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期

  這兩天一篇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地產財富與權利走得近,不宜想走就走”的文章出現在媒體,並且在網路上傳播速度很快。這個標題着實將筆者嚇一跳。

  然而,文中的理由更讓人驚訝:在中國,地產行業與權力走的很近,沒有權力資源,是無法做地產生意的。由此,地產的財富,並非完全來自徹底的市場經濟。恐怕不宜想走就走(9月14日 中國企業家)。

  誰的權力?誰的財富?財富與權力是一對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以説不清、道不明的權力與財富結盟為由,不讓企業自由進出或者離開大陸與香港,恐怕很難行得通。本文作者簡單梳理了香港、大陸近幾十年的發展變化狀況,特別是政經體制的變化情況,目的在於闡述李嘉誠們的財富積累“並非完全來自徹底的市場經濟”,進而“不能想走就走”。這種政經體制的大環境豈能怪罪到企業身上呢?資本的天性就是追求最大回報,哪裏回報高,哪裏機會多,甚至哪裏空子多、漏洞多,就毫不猶豫甚至是毫不留情的往哪裏流去和鑽去。用“掉到錢眼裏”來形容資本最為貼切。只要有錢賺,資本才不管你什麼樣的政治環境和營商氛圍,就是要鑽你這個政治體制上的空子和漏洞。什麼樣的政治體制,是否存在權力為資本開路的利益輸送和腐敗現象?這不是企業資本的事情,也不是企業資本能夠管得了的事情。把體制權力自身出現的問題打在企業屁股上,恐怕不能服人。

  一個事實是,上個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吸引外資成為經濟發展中的最強音。為了吸引外資中央政府出台不少優惠政策,地方政府在土地、税收等方面讓利很大。為了吸引李嘉誠們前來投資,各級地方政府可謂使盡招數,該承諾的優惠條件承諾了,不該承諾的也承諾了。能夠將李嘉誠們請來,成為了一些地方經濟發展是否成功甚至政績是否耀眼的標誌。

  雖然政府讓利很多,但在吸引外資上取得的成效不小,填補了中國大陸發展資金資本缺乏的狀況。引進外資外企對於促進中國經濟發展起到了巨大作用。幾十年後的今天,如果拿改革開放初期資本缺乏時期的引進外資外企政策,與目前中國大陸資本資金相對富裕相比較來説事和衡量,得出的結論將大錯特錯了。

  不可否認的是,外資外企進入中國後,特別是在房地產領域確實存在依附權力開路,甚至權錢交易的情況,也承認從房地產行業攫取的任何財富都不是完全依靠公平、透明、高效的市場化機制完成的。不過,這個責任不能怪罪資本或者説外資,客觀地説責任完全不在資本包括內外資們。如果外企在其中確實存在違法行為,照樣可以依法查處,而不管其走到哪裏。這絕對不能成為不讓其自由離開的理由。

  至於兼顧民生、回報窮人;做更多慈善事業、經營社會等,這是企業自動自發的事情,完全是道德層面的約束,更與不讓其離開風馬牛不相及。既是離開,企業只要想恩澤窮人、大發善心,回報大陸和香港社會,途徑非常多。一個遷冊離開,絕對擋不住其回報社會多做慈善事業。

  需要提醒的是,別小覷“別讓李嘉誠跑了”的破壞力。“別讓李嘉誠跑了”傳播力已經很大,對中國大陸、中國香港營商環境或造成很大影響。李嘉誠在亞洲乃至世界商界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其一舉一動備受商界關注,甚至成為投資市場、營商環境的風向標。如果李嘉誠撤離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都受到限制,或者出現了“別讓李嘉誠跑了”的輿論氛圍,那必將帶來很大示範效應、輻射作用。不僅會使得無數在中國的外企外資“膽戰心驚”,而且,將加劇外資外企的撤離潮。試想,連李嘉誠這樣的商界巨頭們撤離都遭遇到如此麻煩,其他外資外企會怎樣想呢?加劇其離開步伐是必然的。甚至不僅外資而且會影響到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本土企業資本移居海外。

  讓所有企業有一個完全依賴市場化經營導向的自由進出環境,才能從根本上留住企業。即使因一時誤解誤會或者出於完全商業佈局營運目的而離開的企業,只要營商環境好,離開的企業最終還是會回來的。

  此文作者的一段話説:“在全國範圍內,隨着中國增速的下降,從前的以增量改革為主的改革模式,將逐步過渡到增量改革與存量改革並重的模式。存量怎麼改?説白了,經濟上,加大開放,政治和社會領域,即打壓富豪,收買底層,擴大政權根基。”這種“妄猜聖意”的解讀,讓富豪、大資本們不寒而慄,甚至可能惡化營商環境。

  總之,絕不能小看“別讓李嘉誠跑了”對營商環境的破壞力。

  (作者餘豐慧系大公財經特約評論員,連續多年榮獲中國“十大網評人”榮譽稱號,榮獲鳳凰網2011年中國十大號召力人物稱號。)