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期

  2015年以來,外賣O2O行業鏖戰呈現白熱化趨勢,各路巨頭一發不可收,生活半徑獲得3億元C輪融資,餓了麼乾脆在F輪融到6.3億美元。他們憑藉一輪輪傲人的融資和羨煞眾人的營銷數字搶盡了風頭。

  外賣O2O明星巨頭與各路資本追逐博弈愈演愈烈之時,各種外賣配送需求亦愈發強烈,由此,優質低價的物流快遞資源成了眾“兵家”必爭之地。各家快遞員也在配送本公司貨物的同時,藉助各類手機搶單軟體,順路送起外賣,增加了一份額外收入。這種現象不禁讓人想起了“滴滴順風車”。那麼,快遞行業的“順風車”有多大的市場資源做支撐?其前景如何?記者對此進行了深入的調查。

  各家快遞員“潛伏”外賣O2O

  近日,消費者張先生向本網記者反映,自己在餓了麼平台上訂餐,而每次送餐的都是不同公司的快遞員,這其中有EMS,有增益快遞,商家或平台自送的反而不多。這讓張先生感到蹊蹺的同時也不免思考,這些快遞員是名正言順的配送還是揹着公司掙點兒零花錢?而拿到手的飯菜質量又如何保障?

  對此,記者聯繫餓了麼客服方面,對於消費者提到的送餐質量如何保障問題,他們表示,消費者的顧慮是沒有必要的,送餐質量可以保證。但在問及送餐員是通過平台正常流程審核通過還是商傢俬下聯絡的,客服表示需要提供具體的訂單號碼或預留手機號碼進行逐一查詢。

  記者瞭解到,與各家快遞公司合作發展第三方物流配送是餓了麼近期發展戰略的重點。餓了麼積極與第三方快遞公司合作,讓快遞員可以捎帶或者利用空餘時間進行餐飲配送,這樣配送不僅高效,而且實現了客户、快遞公司和平台的三方共贏。目前,餓了麼引入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就包括達達物流、京東物流、人人快遞、趣活等。

  對於送餐提成,在餓了麼平台北京地區做兼職配送員的小李告訴記者,“最近在北京送餐一單7元錢,而前一段時間曾達到十元以上”。“儘管近期平台的補貼變少,但並沒有感覺用户數有明顯下降,每天能做幾十單,一個月收入能有五六千”,小李笑着對記者透露。據悉,餓了麼從今年6月開始調高配送費價格,北京、上海、哈爾濱三地的配送費平均增加2元。

  記者登陸多家招聘網站發現,都有餓了麼招聘送餐快遞員的資訊,其中工作地點在上海的待遇中提成一項明顯寫為“第一個月每天保底10單,就是新員工送不了10單也按10單計算,每單提成2元,多送多提,1個月後每單提成5元”。

  據瞭解,目前餓了麼平台雖然已經建立一個擁有近4000人的自建配送團隊,但今年將在500個城市招募團隊,形成數十萬的社會團隊配送力量,支持日均300萬以上的配送訂單需求,這將成為中國最大的即時配送網路。

  可以看到,要做成國內外賣O2O行業的先鋒,對於這一目標餓了麼是如此信心十足。隨着行業的白熱化發展,餓了麼、美團、百度外賣等外賣O2O們勢必快速進入了一個“拼物流”的時代。訂單流量的增加使得它們自建物流已經無法滿足相應的配送需求,隨即第三方配送被玩的風生水起,兼職配送員的招聘花樣也越來越多,各路快遞員們“現身”也是順其自然。因此,消費者遇到上述這種情況並不新鮮。

  各類手機APP助力外賣O2O配送

  為了解決配送問題,不僅各大外賣O2O公司使盡渾身解數,而且手機送餐APP也是種類繁多,無不派上用場。記者調查發現,在手機應用方面,名為“風先生”、“達達”、“餐送”等App頗受配送員青睞。

  “風先生”是一個基於定位服務為O2O電商提供短距離配送服務的平台,通過手機App將線上線下結合,完成本地外賣等的生活配送。同時,在平台上接單的配送員也叫風先生。

  據記者瞭解,“風先生”全職配送員已經達到上萬名,覆蓋全國20多個城市。當然,“風先生”中也不乏兼職配送員,他們均通過APP進行實名註冊。值得一提的是,兼職者只有一次上崗的機會,一旦被投訴將會被開除,而且不再有第二次機會。目前,任務量上每人每天平均能送到40多單。

  “達達”平台則是眾包物流O2O達達配送的旗下產品,主要模式是物流眾包。主要產品包括供商家使用的發單APP和供配送員使用的達達APP。

  有數據顯示,目前,“達達”已經有10萬人在平台上活躍,每天配送量超過60萬單,覆蓋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南京、成都、重慶等幾十個主要城市。

  在質量把控上,由於是眾包模式,同“風先生”一樣,“達達”要求註冊方必須實名認證,此外,所有的額配送員都要通過線上考試及平台的滾動培訓。

  在產品和流程上,“達達”還也圍繞運營規則作出優化,比如貨到付款會要求配送員先墊錢付款再領錢。任務收入則是每單5元起,上不封頂。

  記者瞭解到,餓了麼此前曾經透露,其上海、北京部分訂單已轉由達達負責上門配送。此外,許多優質品牌商家也與前文所提及的風先生達成了戰略合作協議,例如美團、口碑外賣等平台。小而美的外賣界B2C“叫個外賣”主要也由達達的配送人員完成最後一公里配送。

  當然,目前在國內和“達達”、“風先生”模式十分接近的還包括人人快遞、增益快遞、閃送的眾包物流平台。目前,人人快遞旗下的“餐送”已經在成都、杭州等十多個城市開通服務,覆蓋了100個商圈。人人快遞方面稱,已經與全國幾家點餐平台(如美團、餓了麼等)實現合作。

  除此之外,外賣O2O平台也擁有自主研發的物流配送手機軟體。例如,餓了麼有應用於自營配送的風行者、帕拉丁系統,應用於社會化物流的蜂鳥系統。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蜂鳥日峯值配送訂單已突破80萬單,使用該系統的配送員近20萬人。目前京東、順豐皆作為合作伙伴接入了蜂鳥物流。

  新風口下料催生下一個“滴滴”

  可以看到,外賣O2O市場在經歷2014年的補貼大戰後,並沒有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2015年下半年,餓了麼、美團、百度外賣等依然在不斷的搶佔白領、家庭等不飽和市場,掀起了一輪外賣O2O“新常態”。

  和產品運營、資金運作相比,物流渠道成了各家外賣O2O的發展桎梏,也是羣雄鏖戰的必爭之地。各平台都想自建物流實在是“看起來很美,實則很累”。即使剛剛宣佈完成F輪6.3億美元融資的餓了麼,在完全自建物流方面也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

  然而,困難就是機會。隨着“網際網路+”出行平台的發展,整個社會對於共享經濟認識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資源共享。滴滴打車帶熱了打車潮,成為了新行業的代名詞,滴滴順風車切入新領域“引風來”。試想一下,站上新風口的外賣O2O領域,大舉借力社會化物流的舉措會催生下一個“滴滴”嗎?

  回答是很有可能。外賣O2O平台之間拼物流,拼大數據,這種更深層次的商業競爭往往會助力一個更新穎的大眾創業模式的誕生。

  其實,稍有細心的人就會發現,外賣配送員手機中的諸多APP運作模式大體類似,很像滴滴等打車軟體的“招式”,即當配送任務出現,APP管理者就會根據任務、地點的遠近和難易程度,選擇性的分配給附近的配送員。這似乎在運作模式上就註定了外賣與“滴滴”兩者的殊途同歸。此外,服務與被服務人羣都定位為全民,更為響應了“全民創新創業”的號召。

  外賣O2O的火熱讓社會化物流的商業模式得以複製,也讓兼職配送員這一崗位變得供不應求,這其中各家快遞員自然成了最對口的應聘者。熟悉周圍商區環境是其“與生俱來”的優勢,辛勤的快遞員們利用閒暇時間賺取工作之外的收入,何樂而不為?

  而且,目前來看,已經做得有規模的第三方物流配送公司,都很少在除一二線以外的城市裏出沒。可以預見,剩下的三線及三線以下的城市將由其他各地快遞公司進行“瓜分”,天時地利俱在,APP搶單利器在手,他們展露頭角的時候或許到了。

  《2015年中國外賣O2O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4年我國餐飲外賣市場範圍已超越1600億元,外賣O2O營業額95.1億元,同比增加125%。估計到2017年,外賣O2O體量將超越400億元。

  我們預計,在如此龐大的數字前景下,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等這些O2O平台的競逐崛起將帶來另一波外賣配送O2O的繁榮,將帶給兼職快遞員無限商機,如果送餐人羣擴大到非快遞員,甚至有可能帶來下一個全民“滴滴”。

  【大公網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