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期

  3月24日11時左右,輝山乳業股價突然跳水大跌,從2.7港元/股直降至0.25港元/股,盤中最大跌幅90.71%,創港交所史上最大跌幅,午後緊急停牌。股價暴跌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市值蒸發、資金鍊斷裂、債權人利益受損、董事長失聯……4月10日晚間,輝山乳業發佈公告稱公司將繼續停牌。輝山乳業的跳水暴跌讓美國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

\


  2016年12月16日,渾水發出做空報告,認為輝山乳業涉嫌財務造假,存在槓桿過高、資金挪用等問題。當日輝山乳業股價下跌,緊急停牌。19日渾水發佈了第二份做空報告,報告顯示,輝山乳業營收具有欺詐性,國家税負總局數據顯示輝山乳業存在大量虛報收入的情形。對此,輝山乳業發佈兩份公告回應,否認渾水的報告觀點。

  時隔3個月,輝山乳業股價暴跌,正應了渾水公司的做空之意。

  中概股多家企業被“獵殺”

  輝山乳業慘遭洗倉,許多人認為,美國渾水公司是“幕後黑手”。據統計,渾水公司至少讓中國企業股票損失100億美元。

  2010年至今,渾水公司大肆“獵殺”中概股,可謂百發百中。截至目前,共12家中概股公司被渾水做空。

\

  2010年6月,渾水公司發佈報告,認為東方紙業存在欺詐行為,致使其股價暴跌50%。2010年11月,渾水發佈報告,認為綠諾科技誇大業績、虛構客户,致使綠諾科技當日開盤暴跌,隨後停牌退市。其他被渾水盯上的企業紛紛以股價下跌,停牌甚至退市破產為結局。

  渾水公司是何方神聖

  人們不禁疑惑,美國渾水公司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頻頻獵殺中概股。事實上,美國渾水公司做的是專門做空海外上市公司的生意,特別是中國在海外上市的公司。

  渾水公司的創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國通。他於九十年代末即來中國研究A股公司,2005到2010年間在中國做過律師、創過業,在中國期間,卡森對中國商業、法律進行了深入的鑽研。對於中國的政府部分或人物的名稱,卡森甚至能夠用中文脱口而出。

\

  2009年卡森創辦了渾水公司,其公司名稱取自中國成語“渾水摸魚”,渾水公司官網中寫道,市場的某些不透明性提供了很多賺錢的機會,這種思維方式在國際資本市場中已經成了地方病,渾水公司就是要穿過這種不透明和粉飾宣傳,揭開企業真實狀況。

\

  渾水的盈利模式和其他做空機構一樣,第一步,尋找“問題公司”;第二步,向券商借來這家公司的股票,並賣出;第三步,發佈調查報告,曝光這家公司的經營問題;第四步,在這家公司股價大跌之際,低價購入股票,還給券商,賺取差價。

  不同的是,渾水看準“獵物”後採用的不計成本的調研方法。以輝山乳業為例,調查報告中寫道,渾水對輝山進行了長達數月的調查。調查員拜訪了35家農場、5個生產基地(其中有一個仍處於建設中途狀態,另外兩個並沒有開工建設的跡象);此外,渾水還發動了無人機來觀察輝山的地址;渾水諮詢了三個資深乳業專家,包括兩個具備深刻中國乳業背景的專家;同時,調查員還與來自三個不同省份的多個供應商和進口商進行了溝通,其中有一些向輝山供應苜蓿;最後,渾水還對輝山進行了廣泛深入的盡職調查。

  那麼,為何卡森和他的渾水公司緊盯中概股?

  事實上,渾水不僅只做空中概股,海外其他市場企業均有涉及,但數量不及中概股企業。

\

  卡森似乎更鐘情于中概股,在一次採訪中他提到,“中國真的有太多欺詐,在中國做生意,如果你想活下來,你要去學會質疑一切。”對於中概股企業和其他海外上市公司比較,他表示“之前,我們做空、調研過巴西、非洲、印度的公司,但是某種程度上,這些公司都沒有中國公司那麼有趣,我甚至發現自己想念做空中國公司。”

  此次狙擊輝山乳業,將戰場轉至港股,也是因為卡森認為香港股票市場的中國公司存在嚴重欺詐行為,是他“最喜歡沽空的類型”。他曾坦言,從做空中獲取利益才是自己的首要目的。

  獵人還是鮎魚

  對於渾水的做空行為,市場呈現兩大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渾水公司的揭露強力去除了市場中的劣質企業,如同鮎魚一樣能夠淨化市場。如果渾水能夠做到有理有據,那麼這種做法是有利於市場的。另一種觀點則質疑,渾水公司以中概股為主要獵殺對象,是否具有不正當目的,是否存在惡意做空。

  對於做空機構的研究報告指控,上市公司通常會選擇馬上停牌,儘快找好資金託市。同時,監管機構也緊盯着做空機構,如港交所2016年7月修訂了沽空名單的選取準則。雙重壓力下,做空機構的市場空間也在收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