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期

  大公財經12月9日報道(記者簡靜)硅谷成長速度最快、身價最高的初創企業之一、成立五年市值已超過170億美元……這一系列光環讓Uber無疑是當今全球範圍內最受矚目的科技公司。Uber CEO 特拉維斯·卡蘭尼克今年多次訪華,顯示着他對中國市場的重視。然而,日前相繼有離職員工、實習生站出來指責Uber在中國使用實習生方面存在着違規行為,上述指責讓這家明星公司陷入輿論的漩渦。 

  12月4日,一名Uber廣州的離職員工通過新浪微博稱Uber存在壓榨實習生的現象。該員工在微博中透露:優步司機的資格審核、乘客投訴處理,大多是實習的大學生做的。優步廣州最高峰時,實習生和正式員工的比例是7:1,平均每個實習生每天激活100個司機賬號,最高激活400個,平均回覆100封司機/乘客郵件,平均工作負荷每天10小時,最高達負荷15個小時。

  另據報道,該員工帶領的激活組團隊有20名實習生,多數都實習了大半年,並且“我所知有的實習生還是先得到了承諾會有offer,但是等到畢業之後,公司就説沒有offer了,就給開除了。”

  該員工進一步指出:“大家幾乎每天24小時幹激活司機賬號這個事情,不籤合同,也沒有基本的保障。”

  該微博發佈後,引發外界關注。另一位Uber天津公司的實習生也公開發表網文稱Uber讓實習生“背黑鍋”並解約。據該文章稱,在6月份,包括該實習生在內的整個激活小組成員被辭退,Uber給出的理由是激活小組成員違規給司機有償解鎖,並在工作時間以外登陸後台系統造成公司機密數據泄密。而就在被通知解約的前一天,他們還收到優步郵件,要求籤署一份保密協議。

  

  這引發實習生的不滿,認為Uber在讓實習生“背黑鍋”,該實習生反駁稱:首先,被指致數據泄露的內部權限並非只有激活小組的4名實習生在使用,直接歸責於激活小組他們4人成員並不合理;其次,在使用內部權限激活賬號的過程中,存在極少數因忙碌疏漏將被封司機賬號解封的情形,但自己從未刻意為之,在激活小組成員中更不存在利用內部權限謀取私利的情形;最後,他們4人確實在工作時間之外使用內部權限,但這是因為優步天津的高管要求其早上6點到晚上8點必須保持後台系統的在線,而且明確説明可以在家辦公。

  該實習生進一步揭露部分 Uber 的實習生管理制度,包括不簽訂實習合約,無任何身份資訊核驗,實習工資通過支付寶發放等。

  大公財經8日下午致電Uber廣州公關人員,對方以開會為由稍後聯繫記者,但截至發稿,仍未給出回覆。

  優步(中國)企業傳播總監王以超對媒體的回應也有“打太極”之嫌,他稱:優步(中國)一直遵守中國法律法規,今後也不會改變;按照優步規定,公司會和實習生簽訂書面合約,實習生反映的“優步(天津)未與實習生簽訂書面條約”以及“被開除系背黑鍋”的説法,需要進一步瞭解具體情況後方能答覆。

  Uber在中國是否涉嫌非法使用實習生呢?針對網貼中所爆料的內容,大公財經記者通過法律人士瞭解到,首先,在校實習生實習期間與公司並不形成勞動關係,不籤勞動合同、簽訂實習協議為雙方自願,並非公司的強制性義務。在此期間的待遇、時間、其他事宜由雙方自主決定。

  其次,實習生在實習期滿後如仍在該公司勞動的,形成事實勞動關係,公司應當與之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否則,依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用人單位不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超過1個月不滿 1年的,應當每月支付雙倍工資;超過1年的,應當視為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對於“工作負荷15個小時、工資考核方式、轉正比例以及是否應簽訂勞動合同”等情形,該法律人士稱:“需根據以上兩點區分不同的實習生來判斷,不能一概而論。”

  雖然Uber一直以精簡的工作團隊和高效的工作效率著稱,但此次被指責在實習生制度方面所存在的諸多漏洞,也反映出這家明星公司在對外應對激烈競爭、高速發展的過程中,疏忽了對內的科學管理。

  大公財經對此事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