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期

  大公網7月2日北京訊 6月30日14時,易到官方微信和微博同時貼出“兩點了!”的消息,預示着提現承諾如期兑現,目前已經有大量司機成功提現,甚至還有“秒到賬”的情況。 

  易到的提現危機終於得到緩解,下一步,這一曾經的網約車主力必將致力於重塑市場地位,進行新一輪的激戰,當然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不過兩次“起死回生”的經歷應該給了易到一定的經驗和信心。 

  兩度起死回生 

  易到用車創建於2010年5月,彼時,還沒有“網約車”這一概念,但是其叫車與用車模式與後來的“網約車”基本一樣,易到因此被稱為“中國網約車鼻祖”。在滴滴進入市場之前,易到一直佔據行業第一的位置。“隨叫隨到、私人專車、專業服務、按時計費”的四大行業標準的制定者便是易到。 

  易到自創立之時就堅持,共享出行的核心關鍵是“信任”,易到認為,要消除陌生人之間的隔閡,打破陌生人之間習慣性的防備、猜疑,讓他們彼此尊重、互相諒解,建立一個信任的平台,才能真正實現共享出行,這種體驗首先應該是充滿個性、有驚喜、滿含期待的。在這種理念下,易到成為國內專車行業唯一一家允許乘客和司機進行雙向選擇的專車公司,同時乘客和司機可以相互評價,形成對司機和乘客素質的有效管理和提高。 

  在2014年8月前,易到曾宣稱已佔據商務租車9成市場份額。 

  2014年至2015年,滴滴、快的、UBER相繼大規模在內地市場擴張,伴隨着來自BAT資本的強力注入,網約車市場開始了以鉅額補貼換市場的白熱化競爭。外來客UBER在2014年進入市場伊始便獲得了來自百度的6億美元投資,2015年9月又獲得了12億美元融資。 

  網約車企業間的競爭變成了資本的角力。儘管易到曾獲得6輪融資,但仍然勢單力薄,易到漸漸在資本競爭中走向“邊緣化”,面臨創建以來的第一次危機。

\

  2015年10月易到迎來了轉機,樂視以7億美元購買易到70%的股份。事後,周航在樂視發佈會上説,如果沒有樂視的入股,易到的命運如何非常難説。7億美元的融資讓易到再獲新生並投入網約車資本混戰中。在2015年11月開始“100%充返”活動。2016年7月,易到對外公佈了這次活動的戰果——共653萬人參與,總充值金額超過60億元,人均充值額918元,復充率達67.4%。 

  2016年4月27日,北京國際車展樂視生態展廳《大逆轉》發佈會,易到用車的CTO湯鵬,依據第三方艾瑞諮詢最新的數據,證實了神奇大逆轉的傳聞:遠超神州,直逼Uber。從艾瑞的數據可見,隨着幾個月來易到的強勢迴歸,專車市場呈現出滴滴、易到、Uber“三足鼎立”的局面。 

  然而,“金主”樂視不久後便也面臨資金鍊斷裂的困局。2017年4月,易到創始人周航公開指責樂視挪動易到13億資金,導致易到陷入資金困境,司機提現困難,並引發司機抗議等情況。隨後易到三位創始人聯合發出聲明,辭去所有相關職務。一時間,樂視“壓榨”易到致使內部動盪,大規模裁員的新聞不斷被爆出。隨後幾個月,用户叫車困難,市場信心急轉直下。 

  6月28日,易到發佈公告,稱易到股權做出重大變更,已產生新的控股股東。樂視退出,易到迎來了新的資本注入,一度緊張的提現問題也得以解決,易到迎來了新的轉折點。 

  網約車新政下 市場格局可能發生變化 

  2016年10月,北上廣深等城市陸續發佈了網約車細則,針對網約車經營者、車輛和駕駛員等方面做出規定,被稱為“史上最嚴”網約車新政。新政中,對各平台衝擊最大的,無疑是“京人京車”、“滬人滬車”等對司機户籍和車籍的限制。 

  據統計,目前73地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中,超八成要求網約車駕駛員有本地户籍或居住證,九成要求網約車為本地號牌或本地登記註冊,40多個城市對網約車軸距提出標準。最嚴網約車新政讓資本角力火熱的網約車市場呈現新的格局。 

  網約車新政實施,受益最大的當屬國企背景的首汽約車,因其完全符合“京人京車”的要求,基本不必做調整;而首當其衝的便是市場份額最大的滴滴。據滴滴官方給出的新政實施後的上海市場數據為例,符合要求的供給車輛將驟減4/5,司機將從41萬減少到1萬。 

  易到儘管數月來曾遭遇極大困難,但仍能在北京、成都、大連、金華,福州等地拿下多張網約車牌照。不僅如此,據報道,易到在此次新政頒佈後符合新政的司機、車輛數量佔比在幾個平台中優勢不小。易到認為,這得益於公司長期以來對車輛、車主及車主培訓的嚴格把控。 

  據大數據研究公司Quest Mobile發佈《2017春季中國移動互聯網全景報告》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易到月用户規模有442萬,月度人均時長32分鐘,中高消費水平用户佔比90.7%。在汽車用户的目標群體指數和中高消費水平用户佔比的兩項指數中,領先其他網約車平台。 

  兩番遇險,兩度絕境逢生。雖然新的控股股東仍沒有官方公佈,但是新股東無疑給易到帶來了急需的資金,解決了易到的燃眉之急。緩過勁兒來的易到如何重塑車主與消費者信心,如何謀劃下一步的發展,能否在網約車市場裏打開更大的局面,還待進一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