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期

  大公網6月21日訊(實習記者 唐川閣)根據畢馬威近期發佈的報告,2016年中國風投公司共投出了310億美元,同比增長近20%,其中大部分流向了共享經濟公司。從網約車,到共享單車,中國市場的“共享經濟模式”向各個領域病毒式蔓延,然而共享經濟正逐顯疲態。

  本月,首家共享單車“悟空單車”宣布倒閉並退出共享單車市場,另外,近期出現的共享雨傘、共享籃球等效果也都不盡如人意,而共享充電寶更是被指出有資訊安全隱患不被消費者廣泛接受。

  比起消費者,共享經濟更像是創業者和投資者的一場狂歡,“過度共享”成為共享經濟模式下越來越突出的問題。

  風口還是泡沫?共享經濟呈現過度化

  共享單車的出現極大地衝擊了帶樁公共自行車的市場。北京市公共自行車面臨着“退卡量翻倍,使用量減半”的被動處境,據統計,2016年北京市朝陽區公共自行車的辦卡量較2015年度的8萬張減少了25%。而杭州市公共自行車更是推出在自行車上安裝充電寶,開發“智動”公共自行車,實現“公共自行車+移動能源共享系統”來應對共享單車的市場衝擊。

  “最後的1公里”交通工具市場被共享單車碾壓式搶佔。6月16日,摩拜單車宣布完成超過6億美元融資,OFO小黃車也於今年3月份宣布D輪4.5億美元融資,共享單車市場上也陸續湧現出黃金聖鬥士單車、斑馬單車、“終結者7號”系列單車等,迎風企業層出不窮。

  就在共享單車市場勢頭大好之際,悟空單車,這家2017年1月運營,2017年6月宣布倒閉並退出市場的共享單車年輕企業,為共享單車的火熱市場潑了盆冷水。共享單車市場逐顯飽和,勢必會迎來新一輪洗牌。

  而共享充電寶一衝出市場,就迎來了投資者的廣泛關注。根據公開數據顯示,今年3月以來,“來電”、“街電”、“小電”等多家共享充電寶企業已先後融資10多筆,僅在40天時間內就有近35家機構入局,先後獲得大約12億元的創業投資,是2015年共享單車剛出現時獲得融資額的近5倍。

  共享經濟猶如一場大火,火勢迅速蔓延到各個領域。中國國務院資訊化工作辦公室數據顯示,去年中國有6億消費者使用過共享經濟產品,市場規模達到了3.45億元人民幣(約合5.07億美元),與2015年相比增長103%。據了解,僅在5月份,就有超過3家“共享雨傘”相關企業宣布獲得融資,“共享雨傘”相關創業企業數量也已超過5家。而“共享籃球”也作為一種新的共享模式進入了大眾視野。

  摩拜單車投資者、熊貓資本合夥人梁維弘稱:“該領域早期的投資者都睜大着眼睛關注下一個重大事件的到來。但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閉着眼睛進入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是投資者的狂歡?消費者並不買賬

  在手機 功能與電池技術嚴重不平衡的當下,移動充電寶成為出行人士的必備產品,共享經濟也覆蓋了這一領域,共享充電寶看似應運而生。從共享充電寶相關企業成立40天的數據來看,投資者們對這一領域極為偏愛。

  據悉,“來電科技”4月已獲2000萬美元A輪融資,“小電科技”在今年5月初宣布完成3.5億元B輪融資,而聲稱要打造“500米移動用電生活圈”的共享充電寶企業“街電科技”也于上月獲得了聚美優品3億元投資,聚美CEO陳歐甚至親自坐鎮出任街電董事長。從“街電”于4月12日被“來電”以“專利侵權”為由告上法庭一事可見,共享充電寶市場中不僅投資者們頻繁博弈,創業者之間也是硝煙瀰漫。

  然而消費者呢?共享充電寶相對於其他共享產品而言,資訊安全是最大的隱患。

  共享充電寶擁有公眾渠道,對於試圖竊取他人手機數據資訊的有心人士來説是絕佳切入口。據統計,以大型機櫃(30-40台)和小機櫃(6-12台)為主要供電形式,“來電”在北京約佈局100台機櫃,“街電”大約佈局80家商家,而“小電”主要推出桌面充電寶,商家佈局雖暫未形成網絡,但佈局數量相對較大。

  飛速成長的供電覆蓋面,龐大的流動用户接觸面等都為共享充電寶帶來了資訊安全的不確定性。而共享充電寶的普及率過低,消費者對其普遍認知度較低也為投資者和創業者眼中火熱的共享充電寶市場潑了一盆冷水。據了解,有近9成消費者對共享充電寶並無認知,而使用人群中也有一定比例是在用共享充電寶為自己的充電寶充電。由此可見,共享充電寶更像是投資者和創業者的一場狂歡,對於消費者來説,從質疑到接受,從接受到信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共享籃球、共享雨傘,甚至共享打火機等共享產品,都以“雷聲大雨點小”的方式在公眾視線中遠去,共享經濟不是一個產品與共享概念的簡單相加,共享概念的蔓延應該有選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