享:雨傘、充電寶、籃球、睡眠艙、馬紮、空調……這些共享新事物在看似越來越方便公眾生活的同時,也不禁令人疑惑:這種平台提供產品,用户繳納押金和使用費的形式,和傳統的租賃有何區別?

  迅雷創始人程浩在其文章中指出,共享充電寶以及雨傘、籃球等這些千奇百怪的衍生套路,明明都是租賃的生意,卻給包裝成了共享經濟。從共享單車開始,已經偏離了共享經濟的本質,摩拜、ofo、小藍單車等都是非常明顯的B2C分時租賃的業務模式。

  在程浩看來,共享經濟最起碼應該是去盤活閒置資源,有償與他人分享,從而提升社會資源的利用效率。反觀共享單車和充電寶卻都是在人為製造新的資產和新的需求,其收取押金和使用費的方式,與我們去景點遊園時,租電動車逛本質上並無區別。

  什麼商業模式才能稱為共享經濟?財經評論員劉豔認為,共享經濟應具備三個特點:一是規模性。受眾必須達到一定規模,才能通過共同交換的事物,產生價值收穫的過程。二是需求性。共享的事物是公眾真正未滿足的需求,才能產生使用共鳴。三是關聯性。產業鏈延伸必須很長,與其他商業領域深度融合,從而保證核心競爭力,這也是實現盈利的價值前提。“很可惜,目前國內出現的這些‘共享經濟’沒有一個完全符合這三個特點。”

  對於租賃經濟和共享經濟的區別,劉豔指出,租賃經濟側重輕資產,主要是為了獲取租金,但共享經濟側重重資產,買賣雙方、使用者之間是既獨立的又相聯繫的,產品具有不可替代性。她舉例,共享經濟在汽車、房屋等領域更容易成功,因為人們不會因臨時出行而購買汽車或者房子。

  資源浪費 借“共享”之名行“圈錢”之實

  近日發佈的《分享經濟輿情大數據報告》顯示,2017年分享經濟發展迅猛,在出行、住宿、私廚、醫療、眾包物流、服務眾包、教育、知識付費、內容創業、股權眾籌十大細分領域全面開花。

  在共享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一些共享產品已被市場驗證了其不合理性:共享馬紮上線一天丟了一半,共享雨傘兩個月丟了40萬把。另一些共享產品則因為安全性、擾亂城市秩序等原因被監管部門叫停或限制:共享睡眠艙被叫停;共享遛娃車推出1天被清走;共享單車已被上海、杭州等城市不允許增加投放……

  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稱,以“共享”為噱頭髮展出的各類產品,其實違背了共享概念的宗旨——強化使用權、弱化擁有權,非但沒有釋放閒置資源的價值,反而還可能造成更多的資源浪費。

  劉豔直言,蜂擁進入共享經濟領域的各類企業和個人很大部分是為了圈錢,或者通過收取押金獲得大量資金,或者通過創造的共享經濟故事來吸引投資。

  此外,我國以滴滴、摩拜為代表的共享經濟的收入來源主要靠投資,其盈利模式備受質疑。德國《經濟週刊》曾指發文出,中國的共享單車是白痴經濟,認為其雖然吸引了大量投資,但卻不能盈利,前景堪憂。

  對於共享經濟的盈利模式,劉豔指出,在互聯網時代,資訊流才是生命力,比現金流更重要。她建議,企業應關注用户在使用產品過程中產生的資訊流,對數據進行深度分析,加強與其他商業領域深度融合,實現資源和資訊的交互,除了產品使用費之外,挖掘多元的收入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